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修伞】吴山天风 完结

我家伞哥^ ^哇的一声哭出来

墨玄珠:

梗来自旧时聘猫的民俗:http://weibo.com/3239869753/D8zoLzJ0g?type=repost#_rnd1451572912570


PS:把老叶抽的香烟牌子给弄混了,已修改,感谢 @花式卡文 亲的指正^^




吴山天风


 


叶修和苏沐秋养过一只猫,未遂。


猫是苏沐橙捡回来的。


那时苏家兄妹跟叶修刚被前任房东无情扫地出门,睡了几天网吧后终于找到暂时落脚地。苏沐秋以前在KFC兼职做过炸鸡米花小弟,认识了个保洁员阿姨,阿姨的小姐妹正好有空房待租。


房子位置很好,在城隍山附近,属于H市历史最悠久的小区。缺点是坐落在山坡上,不朝阳,还是个小平房。


但苏沐秋不怎么在乎。从前他住过比这差很多的房子,只要有床,能做饭,能上网,也就差不多了。


苏沐橙就在附近一家可寄宿的学校念书,每周回来一次。要是苏沐橙回来,苏沐秋就会把房间和床让给苏沐橙,自己跟叶修去挤厨房隔出来的小书房。


苏沐橙捡猫回来的那天,苏沐秋正在小书房里拉着叶修折腾银武。也不知道是哪个材料出了问题,银武的升级莫名奇妙失败了好几次。正在两个人都焦头烂额的时候,外头忽然响起苏沐橙的声音:“哥——哥你出来下,他一直跟着我——”


苏沐秋腾地跳起来。


“靠,哪个不长眼的小子,敢打我妹的主意。叶修,你帮我打110啊!”


叶修看着苏沐秋拎着个折凳,气势汹汹地冲了出去。


他再看看屏幕,得,苏沐秋刚才跳起来的时候拍了一巴掌键盘,也不知敲到哪个键,编辑器里的银武居然就这么升级成功了。


叶修盯着提示成功的界面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苏沐秋嘱咐他报警的事情。可他忽然发现,自从苏沐秋冲出去之后,外头就静悄悄的没了动静。


叶修斟酌了一下应该打110还是120,最后他决定还是先出去看看现场惨烈程度。


可等他走进院子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苏沐橙正面对着他站着,苏沐秋在他两中间,背对着他站着。除了这兄妹两,其他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叶修刚想开口,苏沐橙已经挥挥手朝他笑起来:“叶修快来看,我带了个礼物给我哥。”


礼物?可刚才那算怎么一回事啊?


叶修还没太弄明白,他面前的苏沐秋慢慢转过身来。


叶修看见苏沐秋的脸上,俨然是一种介乎于刚刚睡醒和正在梦游之间的,冒着傻气的表情。


然后叶修也看清楚了,苏沐秋怀里抱着的,苏沐橙“送”的礼物。


一只猫。


一只土猫。


一只丑了吧唧的,土猫。


 


叶修自认不属于外貌协会,但在他看到苏沐秋怀里那只猫的时候,第一想法还是:好丑。


真的,毕竟不是所有的猫,都能在其短暂的猫生里,同时达成“大小眼”、“皮毛跟烧焦了拼在一起一样”、“下巴秃了一块”、“鼻子下头的花斑像撇小胡子”、“尾巴断了一截”、“自带苦大仇深生无可恋脸”这一系列成就的。


真是一只丑丑的猫。


叶修在心里想。但他看着苏沐秋那个梦游一样的表情,就把快到嘴边的感想吞了回去。


“哟,这猫不错啊。会跟着沐橙回来,挺有眼光的。”叶修诚恳地说。


苏沐橙跟他对视一眼,微笑着耸了耸肩。


这个家里,其他两个人都不怎么喜欢猫狗之类毛茸茸的小动物。


叶修是无所谓,苏沐橙是有点害怕。


只除了苏沐秋。


苏沐秋很喜欢。


而且岂止喜欢。


他还是超级、非常、特别的喜欢。


 


