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喻黄】表白交给国家队(下)

厉害了我的杰希爸爸

除了超龄一无所有:

06

穿过班霍夫大街尽头的世界各大银行总部走一段路就能看见利马特河,利马特河从北边的苏黎世湖流出,一路贯穿苏黎世的市中心,把苏黎世分成新老两个城区。

喻文州提议沿着河岸散散步,沿着利马特河走一遭,苏黎世大多数的名建筑就可以收入眼底。

黄少天当然点头称好,拎着从Sprungli 买给卢瀚文的巧克力和马卡龙溜溜达达,昨晚下了一阵子雨,风吹过来也算凉爽,八月初正好是椴花花落的季节,白色的花簌簌的飘落了一地。

喻文州接过黄少天左手里的东西换到自己的左手拎着,右手牵着黄少天,两枚冠军戒指时不时撞在一起,轻轻的声响有点像风铃,消散在风里前先被两个人握灭在手心。


黄少天念念叨叨的提前想着分礼物的事情,又说起瀚文要来G市接机,说好和他一起逛街买衣服。

“算起来都快一个月没见了,也不知道小家伙长高点没有。”

“这个年纪的孩子长得很快也正常。”喻文州笑笑,“搞不好一下子就长得比你高了。”

“哈?队长你别得意,你也就比我高两厘米,方锐也就比我高一厘米,凭什么我的身高就被当成一个梗在玩啊!”黄少天愤怒的抗议。

喻文州没理会他的抗议,笑着给他指路过的大教堂看,跟他说左手边是苏黎世最古老,同时也拥有欧洲最大钟盘的圣彼得教堂,听到这种描述黄少天啧啧两声,我现在觉得世界上最可怕的钟是张新杰的生物钟。

喻文州又说右边是圣母大教堂,圣母大教堂有尖而高耸的绿色钟楼,在一排低矮的房屋中显得格外突出,黄少天说哈哈哈你看这个教堂长得像不像老王那个小号,尖尖的绿帽子哈哈哈哈哈。喻文州憋着笑点头。


兜里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喻文州空不出手去看,听见黄少天又把注意力放到苏黎世的饭菜上,说吃土豆吃土豆我感觉自己现在面色如土豆,好想念虾饺烧卖叉烧包……

喻文州立刻抓准时机,松开黄少天的手,说你稍等我预约一下中午的餐厅。

打开手机果然又是楚云秀。

“目的地Z餐厅,目标npc逢山鬼泣,海无量,给他一顿鲜花烛光的浪漫午餐。”

喻文州苦笑了一下,楚云秀想必是看了烛光晚餐的情节,可惜黄少天的反应太出乎意料,逼得楚云秀只能提前使用大招。

他听说过那家餐厅,也算是苏黎世数一数二的餐厅,因为是底下军械库改的餐厅,所以烛光午餐也是合情合理,但既然黄少天已经提起,他只好抱歉的回复楚云秀他想带黄少天去老城区的粤菜馆吃午餐,并附上了地址。

不多一会儿楚云秀给了回复:“准了。”

这边楚云秀对着正在忙着修剪花枝的李轩和方锐犹豫的开口:“他们要去吃粤菜,所以把小牛肉和猪肘里的西兰花换成玫瑰估计是没戏了,你们能想办法把花放到别的地方吗。”

方锐生无可恋:“让豉汁凤爪举着玫瑰出场,你觉得这个创意怎么样?”

李轩绞尽脑汁:“粤菜不是好多都是一笼一笼的吗,他们一开心说不定带盘子的菜都不点啊,要不咱们蒸三笼玫瑰花放那儿得了。”

楚云秀赶他们:“快去快去,赶在他们前面把蜡烛摆上,情诗读的深情一点哈。”

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进门就看见方锐和李轩坐在桌子边朝他们招手。

黄少天自然而然的坐到他们俩旁边,看见桌子上一张白纸,两端放着两根雪白的蜡烛,吓了一跳:“卧槽你俩这是在玩什么,是李轩要表演鬼吹灯还是方锐要卖艺,这两根白蜡烛戳这太吓人了。”

方锐朝他挤眉弄眼:“你懂什么,这叫烛光午餐,多浪漫。”

李轩在那边偷偷跟喻文州咬耳朵:“人家是中餐馆,没有烛台,就只能戳这儿了。”

黄少天都没看菜单,张口报了一串奶黄包糯米烧卖云吞面杨枝甘露。

方锐和李轩越听脸色越难看。

李轩忍不住了,问黄少天:“你能不能点个带盘子的?”

