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喻黄】打耳洞的注意事项

666666

除了超龄一无所有:

每日三省吾身:想写肉乎?想。写了肉乎?没。今天玩谁了?翔翔!

*国家队出没
*前期一如既往想抒情 后期一如既往傻白甜



01

时值初夏。

黄少天看完兴欣的比赛回G市,好巧不巧在蓝雨大门口碰见卢瀚文,小家伙说回来取东西,走路一颠一颠,棒球帽上的小猫耳朵跟着一上一下,一看就是他那满怀少女心的妈给搭配的衣服。

“小帽子挺可爱。”黄少天伸手啪在帽沿上拍了一下。

“啊对啦黄少,我给你看个好东西!”卢瀚文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拉起他脖子间挂着的小吊饰送到他眼前。

一把银色的剑,由于大小问题有些细节做的有点粗糙,凭着熟悉程度黄少天还是一眼认出来:“冰雨!”

“是啊是啊。可能因为夏休期所以就没有送样品过来吧……啊但是听说主要是针对女性群体的送过来也没什么用……”卢瀚文一本正经的揭蓝雨的旧伤疤。

“啧啧啧做工太粗糙了根本表现不出我大冰雨的美感”黄少天嘴上百般嫌弃,可还是忍不住去问,“还有别的款式没?灭神的诅咒灭绝星辰千机伞啥的,队长可能也没看过我给他拍张照片看看……”

卢瀚文低头扒拉手机:“没有哎……再说那个制作也太复杂了吧,但是听我们班女生说有一个系列的耳钉。”

黄少天在心里已经脑补了王杰希把微缩版的灭绝星辰挂在脖子上的情形,什么时候魔术师需要解封了,就偷偷跑到角落念咒语:隐藏着星辰力量的扫把啊,在我面前显示出你魔术师真正的力量,与你定下约定的爸爸命令你,封印解除!

他自己被自己逗的不行,转头就要给卢瀚文讲魔法爸爸老王,卢瀚文一个手机屏幕突然糊过来,黄少天心有余悸,差点以为是包荣兴自由飞翔的板砖前来寻仇。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订购的页面,一对银耳钉躺在天鹅绒上。

是六芒星的形状。

他突然就想起来很多年前的初夏,魏琛刚离开,他还不是正式队员,联盟突发奇想要求各个战队提交队徽,方世镜拿出魏琛还来不及完成的底稿,一滴雨的形状,他和喻文州一左一右挤在方世镜的桌子旁边,喻文州突然拿起铅笔在上面添了一把贯穿雨滴的剑,他说,这是夜雨声烦的剑。

那时两个人还在磨合期的起步阶段,但对未来二人的任务和定位都有了隐约的了解,黄少天看着平常不爱出风头的喻文州平静而笃定的侧脸,仿佛突然看见了未来一个模糊而明快的轮廓。

于是他也拿起铅笔在剑后面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三角,和雨滴交错成六芒星的形状,他说,这是索克萨尔的六星光牢。

方世镜在后面被凑在桌子前的两人挤的只能一手揽一个,带着笑意说夜雨声烦这是被六星光牢套住啦。

黄少天嗯嗯啊啊的挣扎着反驳,不要在意细节啦方队。

不,是在保护他。

喻文州突然出声,偏头看着方世镜,语气认真的说。

对啊!是在保护他啊!

黄少天满意的点点头。

光阴似脱了疆的刘小别,日月如解了封的王杰希。

当初的那个长相清秀待人温和,但有时的话笃信到让黄少天有点惊心动魄的少年,如今成了他的男朋友。

“……有点意思。”黄少天瞥了眼购物网址,当机立断的打开手机下了单。

黄少天抱着手机欢欢喜喜的和客服聊了半天,真诚的给出了对于耳钉的改进意见,逼得客服不得不假装下线之后,在心里自己已经带着这副耳钉和喻文州过了一辈子,计划详密到在病床前把六芒星耳钉托付给自己的孙子,并并颤颤巍巍的交代:蓝雨大破微草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然后才想起来自己没打耳洞。