三个人吃完中饭,苏沐橙去午睡了,叶修就在小书房里,冷眼围观超级毛茸茸控苏沐秋同学放弃了折腾银武跟交易行,来回折腾那只猫。


或者,被那只猫来回折腾。


一个冷酷的现实:苏沐秋同学超级非常特别喜欢猫,但是,猫看起来并不怎么喜欢苏沐秋。


叶修猜那只猫虽然肉体上丑得惨绝人寰,但内心深处绝对是外貌协会的资深积极分子。否则,它怎么会对苏沐秋的各种殷勤爱搭不理,只要瞅着空子,就企图往苏沐橙睡觉的房间里钻。


 


但苏沐秋同学没有放弃。


他迎难而上,知难而进,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后终于抓住了那只猫,两手握着猫的前腿,开心地在叶修面前转来转去。


叶修看着那只在苏沐秋手里愤怒地嗷嗷挣扎的丑猫,以及充满爱意地盯着丑猫那双愤怒大小眼的苏沐秋,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谁更可怜一点。


但苏沐秋看起来真是很开心。他把猫举起来,转了一圈,开开心心地说道:“呐,给你起个名字吧!叫什么好呢?”


苏沐秋沉思了一会儿,最后抬起头,气势万钧地对丑猫说:


“好的,我决定了!就是你了!苏、小、修! ”


叶修手上的鼠标大幅度地抖了一下。


屏幕上,正在抢BOSS的一叶之秋一串连招生生被打断,被BOSS扑通一声拍进了湖里。


……我特么还美帝呢。


盯着名字灰掉的一叶之秋无语凝噎了一会儿,叶修最后在心里想。


不过看着苏沐秋的眼睛跟苏小修的大小眼,他什么也没说出来。


能毫无压力地管一只长得跟小日本似的猫叫苏修——叶修自动无视了那个“小”字——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觉得苏沐秋这家伙脑洞奇大,足以填满十个西湖。


如果是他自己,看这猫一脸贼眉鼠眼的模样,又长着难看的板刷胡,大概会直接起名叫山本五十六。


但最后叶修还是忍辱负重,默认了苏沐秋给山本五十六起了苏小修这等芳名。


毕竟,用着别人身份证跟名字的人,在起名这种事情上,大概天生是没有发言权的。


 


也不知是被起了名字,还是在苏沐秋的蹂躏下认清了现实,一直在嗷嗷挣扎的苏小修同学终于安分了下来,不再企图溜出去找苏沐橙。


它从苏沐秋的手上蹦下,在狭小的书房里溜达了两圈,然后溜达到叶修脚边,伸出爪子撕扯了几把叶修的破牛仔裤,顺着他的膝盖跳上书桌,又绕着叶修的胳膊肘转了两圈,在手腕上舔了一口,最后终于在显示器边上的角落里趴了下来。


苏小修蹭过来的时候叶修正打算点根烟,被这猫大胆的举动惊了一下,整个人都僵住了,连苏沐秋把他手里的烟抽走了都没察觉。


“嘘,少抽点烟,对我儿子不好。”苏沐秋严肃地在叶修耳边说。


叶修整个人都懵逼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味来苏沐秋说的是什么。


“……你儿子?”叶修瞪着苏小修。


“对,我儿子。”苏沐秋严肃地说,伸出手去捋了一把苏小修跟烧焦了一样的背。


即便已经闭上眼团成一团,苏沐秋的手伸过去的时候,苏小修还是准确地睁开了眼睛,抬手给了它的便宜爹一爪子。


 


“哎,看看,这就是父子之间爱的代沟。”苏沐秋感动地说。


叶修看不下去了。


叶修有点可怜当爹后智商瞬降为负值的苏沐秋,为了安慰对方,他决定用一叶之秋跟秋木苏去打几轮竞技场。


 


苏小修睡醒的时候,叶修跟苏沐秋已经在竞技场切磋了十几把。


秋木苏的银武刚调整完,苏沐秋用起来还不太顺手,十几把里有一大半是在被叶修爆打。苏沐秋越打越生气,越生气越不想认输。


“妈蛋啊!”苏沐秋大喊:“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呵呵。”叶修笑,一边点了秋木苏切磋:“那再试一盘呗,不要怂啊,沐秋大大。”


“来就来!”苏沐秋抹了把脸,转头看到角落里睁开眼的苏小修,便冲着它吼道:“儿子啊!你放心,爹爹我今天一定为你报仇雪恨!”


