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修伞 / 如果 08

和气生财:


08

当那个穿着花花绿绿装备,带着奇奇怪怪武器的散人出现在面前,并且声称自己是苏沐秋的时候,嘉王朝的精英团成员一开始是不相信的。
于是叫做君莫笑的散人打开了语音又喊了一句:“我真的是苏沐秋!”
精英团里有个家伙是苏沐秋的死忠粉丝,听到了苏沐秋的声音,立刻操纵着他的枪炮师角色咆哮着冲了出来:“是真的苏沐秋大神!!”
下一秒他就被四处游走的年兽boss一犄角送回了主城。
“那家伙说的不会错!”
“他每天都花三小时以上看苏神的比赛视频,信了信了。”
精英团们纷纷出面证实已逝的苏沐秋铁粉所说的话的可信性。
“……三小时?”苏沐秋难以置信地说,“那他走位还那么菜?”
精英团成员们默默替铁粉默哀,这家伙其实在精英团里已经算排得上号的好手了,刚刚大概是因为见到偶像太过激动,一不留神成了蹄下亡魂。
没想到就这样在偶像心里留下了“走位菜”的标签,等铁粉从主城复活回来以后,大概会后悔到恨不得删号重来吧。

苏沐秋在赶到刷新点看到巨兽的时候,几乎立刻就猜测到这个boss的年兽设定了。于是他直接对精英团的站位进行了重新布置,枪系职业跟着他一起向前,对boss开启了凶猛的火力覆盖。
之前所有职业混杂攻击的时候还看不太出来,枪系集中上前以后,boss的弱点立刻显现出来了。本来以为这家伙不吃任何异状态效果,但是枪系职业的状态技能居然是有几率命中的!
散人的低阶枪系技能中带异状态的也就是弹药专家的僵直弹了。苏沐秋操纵着君莫笑来到了boss正前方,千机伞飞速变幻到枪形态,看似随意的一甩,一发僵直弹直直命中到了boss的额心!
精英团们顿时一阵哗然!
“那是什么武器?是矛?还是枪?刚刚是不是变了?”
“银武?绝对是银武!!”
“苏神来测试新制作的银武了?是要给沐雨橙风换武器了吗?”
不过苏沐秋并没有继续给他们议论的时间,君莫笑一边走位躲避着年兽boss的攻击,一边枪口砰砰砰连射不断,卡着僵直弹的冷却反复试探着boss的弱点位置。
眨眼间散人已经围着boss走位一圈折回来了,苏沐秋对精英团嘱咐道:“我没试出来额头之外的弱点,所有枪系迂回到boss正面来!对着头放状态技能,争取维持住它的僵直状态!”

叶修就是在这个时刻返回到嘉王朝的攻击阵当中的。
“蓝溪阁的人应该也在附近了。”
话音落地的同时,两人周遭忽然有黑光闪现,六根光柱拔地而起!
这一记六星光牢来的太快太突然,眼看两个人都要被封印在里面的时候,君莫笑突然抬起千机伞向战斗法师开了一枪,战斗法师跟着就被掀飞到了空中!
接在浮空弹后面的是一串格林机枪,乱飞的子弹接连落在战斗法师身上,苏沐秋竟然是抢在六星光牢闭合之前,生生用押枪技巧将他送出了封印范围!
“我靠靠靠这都行?!!”
伴随着一声大喊,银光落刃从天而降,飞扬的剑光顷刻间覆盖到了战斗法师身上,“你们俩居然不组队?有毛病吧?!”
不过这记技能终究是没能落实,剑光中传来一道清脆的武器碰撞的声音,战斗法师居然在空中转身招架住了夜雨声烦的剑!
“只是忘了而已……”君莫笑被困在六星光牢里动弹不得,苏沐秋干脆对夜雨声烦进行了语言攻击,“你怎么成天没事还在这儿抢boss,有点出息成不成?”
“呵呵下半年赛场上见!等我出道了下赛季的冠军绝对是我们蓝雨没跑了!”夜雨声烦一边和叶修的战斗法师对攻,一边还要和苏沐秋说话,简直忙得不可开交。
“呦,你终于要出道了?还以为你打算就这么为抢boss事业奉献终生呢。”
战斗法师圆舞棍甩到夜雨声烦面前,被对方一个后跳躲过,另一只手立刻跟上,落花掌一把将他击飞出去。
“下赛季见了面记得恭恭敬敬地叫前辈,输了也不要气的哭鼻子啊!”
趁着夜雨声烦被击退的一瞬间,叶修回身向嘉王朝精英团的人招呼了一声:“三点钟方向的石头后面,远程给我轰!”
炮火和法术立刻跟随叶修的指挥落下,岩石后面一个术士左右躲避着攻击狼狈地闪了出来。