黄少天的叛逆期可谓轰轰烈烈,至今还有点余温未退,时不时还要靠喻文州稳如冰山的从容降降温,可十四五岁的反骨愣是一股脑儿的堆在了荣耀里,对队友对舆论对来敌,嘴和手恨不得互为永动机,所以抽烟喝酒烫头这类成长的印记,倒是一点都没时间沾。

后来联盟开始卖人设,他的定位游走在剑圣和话痨之间,一边极端潇洒决绝,一边极端活泼亲和,与叛逆型男路线背道而驰,绝尘而去。

如今打耳洞对他来说已经过了有纪念意义的年纪,来不及也懒得考虑为了带喜欢的耳钉这个理由去打耳洞是不是太过矫情,他就晃进了美甲美睫一条街,看见个打耳洞的牌子就掀帘子走进去,为生计奔波的阿姐阿妹显然没太有时间关注电竞行业,跟他讲好手打十五一个,给他耳垂消了消毒,拿起一个小小的仪器咔嗒两声,一边一下,塞进去两根银针就算完成了。

一方面是好久没见过年龄相仿的女孩子,一方面本着这副身体已经卖给了蓝雨要好好呵护的责任心,黄少天又和人家嬉皮笑脸的聊了好久,小姐姐被他逗的开心,接下来几个月的护理事项事无巨细的交代了好几遍才放他离开。

黄少天踩着G市热闹的夜色往家里走,捏了捏自己有点发烫的耳垂,觉得可以给喻文州一个惊喜。

觉得有点想喻文州。

02

一个多月后黄少天正在给自己的耳洞换银针,电话就叮叮叮叮咚的响起来,他一边开了免提一边龇牙咧嘴的继续换,那头的消息差点没让他手一抖把银针插到鼻孔里。

参加国家队集训。

他接着就给喻文州去了电话,喻文州说他也接到通知,然后委婉的陈述了王杰希把队长的烂摊子甩给他的事情。

“不是我微草菜园里的菜,不管。”喻文州给黄少天学王杰希一本正经推锅的语气。

黄少天笑的人仰马翻。

有喻文州在身边的旅行是多么惬意黄少天已经领教过很多次,很快喻文州就订好了机票把航班号发给他,两人约好机场见。

时间很急,黄少天匆匆塞了几件衣服日用品和家里常用的药就要走,黄妈妈在一旁念叨他,天天你不是要出国吗,你仔细理一下行李啊。

黄少天说哎呀哎呀队长跟着呢,夺门而出。

喻文州在机场等他,大夏天的带个黑口罩,鼻梁上架副这两天流行的金边大框眼镜框,左手边一个半人高的行李箱,右手拿着手机翻看着什么。

黄少天恶向胆边生,大老远的箱子也不要了,轻手轻脚绕到喻文州后面,突然张开双手像一只滑翔中的鼯鼠一样扑向喻文州。

滑翔到一半喻文州猛然回头,一只手搂住黄少天的腰帮他稳稳落地,黄少天不满足,又瞬间变成考拉扒在喻文州身上:“队长!”

好像是某种仪式一样,喻文州温吞但郑重的回应他:“少天。”

喻文州只一眼就发现黄少天的不一样:“怎么打耳洞了?”

黄少天打定主意要给他惊喜,全然不提耳钉的事:“喜欢嘛。”

喻文州想得长远:“我刚才还在看规则,这次比赛可能要语音指挥,你这样不耽误带耳机吗?”