叶修跟苏小修一起用看逗比的眼神看着苏沐秋。


 


两人操作着角色在竞技场又打了一盘。一叶之秋仍然处于上风,苏沐秋眼看又要在自己的小本本里再添一笔败绩。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角落里专心舔毛的苏小修同学忽然有了动静。


苏小修摇着断掉一截的尾巴晃悠悠地踱过来,晃悠悠地躲开了它爹伸过来企图爱抚的爪子,晃悠悠地跳过音箱和烟灰缸,晃悠悠地走到叶修手边,对着键盘一屁股坐了下去。


只见电脑屏幕上,原本正把秋木苏按在竞技场地板上摩擦摩擦的一叶之秋忽而跟喝醉了酒一样左摇右摆起来。秋木苏抓住机会一个受身操作跳起,对着一叶之秋来了串漂亮的凌空押枪,而后一枪爆了对方的脑袋。


 


瞪着屏幕上大大的荣耀二字,叶修半天没缓过神来。


苏沐秋在旁边已经快笑疯了。


“干得好啊!不愧是我儿子!”


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苏沐秋伸出手,对着第二次嫌弃地躲开他爱抚的苏小修比了个大大的赞。


“这都什么跟什么,”叶修总算回过神来,拎起苏小修的脖子把它提溜到一边,“不兴请外援的啊苏沐秋大大,再来一盘,赶紧的!”


叶修操作着一叶之秋跳起身,再次向秋木苏发送了切磋请求。


他的手有一点不自觉的发抖。刚才秋木苏那串押枪操作实在太漂亮,显然是银武提升后的效果;这让叶修莫名地兴奋起来,急于想要跟对方再打几盘确认一下。


跟苏沐秋对视了一眼,叶修发现对方的眼睛里也有着压抑不住的,躁动的光芒。


显然,他跟自己同样迫不及待。


“来就来,怕你啊!”苏沐秋嚷嚷着,对着苏小修比了个神气活现的V字:“儿子,看我干翻这家伙!输了我就把秋木苏倒过来写!”


……没救了。


叶修在心里摇了摇头。


苏小修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他的便宜爹,懒洋洋地“喵呜”了一声。


 


双方再次开打。这次叶修做好了完全准备,从边上拽了个装泡面的纸箱盖在键盘上:反正他不看按键也能盲打操作。


一开始他还特意提防着苏小修,但这一次苏小修看上去对盖着泡面箱子的键盘毫无兴趣,它只是悠闲地踱步到叶修和苏沐秋中间坐下,仰着头观察了叶修好一会儿。


而后,苏小修站起来,朝着叶修,猛地一跳。


一个瞬间,叶修觉得自己脖子快折了。


屏幕上,一叶之秋突如其来地一个大幅度的趔趄,秋木苏趁机摆脱战斗法师的近身,飞枪连着乱射,密集的子弹不断地打在一叶之秋的身上。


但还有机会!


战斗法师周遭炫纹泛起璀璨光芒,一叶之秋拧身,提矛,小跳,龙牙接上天击,枪出如龙,直奔神枪手胸口而去——


叶修努力地忘记自己头上还顶着个猫,高手交锋最激烈一刻,他忽视了周遭全部存在,手速在一瞬间暴涨到极致,直接掀翻了虚虚盖着的泡面盒子。


而趴在他头顶上的苏小修对这样热血的场面毫无觉察。它安稳地坐了下来。


坐了下来的苏小修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苏沐秋,断了一截的,蓬松的尾巴正好盖在叶修脸上,一晃,一晃,又一晃。


叶修:“……”


理所当然地,这一把他又输了。


 


虽然输了,但叶修倒也并不觉得冤枉。苏沐秋终于掌握了银武性能提升所带来的操作上的变化,刚才这一把两个人都打得酣畅淋漓,快意非常。


还顶着个猫的叶修有点艰难地转过头,看着苏沐秋在退出竞技场后就笔直瘫倒在椅背上,伸长了身体和手,半天都没有说话。


“怎么了?”叶修问。


苏沐秋朝着叶修转过头来,他的鼻尖上带着点汗,眼睛里盛满了亮晶晶的光。


“靠,太爽了!”苏沐秋对着叶修举起一只手,朝着空气里使劲挥了挥拳头:“阿修,荣耀怎么这么好玩!我真是,爱死这个游戏了!”