黄少天:“什么意思?你们有人想吃盘子?”

方锐:“你不点就怪不得我们了,祝你开心。”

黄少天:“???”

说完方锐立刻起身:“我去帮忙端菜。”

黄少天恍然大悟:“你们俩该不会是没带钱准备给人家刷盘子抵债吧。”

李轩:“……”

过了一会儿方锐端着奶黄包和糯米烧卖上来了,每一笼旁边都插着一朵蓝玫瑰。

黄少天念叨了几句这什么破摆盘方式啊,审美都快赶上楚云秀了。

过了一会儿杨枝甘露上来了,里面插着三只蓝玫瑰。

黄少天惊恐的看向喻文州:“这就是传说中的文化差异吗?”

喻文州:“我觉得应该不是……”

黄少天起身:“我去和后厨说不要再放玫瑰花了。”

喻文州为难的看向李轩:“这也是云秀的创意?”

李轩:“不,这可能是方锐自己的创意,云秀只说菜上齐之后要集齐九朵蓝玫瑰,然后说花是你送的趁机表白。”

这时只听见后厨传来黄少天一声出离愤怒的叫喊:“方锐!”

黄少天把云吞面护在自己的身后,方锐手里拿着四朵玫瑰花,一副拿飞镖瞄准的架势。

喻文州向他们俩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转头问把云吞面紧紧护在怀里的黄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向喻文州告状:“方锐他想往我的云吞面里丢玫瑰花,队长你说我好不容易才来吃一顿好吃的,方锐他这么陷害我有什么好处,方锐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不能因为你现在被称为气功师第一人你就天天气人啊气死我了。”

方锐似乎对气功师第一人这个称呼很满意,神秘兮兮的拖长音调:“少天你这就不懂了吧——你知道蓝玫瑰的话语是什么吗——你又知道是谁指使我这么做的吗——”

黄少天一听指使两个字就炸了:“我靠果然是有人指使啊!是谁!谁胆敢妨碍本剑圣和队长品尝美食!说出来本剑圣分分钟打死他!”

方锐看了一眼喻文州,喻文州轻咳了一声。

方锐心领神会:“是王杰希。”

黄少天:“王杰希为什么要陷害我?”

方锐:“王杰希陷害你还需要理由吗?”

黄少天:“说的有道理。”说罢终于心满意足的吃了起来,喻文州悄悄对方锐比了个大拇指。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放心喝口茶,李轩就神神秘秘的凑过来:“别怕,我们还有保留节目。”

喻文州艰难的咽下了一口茶。

李轩:“曾经沧海难为水——”
方锐:“夜雨声烦最多嘴。”

李轩:“玲珑骰子安红豆——”
方锐:“蓝雨奶妈被当肉。”

李轩:“当四十个冬天围攻你的朱颜——”
方锐:“你的手速也没有退化的危险。”

李轩:“哦!”
方锐:“微草的刘小别前辈啊为什么是你偏偏是微草的刘小别呢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队友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做蓝雨的卢瀚文了。”

李轩小声对方锐说:“这和原来的台词好像不太一样啊。”

方锐真诚的回答:“今天上午光顾着和老林打电话忘背了,但意思都差不多,少天一定能领会。”

黄少天果然福至心灵,举起碗就要扣到方锐的头上。

方锐拉着李轩抱头鼠窜。

黄少天恨恨的给喻文州盛煲仔饭:“今天他们都是怎么了被老王洗脑了吗,感觉每个人都是上天派来故意膈应我的。”

喻文州心想,不是上天,是楚云秀派来故意膈应咱俩的,表面上只能呵呵一笑,接过黄少天给他盛的饭:“味道怎么样?”

黄少天往嘴里塞了一个虾饺:“还行吧,五星满分给四分,饭菜三分你一分。”

喻文州哦了一声:“我还值一分?”