“戴耳机的时候摘了呗。”黄少天想的简单。

喻文州也没有详细了解过打耳洞具体的注意事项,看黄少天不甚在意也就没有多问,又转而聊起来这次比赛的规则来。

“好激动啊,我的队长要变成大家的队长啦!”黄少天摩拳擦掌。

喻文州看着他笑笑没说话。

03

国家队说好带也好带,大家的水平都是顶尖,四大战术师凑一起,磨合效果不是加法级而是乘法级的往上增长。

叶修和喻文州又要格外费心一点,世界级比赛的规则毕竟和国内的有不同的地方,又不能到场上冒险试探,遇到有争议的细节只能给组委会发邮件询问,两个人时常要研究规则到深夜。

就这样半自由半统一的练习了几天,感觉彼此之间也了解的差不多了,叶修在早会上宣布从今天开始随机组合按照世界赛比赛规则仿真练习。

指挥用语音,黄少天只顾着开语音的开心,把耳朵上的银针抽出来,戴上耳机跃跃欲试。

大家的精神都比全明星紧张好几个度,又全面考虑了职业之间的搭配,第一天的仿真练习打的畅快淋漓,一连换了好几个组合方式,上午打完意犹未尽,吃过午饭张新杰去午休,黄少天孙翔唐昊几个有劲没处使的又立刻pk了几场,下午接着精神奕奕的分组对抗。

“好了吃饭吧。”喻文州准时准点宣布。

“等着!晚上八点!”孙翔喊。

“竞技场!”唐昊喊。

“来啊来啊来一个砍一个来一对杀一双!谁不来谁是小王八!”黄少天喊。

“黄少天多大。”王杰希路过喻文州无奈的摇摇头。

“十四吧。”喻文州习惯的笑笑。

“哥十四岁的时候早不用小王八骂人了,我看三岁不能再多。”叶修幽幽的路过,没有放过嘲讽黄少天的机会。

看见喻文州在等他,黄少天赶紧在桌子上摸自己的银针,就摸到一根,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觉得可能是今天自己太兴奋了,打着打着手舞足蹈,早不知道给打飞到哪儿去了,大晚上的找起来也费劲,反正自己带了索克萨尔的六芒星耳钉过来,算算日子也差不多可以换上了。

待会儿一定在大家面前给喻文州一个惊喜!

黄少天这样想着,走到门口拍了拍还在等自己吃饭的喻文州的肩膀让他先走:“我回屋有点事,马上就下去找你!”说完一溜烟的跑掉了。

喻文州摇摇头,对他这种自说自话习以为常,跟着其他队员一起下楼了。

他们住的酒店一楼早中晚都有自助,国际级酒店的自助花样百出,也不会吃腻,训练时间紧任务重,他们一般就在楼下解决。

“黄少天呢?”张佳乐拿了一盘子甜点坐他旁边。

“有点事,先回房间一趟,马上就下来。”喻文州笑笑。

“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张佳乐特别喜欢开他们俩的玩笑,“队长,你罚不罚他。”

喻文州避重就轻:“队长有点当不起,叫文州就好。”

方锐凑过来:“文州又逃避话题,少天不在没人救你,你今天必须交代问题——平常大家喊你罚少天,你怎么罚的啊。”

喻文州:“咱们现在还是队友呢,就别搞内部分裂了吧。”

张佳乐:“谁和你是队友,别人要么没对象,有对象的活生生的被拆的分隔两地,不烧你俩就不错了,还想当队友?”

周泽楷:“就是。”

周泽楷一发话大家立刻笑成一团。

楚云秀和苏沐橙不顾形象的笑的东倒西歪,楚云秀和喻文州熟,胆子又大:“周队都看不下去了,你瞧瞧你俩这仇恨拉的,明天分组就让你俩单独一组,我们集火带走以解心头之恨。”

喻文州转移仇恨:“周队,你这么不给面子我是要向江副告状的。”

方锐立刻阻拦喻文州逃跑的路线:“还好意思说人家啊文州,你先说说你是怎么罚少天的。”

一直默默吃饭的张新杰突然站起来,路过起哄的人群时朝喻文州提醒:“黄少天再不来,用餐时间就结束了。”

喻文州终于找到脱身的机会:“嗯,我给他打个电话。”

叶修跟着起哄:“方锐把免提给他按开,领队要监督他们有没有趁工作时间打情骂俏。”

方锐:“得令!”

喻文州一看反抗不过,也不扭捏,大大方方的放在桌子上开了免提。

接通中的声音响了好几声,喻文州腹诽这不是黄少天的性格,难道是已经在电梯里了?