叶修盯着苏沐秋看了一会儿。


“呵呵,谁说不是呢。”


最后叶修这么回答道。他点着了一根烟,看着苏沐秋闪闪发光的眼睛,脸上不知不觉浮现了淡淡的笑。


说时迟那时快,一直安稳趴着的苏小修突然搏了把存在感。它拧身跳下,一爪子把叶修的手上的烟给拍飞了。


“……”


叶修觉得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他抓着苏小修的脖子直接拎到苏沐秋面前:“管管你儿子啊,管一管啊。”


苏沐秋吐吐舌头,伸手去摸苏小修的脑袋。苏小修被拎着脖子动弹不得,却还是很嫌弃地嗷嗷叫着,拼命想要躲开苏沐秋伸过来的手。


苏沐秋忧伤地叹了口气。


“唉,管不了。这就是叛逆期啊。”


 


晚饭之后,苏沐秋终于感受到了作为一个家长的危机。


苏沐橙这天没有在家住,她们学校正好晚上有个活动,于是吃完晚饭就回去了,说是明天再过来。


结果苏沐橙前脚刚走,被关在厨房里的苏小修就企图跳窗逃跑,在被苏沐秋发现并制止之后不死心地挠坏了两扇纱窗,盯着苏沐橙远去的身影叫得分外凄惨,一脸生无可恋情深不寿的模样。


“哎呀,养不熟。这怎么办啊。”苏沐秋托着腮帮子看着闹起绝食的苏小修,有点郁闷。


叶修想了想:“它跟着沐橙回来的,现在还想跟她走,没准都不是野猫,是哪家没看好跑出来的吧?”


“怎么会!”苏沐秋猛地转头:“它都答应叫苏小修了,它都舔了你了,怎么还不是我家的猫!”


“……”


叶修再一次被苏沐秋的脑回路震撼了。他觉得自己错怪了苏沐秋,这家伙的脑洞岂止能填满十个西湖,简直还得再饶上一整条钱塘江。


 


最后苏沐秋让叶修在家看着苏小修,自己出门去给儿子挖猫砂。


苏沐秋刚走,叶修就看着嚎叫不止的苏小修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人一猫对视了十秒,最后苏小修咕噜了两声,跳下窗台,三两步蹿进叶修伸过来的双手。


叶修把苏小修抱在怀里,有些笨拙地尝试去挠那秃了一块的下巴。


“苏小修啊,”叶修咳嗽了两声,而后说:“那个,小秋是个很好很可爱的人。他那么喜欢你,以后一定也会对你很好。”


叶修把苏小修举到面前,盯着苏小修的大小眼:“所以啊,咱打个商量,你就赏个脸,让他开心一点儿,好不好?”


苏小修无辜地瞪着叶修。就在这个时候,厨房的门开了,苏沐秋的脸探了进来。


“我回——哎,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一人一猫同时无辜地转头看向苏沐秋。


苏沐秋只愣了两秒,很快就笑了起来。


“你们感情挺好啊,”苏沐秋说:“儿子,看到没,他是我的人,就是这么可爱!”


叶修有点无语地转过头去。


为什么他刚才要帮苏沐秋跟一只猫说好话啊,简直蠢死了好么。


 


放下苏小修,叶修注意到苏沐秋手里抱着的一整袋猫砂。包装上的洋文他一个字都不认识。


叶修有点诧异。


“这很贵吧?你也舍得啊。”


苏沐秋摇摇头。


“没,我本来想去花园里铲点土,路上碰到了房东阿姨,她知道我养了个猫,就送了我一整袋。”


苏沐秋把猫砂放在椅子上,转头看向叶修,一脸的兴奋。


“她还告诉我,为什么苏小修一直不听话。”


 


听完苏沐秋的描述,叶修沉默了。


他觉得自己现在只想好好抽根烟,把所有这些怪力乱神都狠狠掐灭在烟灰缸里。


但他还是尝试想说服苏沐秋。


“那个,盐跟毛笔能换猫,这只是一种民俗。”叶修说,“而且苏小修是你捡来的,不是买的也不是换的。这对它大概没用吧?”


但苏沐秋显然听不进去。


“不试试怎么知道,”苏沐秋开始在厨房里转来转去找盐罐,“就当是个庆祝仪式呗!祝贺我们家终于添了一口人。多有意义。”


叶修想了想:“那当初我被你领回家,你怎么不给我整一庆祝仪式。”


苏沐秋笑眯眯地朝着叶修晃了晃手里的罐子:“你不一样啊。再说,我不是请你玩游戏了吗?”


