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原来看着心爱的女人当着自己的面跳下去是这种感觉啊……


-……不就是抱着海伦娜去地窖么瞧把你戏瘾发作的。美智子小姐,下午是红教堂,该上班了。

HE的标准

1、心意相通。

2、知道彼此心意相通。

3、确立关系在一起。

4、睡过。

5、活得久。


这已经是非常的要求了。哪怕他们分开了,爱上别人了,或者每个条件之间并没有联系,我也认了。甚至有时候连1都不会有。


我在说鹤北。

路之北从来都知道他是谁。我宁可秦鹤璧后来没死,娶了一个除了夜雨以外的随便谁(随便谁,但是得让皇帝指婚,最后一层隐秘扭曲的联系,这样也保证他的妻子不会被杀)有个孩子。他会教他下棋和养蜂。皇帝偶尔过来坐坐喝茶,这时候秦鹤璧的妻子都会出去,他们心照不宣,路之北自觉对她有愧。路之北很爱他们的孩子,视如己出,就像江红叶,还帮他拟了字叫望舒。大名叫秦离水。...


发出鹤北的声音。

我以为自己永不毕业,却不想早已是无校可归。

我cnm天天严打有完没完?看YD妨碍我成为社会主义接班人了?GZ招你惹你了?这么少的受众里还能窝藏这种傻逼还能逼得大家删删删真是物种多样性的最好体现了。有TM这个闲工夫不去正面回应一下广州女律师暴力执法事件,不去讨论一下那个20年前的愚蠢量刑,这么耐心天天看举报?哦那举报毕导的只多不少吧他怎么还是进了广电呢?


对于某些被烫伤了还没意识到火的危险的人来说,愚蠢真是一种意志了。


如果有谁看到这条了,删一下社交平台里的图吧,保护自己和喜欢的作者太太。


👇

第四条举报下列非法行为属于本办法奖励范围:


(一)出版、制作、印刷、复制、发行、传播、寄递、储运含有下列违禁内容的...

总结一下今日

IG牛逼


浙江概要牛逼

感觉自己很像费安,年少时期有过卫修齐那样的偶像,觉得真正的英雄就该是那样的。然后像每个娱乐至死的人那样,靠酒精和软性毒/品度日,分不清贪婪性欲和死亡。直到听闻那样骇人听闻的事件以后,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都过了些什么日子,在彻底堕虚之前亡羊补牢般做了一件粉丝该做的事情。

可是生活中有多少个和静庭这样的人和事物呢。那么多武器也只是杀死了他一个人。对于浮空城来说一个边角都没缺少。

真要被逼到了如斯地步,有些人能杀了他,有些人要不计一切代价才能杀了他,而绝大部分人是就算不惜一些代价也杀不了他。

【霜降/晓薛】从头相遇.二

#粉随正主,继承川太的更新速度

01.
我这种只会死读书的人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明白薛洋作为一个半成品凶尸为什么提前有了自主意识这种鬼修世纪难题。

简单地说,负负得正。
我爹在这十年漫长的模仿游戏中零零碎碎地收集了一些晓道长的魂魄碎片,可是不太稳固,于是他抽了自己的七魄之一伏矢来温养残魂。伏矢是七魄之首,主意识,剩六魄的死人和制凶尸的秘法兼容性很高,更何况薛洋本人亦是鬼修奇才。

“所以说你除了不用吃不用睡以及身体柔韧性下降以外和活人也没什么区别?”降灾替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现在还能正面刚夷陵老祖。”薛洋补充。
对呀,凶尸与鬼修可不是相辅相成嘛。难怪我当年参与炼化宋岚的时候他战斗力不升反降。

“你刚得了夷陵老...

2018.8.06

我第一次对酒有具体的文学概念,是在初一暑假。

我妈妈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平时给她推了多少电影一点不看,对这种飞机前座的玩意儿倒情有独钟的很。不过Mike says goodbye确实还可以。那个有酒瘾的单亲妈妈Nancy想要争取抚养权最后失败而跪在玄关拿个玻璃杯子喝酒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印象深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屏幕小像素低,那点荡着冰块的暧昧黄光显得很亲切。

但这么多年我都(客观地)避开了和酒有关的一切事物。不得不说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情。

不过能回想起那个片段我还是觉得很高兴的。

怎么说呢,我本能里抗拒旧物衍生的部分实在强大——因为那会消耗太多热情我总要哭——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该哭的还是要哭的。

就像...

晓薛坑之前放上第二弹。突然找不到他们俩在一起的理由了。难过。天天脑内开曦瑶车。

寒蝉噤声的受应是我生平所见最作的。没有之一了。

漫长夏天的工作室也太慢了。仅次于枫林管了。

最后,原来早在上个世纪,林语堂先生写出过朱门版的“有钱长得帅是我的错吗”。有意思。

我爱九月。我和脉脉老师是一个生日月!
蹲同心。摸鱼组的周边还是很好看的。

明天要下杀戮秀广播剧!!!!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