在喻文州几乎以为黄少天不会接的时候,黄少天接起来了。

那头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带着哭腔开口:“队长……”

喻文州眼疾手快立刻按死了免提把手机放到自己耳边:“少天,你怎么了?”

“你等着我,我马上过去。”喻文州立刻起身离开,留下一桌人除了王杰希之外大眼瞪小眼。

“这都可以跑?他俩说好了吧?”张佳乐很不满意。

叶修:“第一次见文州这么着急,还指不定急着回去干嘛呢。”

肖时钦:“为了躲我们黄少天饭都不吃了?”

方锐:“喻文州会喂饱他的。”

王杰希听不下去了:“好了别说了,还有女孩子在……”

楚云秀:“同床共枕……”

苏沐橙:“发情期……”

楚云秀:“没带抑制剂……”

苏沐橙和楚云秀激动的抱在一起:“ABO is real!!!!”

王杰希:“……”

孙翔:“黄少天该不会是想逃掉今晚的pk吧?!”

唐昊:“我靠!他肯定是怕了!”

方锐:“大家快来啊这里有两个老实人大家快来欺负他们!”

04

黄少天本来是兴致勃勃的回到房间拿出了他那对象征着索克萨尔六星光牢的耳钉准备带上去闪瞎队友的。

万万没想到。

他的耳洞因为今天带了一天的耳机有点充血,再加上今天一天都没有带银针,似乎还有点长死的趋势,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这副六芒星耳钉银棒的部分,似乎比他一直以来带的银针要粗。

黄少天对着耳洞捅了半天,死活捅不进去,心里又着急下去吃饭,心一横,用力一捅,然后就是他自己撕心裂肺的惨叫,疼的他眼泪都下来了。

黄少天也不是个怕疼的人,只不过本来泪腺就比较发达,笑着笑着就能笑出眼泪,这几年成为职业选手又比较注意不让自己磕着碰着,猛的捅这么一下,眼泪不受控制的就下来了。

他疼的龇牙咧嘴满屋子打转的时候,喻文州打过电话来,他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情,接起来的时候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虽然他百般阻挠,不想让喻文州上来看到自己这么丢脸的样子,但喻文州还是执意要上来看看他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他们两个住一间房,喻文州刷了自己的房卡进来就看见眼眶和耳垂都红红的黄少天。

“耳洞好像有点长死……”黄少天经历过一次痛苦之后拿着另一只耳钉怎么也对自己下不去手,干脆塞给喻文州,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拜托了队长,帮我捅开,使劲捅一下就好!”

喻文州觉得听上去也没有什么难的:“嗯,那你躺下我帮你弄吧,这样你不会乱动。”

05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房间在靠近电梯间的第一间,每个人回来出去都要经过他们的房间。

开始大家都以为这只是随机分配的。

直到前三天,过了约定好的休息时间,准备偷偷外出吃夜宵的楚云秀和苏沐橙,唐昊和孙翔,张佳乐和方锐,分别在就差一步之遥进入电梯间的时候被笑眯眯靠在门边的喻文州叫住了。

“这么晚了准备去哪儿啊?”

在得到含糊的回答后,喻文州也不阻拦,看似很理解的点点头:“可以理解,但是作为队长我要对你们的安全负责,所以我得跟着你们一起去。”

唐昊和孙翔年纪小又耿直,觉得喻文州这样善解人意还麻烦人家实在是不好意思,也就回去了。

楚云秀和苏沐橙是无所谓喻文州跟着的,反正喻文州八成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方锐和张佳乐也无所谓,反正他们出去就是吃夜宵打电话吹水。

然后喻文州就很欣慰的回头冲屋里叫:“少天,收拾收拾,我们出去散散步。”

话音没落喻文州眼前的人就跑的没影儿了。

本来白天忍受黄少天的垃圾话已经够折磨人了,晚上居然还要和他散步,甩也甩不掉,吃的还很多,一路不停嘴,相比之下回屋睡觉是多么的美好。

第二天喻文州还会好脾气的给他们发小零食:“太饿了就吃点零食垫垫,人生地不熟,晚上出去还是有点危险。”

大多数队长都是给一巴掌给个甜枣儿,也有像韩文清那样只给巴掌打到你服的。

现在他们才知道,世界上也有队长像喻文州一样,给你塞甜枣儿塞到噎死你的。

今天吃完饭的国家队员照常三三两两结伴路过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房间。

“那你躺好千万不要动,我要捅进去了。”
“嗯!来吧!”