“喂喂那也算啊?明明是你先输了竞速,非要跟我约战武林门真人PK的好不好……”


叶修还想抗议,苏沐秋已经抱着盐罐开始满厨房地企图逮住上蹿下跳的苏小修。


最后叶修实在看不过去了出手相助,两人一起抓住了苏小修,把它给摁到饭桌上。


苏沐秋让叶修按住苏小修,自己捧着盐罐,在苏小修周围仔仔细细地洒了一圈的细盐,把苏小修围在里面。


叶修放开手,结果苏小修居然真的安分趴下了。


还不单这样,在趴下去之前,苏小修还破天荒地凑过去,舔了舔苏沐秋的手指。


苏沐秋一脸震惊。


“我说什么来着!”苏沐秋转向叶修:“阿姨说的法子,真的有用!”


叶修陷入了沉默。苏小修这转变来得太突然,让他都不得不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唯物主义价值观。


但苏沐秋显然已经深信不疑。他兴奋地搓了搓手:“盐有了,还要一只毛笔,阿姨说要讨个‘逼鼠’的彩头——不过没关系的,我们家太穷了,一只老鼠都没有的,儿子你不要操心!”


叶修看着苏沐秋跑进房间,过了会又跑了出来。


“诶,沐橙去年书法课用的毛笔你看见过吗?”苏沐秋问叶修:“我记得给收在柜子里了,现在怎么找不到了。”


叶修摇摇头。


“我没见过。要不再去买一根?我正好去买包烟。”


苏沐秋看了看苏小修:“那它一个人在家,应该不会有事吧?”


叶修拍拍他:“他都是你儿子了,怎么会有事,走吧走吧。”


 


两人一起从家里出发,去附近的文具店里买了只毛笔。苏沐秋跟叶修充分发挥了抢BOSS时的默契度,把老板口里吹得天花乱坠的一支笔硬生生杀到了批发价。


大胜归来的两个人实在是春风得意,叶修居然忘记了买烟这回事儿,就一起跟着回了家。


结果等两个人开了厨房门,只见饭桌上一个打翻的盐罐,罐子边一片洋洋洒洒的雪白,雪白中间夹杂着几朵小梅花——苏小修不见了。


 


痛失爱子的苏沐秋快要急疯了。


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叶修盯着被苏小修挠烂的纱窗心疼了一会儿——他也不知道是更心疼刚换的纱窗一点,还是更心疼苏沐秋一点。


最后他还是对苏沐秋说:“出去找找呗,我们出去没多久,它可能跑不远。”


 


两个人又从家里出来,顺着有点弧度的山路慢慢往下走。这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刮起了一阵凉飕飕的风。苏沐秋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嘴里喊着苏小修的名字。


叶修跟在苏沐秋后面,也四下里仔细看了看。但他们从山上到山下都走遍了,还是没有发现苏小修的踪迹。


苏沐秋看起来很沮丧。


“我太大意了,应该留在家里看着它的,”苏沐秋说,“我还没用笔在它额上写字,它一定不认得怎么回家。”


叶修很想说就算你把苏小修画成一老虎,它想逃跑的话也是不会回来的,但最后他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走到苏沐秋的身边,拍了拍对方的手背。


“再找找呗。实在找不到,明天买个门票,去城隍庙里求个签。”


苏沐秋抬起头来看叶修:“你不是不讲这些的吗?”


叶修淡定地看向远方:“有些事情,无论如何都要想尽一切办法啊。哎,你看那个是什么?”


顺着叶修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苏沐秋的眼睛瞬间亮了。


他几乎是一路小跑地冲过去:“——儿子!苏小修!”