黄少天把自己的双颊塞的鼓鼓囊囊,像一只仓鼠,还不忘说话:“是啊是啊队长你不知道前一段时间夏休期,在家里吃饭还好,出去吃饭怎么吃怎么觉得别扭,就是和食堂里一样的饭菜总觉得少放了点什么,后来才想起来原来是你不在对面。”

“嗯,懂了。”喻文州笑吟吟的概括,“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07

用完午餐他们继续顺着利马特河岸走,河边停靠着被各种颜色的防雨罩罩着的小木船,在一些靠近岸边的地方伸手就能摸到悠闲的游来游去的天鹅和野鸭。

喻文州说听说欧洲的天鹅很凶的。黄少天不信邪,偏要跑到路边的面包店去买了面包蹲在坐在河边喂天鹅和野鸭。

一边喂一边口里念念有词:“这个游的姿势很风骚啊,你就是老王,这个游的快,这是刘小别,这个鹅看起来很傲啊,你是方士谦,跟在后面的小鹅,袁柏清……方锐你溜得很快嘛,去去去莫凡你还想要面包吃树皮去吧……”

喻文州听他把微草兴欣的人物安排完,好奇的问:“怎么没有叶修?”

黄少天严肃道:“队长你别闹了,叶修哪有一只鹅的战斗力,半只顶天了。”

话音刚落喻文州就又收到楚云秀的指示:“请报告坐标,npc生灵灭,一枪穿云正在赶往战场,协助你英雄救话痨。”

喻文州看到两个枪系的名字心中就了然,感叹了一下现在的青春偶像剧涉猎的题材还真是广泛,顺手发了个定位过去。

转眼黄少天这边一大袋子面包已经喂完了,兴欣和微草却不打算放过他,一个劲的往他怀里拱。

“哎哎哎王杰希方士谦你们俩不要这么不讲道理,你看你看袋子已经空了,又不是骗你们故意不给。”黄少天跟鹅讲道理。

喻文州悄悄拿起手机来录小视频,心想以后家里可以养只鹦鹉,以黄少天和宠物说话的频率和鹦鹉的学习能力,搞不好教出来的鹦鹉词汇量可以去申请个世界纪录什么的。

黄少天即将和方士谦鹅大打出手的前一刻,两个硬硬的东西顶上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后背。

“不许动。”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好啦不动不动。”黄少天举手做头像状,“肖时钦你胆子很大嘛,竟然敢拿闪影对着我,在赛场上你都不敢吧,你以为今天没拿冰雨……”

黄少天猛然一个回身夺过肖时钦手里的长水枪,立刻朝肖时钦脸上喷了一枪:“没拿冰雨也让你知道什么叫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哈哈哈哈哈哈哈h……”

最后一个哈没来得及出口,就被周泽楷击中了胸口,衣服立刻湿了一大片。

“我靠周泽楷你干什么!”

“欺负你。”周泽楷笃定的说,然后眨眨眼睛看向喻文州。

“欺负我?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黄少天立刻跳到周泽楷的背后,“枪王!回头受死!”

周泽楷当机立断一个闪避,黄少天看他闪过立刻变换走位,周泽楷没有给他过多的机会,双手交叉在胸前一阵乱射。

黄少天看了看手中比较长的大水枪,又看了看周泽楷手中的两把小水枪,果断选择远程攻击,试图拉开距离:“哼!周泽楷,碎霜和荒火的弱点我已经发现了,你就等死吧!”

周泽楷看穿了他的意图,立刻拉近距离:“呵。”

“你呵什么呵周泽楷我告诉你本剑圣已经忍你这个呵字忍了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你居然往我闪影的枪口上撞就怪不得我了我今天就要把你打成江波涛的反义词浑身浪!”