方锐和李轩眨了眨眼睛,疑惑的停下了脚步。

“是这里吗?”
“对对对就是那个洞。”

张佳乐和叶修忘记了互相嘲讽,停下了脚步。

“痛的话要和我说。”
“嗯嗯不用管我你就用力,一下进去就好了。”

苏沐橙和楚云秀停下了猜测电视剧的剧情,停下了脚步。

“我拿凡士林润滑一下,应该会轻松一点。”
“啊是哦不愧是队长,快试试,我怎么没想到呢,刚自己弄的那次疼死了。”

肖时钦拿着手机哑口无言,无视了戴妍琦在那边的喂喂队长你听清楚我要的礼物了吗的声音,王杰希拿着手机瞪大双眼,无视了高英杰的队长你还在吗以及刘小别的队长怎么了信号不好吗的询问,双双停下了脚步。

“好像还是进不去,如果硬捅的话会出血的……”
“啊啊啊不管了长痛不如短痛出血就出血吧你快一下捅进来算了。”

唐昊和孙翔目瞪口呆的停下了脚步。

“我感觉已经捅到底了。”
“不可能不可能我这边都还没摸到你那个头的轮廓呢。”

周泽楷一言不发的停下了脚步。

“啊啊啊痛!”

“不行少天……越往里面越紧……”

“队长你别这样一点一点往里进……这样磨的我好痛……你一下捅进来到底就好了。”

“少天现在你这里因为充血变得特别紧,硬捅一定会出血的,出血的话拔出来也会特别痛。”

“拔出来的事等以后再说吧现在先进去进去进去啊!”

“少天别着急我给你吹吹看会不会好一些。”

“队长别吹了你弄的我好痒……”

“少天……这个太粗了,润滑了也是进不去的,我去问别人借一借,我们换个细的吧。”

“不行不行不行!反正早晚都得是这个!我就要这个!”

“哎……我做这种事也没有经验……你等我一下我去问问别人。”

说着门嘎吱一声被喻文州打开了。

这边是因为紧张略出薄汗,因为一直俯身帮黄少天戴耳钉而衣衫不整的喻文州。

那边是除了张新杰不在外神情各异的国家队队友。

喻文州也来不及多想他们都堆在这里干什么,目光把众人扫了一圈,能看出来戴了耳钉的只有楚云秀和孙翔,想想堂堂蓝雨正副队连个耳钉都搞不定这种事也不太光彩,不好意思麻烦女孩子,于是不好意思的朝孙翔开口。

“孙翔……你能进来帮帮少天吗?”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孙翔,更加诡异了。

孙翔愣了几秒,突然勃然大怒:“你凭什么觉得我比你细!”

吼完之后脸又迅速的涨红,红的堪比韩文清的烈焰红拳:“而且我……我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喻文州听不懂第一句话,于是挑着第二句答:“我感觉你看上去挺有经验的……”

王杰希看不下去了,站出来护在孙翔前面:“喻文州你差不多行了,他还只是个孩子,你想让他干什么?”

喻文州更疑惑了,举起手里六芒星样子的耳钉:“少天刚打的耳洞有点充血,耳钉戴不进去了啊。”

“……”

06

事情以楚云秀愤怒的接过耳钉,冲进房间,一边喊着一个男人这么唧唧歪歪好意思吗,一边快准狠的把耳钉一把推进了耳洞结束的。

黄少天嗷一声惨叫,叶修在旁边点评:“他不应该叫夜雨声烦,他应该叫一嗓穿云。”

“或者叫逢声鬼泣。”方锐补充说。

黄少天假装虚弱的靠在喻文州怀里:“队长,我可能不行了,我不反对你给瀚文再找个新的副队长……可你千万……千万别找楚云秀这样的疯女人!”