 


跑到别墅门口的时候,苏沐秋停下了。


他站在山脚下一排阔气逼人的别墅前。这些房子都很精致考究,背山靠水,是H市里地价最贵的房产之一。


苏小修正站在其中一幢别墅的门廊里头,不住地喵喵叫着。


站在它身边的,是个黑发白肤,细腰长腿的漂亮女人。她正蹲下身,抚摸着丑丑的苏小修,一边给它系上一个红色的蝴蝶结。


而苏小修也很舒服地闭着眼睛,温顺地用脑袋蹭女人的腿。


女人笑着抚摸它,嘴里不停地说着一个叶修听不懂的单词。


虽然听不懂,但叶修看着这景象也明白了,那大概是苏小修真正的名字,很长很难念,但听上去比苏小修时髦多了。


看着那女人,叶修也明白了苏小修为什么会跟着苏沐橙。她们乍看上去似乎有几分相似。


 


叶修就这么陪着苏沐秋在别墅门口站了一会儿。


最后他看着苏沐秋踮起脚,朝着别墅的大门潇洒挥了挥手:“再见啦,儿子!下次可要当心,不要再随随便便跑出来啦。”


叶修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提醒苏沐秋一个残酷的现实:“听那个名字,你儿子他,其实是个妞啊。”


苏沐秋沉默了很久,最后憋出来一句:“靠。”


叶修忽而觉得大仇得报。


 


两人回去的时候,叶修终于想起了自己还要买包烟的事情。他跟苏沐秋说了一声,便拐进了山下的杂货店。


叶修站在货柜前,打算喊老板拿包软利群,却忽然看见橱窗玻璃上,映出了苏沐秋的影子。


那人正孤伶伶地站在路对面,看上去无精打采的。他把手插在裤袋里,一会儿看看路,一会儿又看看这边。


叶修转过去看了下,隔壁是家糕团店,常年蒸汽腾腾。


叶修想了想,抬头对着货柜里头喊道:“老板啊,来包中南——不,就来包最便宜的红双喜吧。”


 


苏沐秋站在路对面,觉得自己等了好久。


最后在他已经百无聊赖地蹲下身去看路边蚂蚁搬家的时候,叶修的牛仔裤和运动鞋终于出现在了视线里。


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小塑料袋,里面装着的东西正冒着热气。


苏沐秋愣了一会儿,惊讶地抬头:“你的零钱不是都给了沐橙吗?”


叶修淡定地掏出根烟夹在耳朵后面:“哥有外快。喂你吃不吃啊,那个定胜糕,刚出锅的。”


苏沐秋欢天喜地地站起来,接过叶修手中的袋子。


从刚认识开始,叶修就知道苏沐秋喜欢吃这些东西。H市的传统糕点小吃,荷花糕,定胜糕,桔红糕之类,无一不是甜的要死,又黏牙的要命,叶修素来对此类口味深恶痛绝。


但苏沐秋还是很执着地喜欢吃,特别是荷花糕跟定胜糕。据他自己说,他跟无数H市的小孩子一样,是吃着荷花糕冲出来的米糊长大,而定胜糕又是他跟苏沐橙在孤儿院时为数不多的,能获得的小小牙祭。


后者是叶修听苏沐橙说的,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苏沐橙的笑容里有着淡淡的哀伤,大概是发生了一些不怎么好提起的事情,所以叶修也就没有再问,只是牢牢地记住了苏沐秋那卓尔不群的口味。


 


初秋的凉风里,吴山绿树如荫。


苏沐秋提着塑料袋走在山路上,一边走一边吃着袋子里的糕点,看上去格外开心。


叶修走在苏沐秋身后,夹着烟猛地抽了一口。他抽惯了利群,不太习惯红双喜的味道,一时之间竟被那股廉价的辛辣熏得差点流出眼泪。


但隔着朦胧的烟雾,他看见了苏沐秋的背影。那人穿着件单薄的白衬衫,勾勒出瘦俏身形,衣袂在风里上下翻飞着,像是小小的翅膀。


看着这样的苏沐秋,不知道为什么,叶修也觉得开心了起来。


 


风呼啦啦地吹过,毕竟已是初秋,凉意越发浓重。


叶修抽完烟,走到了苏沐秋身边上风口的位置。出门的时候他多穿了件外套,便不动声色地帮对方挡住了些许凉风。


但苏沐秋看起来全然没有察觉,只是举起手里的半块定胜糕:“饿不饿?你要吃吗?”