这下叶修倒是有点奇怪了:“蓝溪阁就过来了两个人?你俩这是找打来了?”
夜雨声烦再度折身,从术士的面前一晃而过,三段斩出手嗖嗖接近了战斗法师,然后在靠近的那一刻身影突然分裂出去,一晃出现了六个人影!
“六个残影?!”周围的精英们发出惊呼。
叶修倒没有怎么吃惊,看了一眼便分辨出了四个假残影,剩下两个他一道霸碎扫过去,就已经抓住了真的那个夜雨声烦。
就在叶修想要继续连招而上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苏沐秋的声音:“闪!”
叶修毫无迟疑,鼠标一甩就是一个Z字抖动,战斗法师瞬间闪了出去。在他移动的同时,一道黑光已经从原位斜穿而过!
原来刚刚那个术士在夜雨声烦剑影步的遮掩下,悄无声息地向战斗法师丢出了一道束缚术。尽管被叶修闪过了,但是这道黑光并没有就此停下,拐了个方向冲着刚刚从六星光牢解放出来的君莫笑袭去!
君莫笑一抖千机伞,伞面砰地一声张开,将自己牢牢地保护在了后面。
“我去这不是枪?!”夜雨声烦大叫了一声,刚想冲向君莫笑的方向一探究竟,就被一声巨吼惊得后跳了一步。
在他们交手的这一段时间,年兽boss的血条已经即将下降到末端了,此刻眼看是要红血暴走了!

在场的玩家没有一个是新人,目睹这番景象,同时有默契地飞速后退,不管怎么样,先拉开距离观望一下boss的暴走状态再说。
夜雨声烦也不例外,但是他刚刚后退了几步,一道闪着蓝光的圆环从他身遭掠过,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冲上了空中!
伴随着升天阵一起袭来的还有飞散的花瓣,叶修的战斗法师不知何时走位到了夜雨声烦的身后,一掌推出将他轰向了boss的方向!
夜雨声烦大惊失色,在空中挣扎着调整方向,落风斩出手想要强行落地,但是招式还没使完,君莫笑一个BBQ甩出,砰砰砰一串子弹飞来,又把他向前送了一截。
这下算是真的无力回天了。
boss咆哮着前爪轰然拍下,山谷之内一时间地动山摇,年兽攻击圈内没来得及退出的角色全部都在这震荡波中化作了白光。
“这才叫升天阵啊。”苏沐秋钦佩地说。
他再一回头,却发现刚刚和夜雨声烦一起出现的术士已经消失了。
“跑得这么快?”苏沐秋被这两个蓝溪阁的家伙搞得莫名其妙,“他俩到底是来干嘛的?”
“那个术士的六星光牢放的很不错啊。既然夜雨声烦说他准备在蓝雨出道了,那他们说不定是一起的。”叶修说。
“我去!”苏沐秋突然回过来味儿了,“这俩家伙不会是在我们身上刷经验来了吧?”
“让他们刷呗。”叶修笑了。
“下赛季就让小朋友们领会一下职业圈真正的可怕。”