伴着黄少天的垃圾话和呲水声两个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了喻文州和肖时钦的视野里。

“呃……为什么江波涛的反义词是浑身浪?”肖时钦尴尬的开口。

“因为江波涛是无浪吧。”喻文州想了想说。

肖时钦无言的摘下眼镜用衣摆擦了擦上面的水,两人之间重新陷入尴尬的沉默。

喻文州叹了口气:“云秀该不会想让我在这种枪林弹雨中挺身而出保护少天吧……”

“事实上是这样的。”肖时钦一脸痛苦,“他还指望着你们俩在漫天的子弹和雨水中相拥,然后翻云覆雨呢。”

喻文州按按眉心:“又不是交手过一次两次了,这种场合谁保护谁云秀怎么现在还不清楚……”

肖时钦耸耸肩:“她可能也没猜到黄少天和周泽楷能跑这么快。”

周泽楷和黄少天消失在水彩错落有致一样的房屋中间已经很久了,久到肖时钦和喻文州已经从联盟的过去叶修聊到了联盟的未来卢瀚文,中间喻文州还去了趟家居品店买了两条毛巾。

五点半的苏黎世还很明亮,天空依然是温和洁净的蓝色,苏黎世几乎所有店铺都是六点就会关门,一些生意比较冷清的店铺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关门。

喻文州看看表,露出有些遗憾的神情。

“怎么了?”肖时钦问,喻文州很少这么明显的流露出遗憾的神色。

“嗯……想带少天去苏黎世大教堂看看来着,但是大教堂六点就关门了,可能有点赶不上了。”喻文州摇摇头。

肖时钦安慰他:“不是刚从圣母大教堂和圣彼得教堂那边过来吗,教堂都差不多,也不用太遗憾。”

“其实我们没进那两座教堂,就路过了一下,本来就打算只进苏黎世大教堂的。”

“哦,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站在利马特河的西岸,一抬头就能看见东岸鹤立鸡群的苏黎世大教堂,和西岸的圣彼得教堂和圣母大教堂如同一把剑直插云霄的尖顶塔楼不同,苏黎世大教堂的钟楼是雪白的圆顶塔楼,最与众不同的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双塔比肩而立,静默而温柔的俯视东岸的老城区和缓缓流淌的利马特河。

喻文州指了指双塔:“不觉得跟我和少天很像吗?”

肖时钦看着苏黎世大教堂,眨了眨眼睛:“喻文州,有人说过你浪漫的方式很奇怪吗?”

喻文州笑了起来:“云秀浪漫的方式倒是很常规,可是如你所见,对少天基本上没用。”

正说着楚云秀就一个电话打到肖时钦手机上:“任务进展的怎么样了,怎么也不报告一声?”

肖时钦:“托您老的福,枪王和剑圣一路激战,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估计要拼个你死我活。”

楚云秀:“……”

肖时钦:“本来文州要带黄少天去教堂的,这下也泡汤了。”

喻文州在旁边说没关系的。

楚云秀一听教堂就来了精神:“不就是个教堂吗!我补给他们!等黄少天回来教堂桥上见!”

没等肖时钦开口就挂了电话。

喻文州无语望青天:“虽然已经猜出了你们在准备惊喜,但还是不由得想问你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啊……”

肖时钦也不是太惊讶:“就知道瞒不过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喻文州:“王杰希合上报纸的时候吧,他一向懒得管我们俩的事,突然插手太反常了。”

肖时钦干笑一声:“这么早……也是难为你配合表演了。”

喻文州依然一脸温和:“没什么,看少天各种各样的反应也挺好玩的。”

肖时钦:“……”

圣彼得教堂古老的时钟差一点指向六点的时候,周泽楷和黄少天回来了,头发和衣服都湿透了,看起来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喻文州递了一条毛巾给周泽楷:“晚上凉,小周赶紧擦擦。”

周泽楷道了声谢,黄少天把水枪还给肖时钦,肖时钦说带小周回去换件衣服先走一步,喻文州点了点头,拿起另一条毛巾给黄少天擦起头发来,还不忘调侃两句:“怎么样啊剑圣,赢了没?”

黄少天心虚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那当然赢了……”抬头瞥了喻文州一眼,主动承认错误,“好吧队长我错了,我不该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跟周泽楷瞎闹,我们跑到一个公园里地形太复杂了,绕了很久才绕出来,还是我跟周泽楷说我不跟你闹了我要回家找队长了我是不是很自觉!”

喻文州手上的动作停下来,直直的看着黄少天,黄少天不解的看回去。

喻文州:“我以为此处该有拥抱。”

黄少天指指自己的衣服:“不行啊都湿透啦,抱你你也会蹭上水的,队长你自己意会一下呗。”

喻文州懒得意会,直接抱了上去:“暖一点了的话就告诉我。”

黄少天也不扭捏,双手环住喻文州:“你刚才是不是又假装生气?吓死我了吓得心都凉了,得多抱一会儿才能暖回来。”然后又凑到喻文州耳边小声嘀咕,“要不我们回酒店的床上暖和暖和?”