叶修笑着摇了摇头:“这么甜,也就你吃的下去。”


“呵呵,你想吃也不给。我要留给沐橙的。”苏沐秋高冷地说,一边拿着定胜糕狠狠咬了一口。


叶修没再说话,就跟苏沐秋并排走着。


过了一会儿,苏沐秋忽然凑了上来,挽住了叶修的胳膊。


叶修大惊:“喂喂,男男授受不亲啊,苏沐秋大大。”


苏沐秋嫌弃地看了一眼叶修:“风大,两个人走近点,暖和啊。”


叶修还想再说点什么,苏沐秋已经拽着他往前走去。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最终默许了苏沐秋的做法。


他们在夜凉如水的晚风里走向共同的家。苏沐秋挽着叶修,手里提着一小袋糕点,正散发着热腾腾的余温,轻轻拍打在叶修的手上。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忽而有一个想法。


他希望这样的路能够一直延续下去,永远,永远也不要走完。


但表面上他只是朝那个袋子探头看了一眼,伸手掏了一小块糕出来。


苏沐秋轻轻拍了下他的手:“喂喂,你怎么吃上了,不是不爱吃吗?”


叶修镇定地把那一小块塞进嘴里:“我买的,尝尝味道啊。……靠,都甜齁了,苏大大你什么口味。”


苏沐秋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叶修淡定地把那块糕咀嚼下肚。


真是的,他怎么吃得下去。


叶修想,明明这么黏牙,又这么甜。


 


叶修原本以为苏沐秋的心情已经平复,但等两人回到家,一推开门,饭桌上苏小修的梅花印赫然映入眼帘。


叶修顿时紧张起来,转头看向苏沐秋。


果不其然地,在看到那两朵梅花印后,苏沐秋整个人看上去都颇为触景伤情。


叶修搜肠刮肚想着要怎么安慰苏沐秋,就见对方长长地叹了口气。


“哎,我算是明白了,这儿大不中留啊!嫁出去的苏小修,泼出去的水!”


叶修觉得自己还是暂时不要跟苏沐秋说话了。


 


最后两人一起整理完了厨房。苏沐秋还要补一补纱窗而叶修完全不会,苏沐秋便对叶修说:“那你先回去,帮我把秋木苏的日常做了?”


见叶修还有点犹豫,苏沐秋转过头,对他露出个神气活现的笑:“待会竞技场见。我还要再测试下银武,你洗洗干净脖子等着我啊!”


看着苏沐秋的笑容,叶修愣了一会儿,最后也笑了起来。


“行啊,我等着。”他说。


 


结果等苏沐秋补好了纱窗回到书房,叶修居然已经趴在屏幕前睡着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今天上山下山消耗过大。


在他面前的屏幕上,一叶之秋跟秋木苏正并排站在竞技场门口,安静地一遍一遍重复着待机动作。


苏沐秋在叶修身边站了一会,他的视线从睡着的叶修转到屏幕上并排而立的两个账号卡,最后落在被他随手放在显示器边上的,原本打算买给苏小修的毛笔。


苏沐秋伸手抓起那只毛笔,又看向叶修浑然无觉的睡脸。慢慢地,他的脸上浮现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而后他俯下身去。


 


第二天早上苏沐橙回来的时候,两个大男人居然都没起床,各自在房里睡得昏天黑地。


最后还是叶修挣扎着爬起来给苏沐橙开的门。


看见叶修第一眼,苏沐橙愣了一秒,接着低下头“噗”地笑了。


笑完了苏沐橙从包里翻出一片化妆镜递给叶修:“叶修,我哥哥怎么又捉弄你了,是不是竞技场他又输惨了?”


叶修瞪着化妆镜里头被画成猫脸的自己愣了十秒。


最后他决定去找罪魁祸首讨要个说法:“我去,苏沐秋大大你翻天了啊?赶紧的,快出来竞技场受死!“


过了一会儿。


“卧槽,你还把盐撒我键盘上了,吃错药了吧苏沐秋!我跟你说,这事儿可没完,今天不切磋个三十把,我叶修就改名叫叶秋!”


“呵呵。”


天风明媚,时光正好。


 


而在并不太遥远的地方,一处安静的树荫下,一只丑丑的,烧焦了一样的猫像是忽而自寂静中听见了什么,转了转耳朵抬起头来。


最后它伸长了脊背,轻轻地“喵呜”了一声。


 


全文完


PS:资料里只提到杭城的聘猫风俗需要一撮盐一支笔,并没有提到具体的用法,所谓仪式,都是杜撰,不用当真。


PPS:定胜糕其实挺好吃的,没那么甜,大家有机会去H市的河坊街,不妨买一块尝尝(不是广告



评论
热度 ( 256 )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