就在他俩说话的时候,那边boss已经在嘉王朝精英团的围攻下无可奈何地倒地了,跟着系统大字跳出了公告:恭喜嘉王朝公会击杀春节活动boss年兽。
“放着让我摸!!”苏沐秋大叫一声,操纵着君莫笑就想往boss尸体那边冲。
“大神,你这号加进嘉王朝公会了吗?摸什么摸?”
苏沐秋被叶修一击必杀,苦着脸从自己座位上站起来,趴到叶修肩膀上看着他拾取掉落。
稀有材料一件件进入包裹,苏沐秋突然跳了起来:“刚刚!刚刚那个!!”
叶修鼠标一点,把包裹再次打开。苏沐秋手指都有点颤抖了,激动地虚点在最后一格的材料上:“这个!这个!却邪的材料只缺这个了!”
苏沐秋兴奋的都有点儿蒙圈了,忽然弯下腰抱了叶修一下:“你这手太红了!”
叶修也懵了,他搭在鼠标上的手动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动作,厨房那头忽然传来了苏沐橙的喊声:“哥你的锅沸了!”
苏沐秋惨叫了一声,转身便冲了出去。

砰!
苏沐秋刚一踏进厨房,就听见一声枪响一样的动静,苏沐橙手里拿着什么大喊道:“新年快乐!”
“什么玩意?!”苏沐秋被吓了一跳。
苏沐橙懊恼地甩了甩手上的纸筒:“怎么没喷出来!”
“哥你给我看看。”她苦着脸把纸筒塞到了苏沐秋手里:“我自己做的礼花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里面塞的纸烟花喷不出来。”
“所以我的汤没煮沸啊?”
苏沐秋放下心来,接过她手里的小玩意研究起来。半晌他好像整明白了结构,伸手在礼花筒里勾了两下。
“你这个弹片没扣上啊,能喷出去就怪了。”
他把礼花筒重新塞到苏沐橙手里,指了指卧室的方向,露出你懂得的表情。
苏沐橙立刻心领神会,提起嗓子再次大喊了一声:“哥你没烫着吧?!”
苏沐秋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卧室那边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下就来到了厨房门前。
“新年快乐!”
砰地一声巨响,纷纷扬扬的彩带彩纸喷了来人满满一身。在缓缓飞落的礼花当中,叶修神色从担忧到惊吓再到无奈的转变,完完整整全部落在了苏沐秋的眼底。
这波太值了。他心想。


陶轩这人,你要是说他有多喜欢品酒,倒是也算不上。他就像外面很多做生意的老板那样,在发家之后试图出培养那么一两个爱好,来提升一下自己的气质内涵而已。
除夕晚上的年夜饭上,陶轩带来了一瓶看起来就很昂贵的红酒,据说是嘉世的某家赞助商送给他的拜年礼物。
陶轩似乎本来想给他们介绍一下这瓶红酒的牌子来历,但是刚说了两句就卡壳了,干脆一抹脸直接开了酒,给他们倒上了。
不过陶轩还是有分寸的,给叶秋和苏沐秋一人只倒了一小杯,倒完还有点忐忑地看着他俩:“就沾这么一点没事吧?”
眼前这两位可是嘉世俱乐部的招牌和摇钱树,陶轩已经想好了,要是他俩觉得不能碰的话,那他就一个人喝。
苏沐秋摆了摆手,三个人一起举起了酒杯,苏沐橙也跟着把手里的饮料凑了过来,在电视机里春晚热热闹闹的声音中,四个杯子清脆地碰在了一起。
“新年快乐!”