喻文州给他一个神秘兮兮的眼神:“先等等,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08

教堂桥就在圣彼得教堂和圣母大教堂西边,在桥上能清楚的看见建造在利马特河上的水教堂和东岸苏黎世大教堂的双塔。

暮色像是一滴混入蓝墨水瓶的红墨水,悄无声息的将整个天空调和成一汪温和的紫,紫色一点一点沉下去,沉成靛青沉成墨蓝最后沉成一幕浓重的黑。

黄少天双手一撑反身坐上桥边黑色的栏杆,喻文州走近两步,轻轻伸出一只手扶住他的腰,黄少天把双手搭在喻文州的肩膀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他给天鹅的命名方式和今天队员们异常的举动。

苏黎世傍晚的大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四周会动的只剩下天上的暮色和水里的暮色,流转着,晕染着,听着黄少天说,看着喻文州笑。

街灯是由远及近一盏盏亮起来的,黄少天和喻文州身旁的灯闪了一下迅速的亮起来,在他们两个人的身旁画出一个柔和的光圈。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脸上分明的光影色块,突然很想吻他,吻他明亮的眉心和鼻梁,也吻他藏在睫毛阴影里带笑的眼角。

“哇。”黄少天突然以一种不太像他的轻柔语气感叹了一声,“好漂亮哦。”

喻文州顺着他的目光转身看去。

在周围一片黯淡的阴影中,明亮的灯光打亮了苏黎世大教堂的每一扇窗,每一面石墙,每一座浮雕。大教堂仿佛一轮沉入老城区的月亮,安静的散播着寂寂的光。

“双钟楼啊好特别……”黄少天的手从喻文州的肩头缓缓移动到他的脖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我觉得就好像我和队长一样。”

喻文州微微抬头去看他,黄少天的目光闪动了一下,也低头看他。

“怎么不说了?”喻文州问。

“我以为此处该有接吻。”黄少天学着喻文州一脸无辜的表情,没绷住,立刻弯起眉眼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利的小虎牙。

然后搂住喻文州的脖子迅速的吻了下去。

喻文州微微仰头,从善如流含住黄少天的下唇吮吸了起来,同时感到黄少天威胁般的用小虎牙狠狠的咬了自己的上唇一口。

把他们叫到这里两个人单独看灯火,这可能就是楚云秀选择这里碰面但迟迟未出现的原因吧,喻文州突然觉得楚云秀电视剧里学来的那些套路有时候也是挺有用的。

等他们结束这个细腻而绵长的吻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整个人站到了黄少天的正前方,双手环住黄少天的腰,黄少天还恶劣的用双腿夹了一下喻文州的身体。

“这是你选的地方吗,我很喜欢。”黄少天眨眨眼睛。

“准确的来说……是云秀选的。”

“楚云秀?”黄少天脸色一变,“靠,难道待会儿会有孙翔唐昊张佳乐什么的突然跳出来。”

“不会了。”喻文州赶紧摸了一把黄少天绷直的脊背,怕他一个想不开跳河逃跑,“今天所有的节目到这儿就都结束了。”

“所有的节目?……我靠!你别跟我说今天那群人一个个跟吸了王不留行一样都是安排好的!”黄少天一回想起今天的遭遇就浑身抖三抖,喻文州搂住他腰的手也跟着紧了紧。

喻文州想着既然闹剧已经告一段落了不如和黄少天实话实说,这样话说一半会把黄少天活活憋死。

“其实……今天早上大家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自告奋勇的要帮我给你一个最好的表白,所以今天才拼命的劝你买戒指巧克力什么的。”喻文州一边说一边把脸凑上去,无辜的眨眼睛。

黄少天果然一脸抓狂的表情,气得张牙舞爪的去捏喻文州的脸:“你居然和他们一起看我笑话!你还是不是亲队长!是不是亲男朋友!”

喻文州不敢松手,闭着眼睛由着黄少天语气凶狠手上却不舍得用力的捏了两把他的脸。

黄少天质问他:“说!你到底是谁!”