楚云秀:“苏沐橙,把你的意大利炮给我拉过来。”

喻文州配合默契:“少天你醒醒……蓝雨不能没有你!你是蓝雨灵魂的传承者!”

黄少天:“哈哈哈既然队长这么说……”

王杰希:“你们蓝雨的灵魂是什么?”

喻文州:“垃圾话啊。”

黄少天:“我还是死吧。”

楚云秀:“黄少天你大夏天的打耳洞不就是找死吗,亏我当时还觉得你是四期最直,你看你选的这耳钉,给里给气的。”

黄少天病中垂死惊坐起:“什么?!你竟然敢说我的耳钉给里给气?!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说出来吓死你!这是索克萨尔的六星光牢!害不害怕!害不害怕!就问你害不害怕!”

苏沐橙举手:“我知道!这不前两个月刚发售的吗!”

王杰希嫌弃的看他:“黄少天,你该不会为了个耳钉去打耳洞吧。”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笑着眨了眨眼睛。

黄少天心虚的转开目光。

叶修开始赶人:“走了走了,热闹看够了,谁阻止人谈恋爱谁家公会抢不着boss啊。”

07

唐昊气哼哼:“黄少天不来竞技场,他是小王八!”

孙翔也气呼呼:“喻文州看上他,他是大绿豆!”

唐昊:“孙翔你还来不来?”

孙翔:“来啊!不来干嘛!”

叶修:“俩傻孩子,太招人疼了。”

08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人一张床各怀鬼胎的玩手机,喻文州刷微博,刷出黄少天新发的微博,一张只露了小半张脸和带着六芒星耳钉的耳朵的自拍,配文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被六星光牢套住啦。

喻文州转脸看黄少天:“少天。”

黄少天知道他看见了,得意洋洋露出小虎牙冲他笑:“惊不惊喜!帅不帅气!”

喻文州眯起眼睛:“惊喜倒是很惊喜……帅气嘛……你凑过来我仔细看看。”

黄少天知道他要干什么,咧嘴一笑翻身下床跨坐在喻文州身上,搂住他的脖子:“帅不帅气?”

“嗯……帅。”

“是不是宇宙第一帅气!”

“那你再靠近点我看看。”

黄少天往前挪挪,喻文州把头搁在黄少天的颈窝,看着黄少天依然红红的耳垂,衬得银六芒星更加明亮。

“嗯……宇宙第一帅气。”说着喻文州突然伸手把黄少天圈在怀里,用力一箍,“中招了。”

黄少天佯装大惊:“什么招?”

喻文州眉眼弯弯:“六星光牢。”

黄少天迅速的低头在喻文州嘴上啄了一口:“银光落刃!”

喻文州严肃的警告他:“六星光牢里技能是被封印的。”

黄少天严肃的反驳:“六星光牢还没有你这么久呢。”

喻文州轻轻含住黄少天红红的耳垂,含糊的说:“这可是你自愿被一直套住的。”

09

“来来来听我指挥了啊,和喻文州黄少天一队的都别动啊,对对对张新杰别管他俩千万别刷回复,其他人,辅助翔翔啊,喻文州黄少天的最后一滴血一定留给翔翔啊。”

“去吧没经验的翔翔,我给你把少天拖住。”方锐说。

“去吧没经验的翔翔,我给你打掩护。”张佳乐说。

“去吧没经验的翔翔,我给你探探路。”肖时钦说。

“我靠靠靠靠靠,王杰希苏沐橙你们快去救队长啊站那儿当树吗呸呸呸说树不吉利……嗯?没经验的翔翔?那是什么梗?妈呀孙翔你今天吃枪药了这么猛为什么叫你没经验的翔翔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怒龙穿心!!!我捅穿你!!!Q皿Q”







评论
热度 ( 3042 )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