算起来,这应该是他们三个人第一次坐在一起喝酒。
陶轩举着酒杯感慨万千,自己给自己倒酒,一杯接一杯下去,就是红酒也喝的带上了几分微醺。
“我们也有今天!”他带着酒意,用筷子点着盘子,“一开始联盟刚成立的时候,谁能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天?现在走出去一看,所有的游戏咨讯都是荣耀荣耀,所有的电竞报道都围着荣耀转,我们选手代言的广告都出现在大街小巷了!”
“那些玩游戏的人,谁他妈不知道荣耀职业联赛有一支队伍特别牛逼,叫做嘉世!”
“我早就知道,当时看着你俩在我网吧里打荣耀的时候就知道,和你们在一起,一定,肯定,绝对能成功。”陶轩举起杯子,醉眼朦胧地和苏沐秋碰了一下,“你说说你,苏沐秋,打游戏那么厉害,居然还他妈会做银武,你这脑子怎么长的?”
苏沐秋苦笑着看了一眼已经见底的红酒瓶:“陶哥你喝醉了。”
“我这才喝了多少?就是今天过年心情好,想和你们说说知心话。”陶轩摆了摆手,又转向叶修,“还有叶秋你……”
他一时语塞了。
叶修居然在不知不觉已经趴到了饭桌上,闭着眼睛睡着了。

陶轩的成功学讲座和忆苦思甜会一直开到了半夜,稍微酒醒了一点后,他坚持要自己走回家去,苏沐秋只得陪他下去给他打车。
除夕夜实在是少能见到司机出来跑车,苏沐秋和陶轩站在小区门口的雪地里等了半天,就在苏沐秋想开口让陶轩回去睡他们家的时候,陶轩突然出声了。
“我一直都想知道,叶秋到底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苏沐秋被冻得有点抖索,搓着手说。
陶轩手背在身后,目光游移着看向马路对面:“现在的这个社会,不就是这样一个满足着大众的需求,塑造出明星,让大家喜欢、投入热情的时代吗?”
“商业有什么不好?他并没有吃什么亏啊。”陶轩说,“只是让他在不打比赛的时候参与一些商业活动,和粉丝互动互动,何必那么抗拒?”
苏沐秋没有搭话。
“时代已经变了。”陶轩摇了摇头,“如果不商业的话,哪来的钱来发展战队?嘉世走到今天,已经不仅仅是嘉世战队了,选手和员工的收入,账号卡的培养,场馆的运作,还有太多太多俱乐部的事情……”
“我没有选择。”陶轩说。
苏沐秋低头看着雪地上被他踩出来的小小雪坑,半晌道:“陶哥,我觉得,维持俱乐部基本的运作,和想要尽可能获取利润,还是有区别的。”
陶轩顿了一顿,道:“在商言商,我不知道这有什么不对?”
“没什么不对。”
苏沐秋说:“只是我和叶秋所有的野心,都已经放在荣耀里了。”
一直到雪花旋转着在他们肩膀上积下薄薄一层雪霜时,陶轩才再度开口道:
“等这赛季结束后,我想在嘉世里弄个训练营。”
“那挺好的。”苏沐秋说。
“不止是这赛季,下赛季,下下赛季,嘉世会越来越好的。这我可以保证。”
在他这话刚说完的时候,街角悠悠然拐来了一辆出租车,暖黄的车灯打过来照亮了他们俩。
苏沐秋点了点头,招手拦住了那辆车。

苏沐秋沿着来的时候他和陶轩留下的脚印慢慢往回走,一路走到楼下,然后停在那里站了一会儿。
他一直都知道陶轩的观念已经慢慢转变了。三年前刚建立战队的时候,这个人是嘉世网吧的老板,是他们的大哥和朋友陶轩。
但是现在,他是嘉世俱乐部的老板陶轩。
苏沐秋叹了一口气,刚想要抬步,忽然听到上面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就在他抬头的那一刻,巨大的烟花轰鸣着先后在头顶的夜空中绽开,斑斓的火光在空中连成了火树银花般的景象,成千上万火星拖着光痕划落,仿佛下了一场铺天盖地的烟火雨。
零点到了。
叶修叼着烟站在阳台上,烟花炸裂的光芒映在他脸上,好像这个人也跟着发起了光。
他把烟夹在了手指间,倚在栏杆上对着苏沐秋笑,边笑边做口型。

苏沐秋读出来了。
他说,新年快乐。



08-Tbc

评论
热度 ( 977 )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