喻文州不放心他再坐在栏杆上扭来扭去,手上一个用力把他抱了下来,双手撑着栏杆把他圈在怀里。

“我是喻文州啊。”喻文州认真的看着黄少天的眼睛。

黄少天脸上故作的凶狠在一瞬间被笑意冲开:“这就是我听过的,最好的表白。”

然后闭上眼睛轻轻的吻了喻文州的嘴角,轻点了一下又分开,弯着眼睛看他一眼,再轻轻闭眼吻上去,这一次是脸颊,再分开,再吻。

喻文州的心像一张薄纸,在黄少天雨点一样的轻吻中一点一点变得通透而柔软,几乎要整个的化掉。

黄少天的眼睛里有远处阿尔卑斯山上终年不化的冬雪,有利马特河畔椴树簌簌飘落的夏花,有苏黎世上空忽明忽暗的星辰,有旧城区里大教堂双塔宛如神迹的灯光。

山河冬夏在他的眼瞳里铺陈成一片熠熠生辉的背景,而在那双眼睛中,占据了中央部分大部分画面的,喻文州最后看见的,是自己。

喻文州想,我也是一样的心情。

并不是不会生动的比喻,并不是不会动人的情话,而是实在觉得,埋着黄金的街道也好,贯穿大陆的山脊也好,光也好,花也好,宝石也好,都不足与你和你的爱意相称。

世间唯有我能与你相配。

所以只记得要拥抱你,要牵住你,要亲吻你,只来得及在你说我爱你的时候说我也是,大家都说我看上去浪漫又聪慧,可遇上这么好的你,只能这样笨拙而小心翼翼的表达爱意。

黄少天的吻朝他嘴唇的方向落下来。

09

“虽然很抱歉打断你们,但是再不开始就来不及了。”张新杰冷冷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卧槽张新杰你是怎么突然出现的!不对开始什么!你们还想干什么!”

“教堂的仪式啊!”张佳乐跳出来。

“我说的是想看教堂不是教堂的仪式……”喻文州扶额。

“哇唐昊孙翔你们俩怎么也来了。”黄少天惊叫。

孙翔顶着张佳乐给他编的花环:“我不叫孙翔我是唐昊!”

唐昊也顶着张佳乐给他编的花环:“我不叫唐昊我是孙翔!”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头上的花环,同时恶狠狠的说:“好吧我是刘小别!”

张佳乐:“花童啊可爱吧!”

黄少天:“我看你脑子里有花还有桶!你看他们俩那表情!说黑白无常都有人信!”

张佳乐:“怎么了唐昊是百花出身的小朋友简称花童花童,孙翔是童贞的花美男简称花童,他俩就是长得像韩文清也是花童!”

王杰希架住黄少天往桥的另一头走:“你配合演出一下大家都能快点解脱。”

黄少天:“老王你进入角色进入的很快啊你演什么提裙子的伴娘吗?”

王杰希:“不,我演你爸。”

喻文州:“那张佳乐前辈你演什么?”

张佳乐:“我演交响乐团。”

喻文州:“……听起来戏很多,辛苦了。”

张佳乐:“预备——开始!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黄少天:“张佳乐你唱的什么玩意!谁家婚礼放这个!等等!你们撒的什么花!这是菊花茶吧!”

张佳乐:“鲜花编花环用完了,就用菊花茶代替了。你对我的歌声有什么不满意?这可是我为大孙的id落花狼藉特意学的歌。”

黄少天:“换一个!”

张佳乐:“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黄少天:“你就不会唱个欢快点的吗!”

张佳乐:“你去怪孙哲平起名字起的不欢快啊!”

黄少天:“唐昊!撒花不是抛沙!你冲我脸上扔干什么!”

唐昊:“顺手了。”

黄少天:“孙翔!撒花不是落花掌!你扔那么使劲干什么!”

孙翔:“扔的就是你!”

黄少天:“你好歹说句顺手敷衍一下啊!职业素养呢!”

王杰希把黄少天交到喻文州的手里:“从此以后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过,多抽烟喝酒,记得不要吃早餐,天凉要脱衣天热穿秋裤,闲的无聊就掰掰账号卡,一起携手让蓝雨变得更坏。”

喻文州:“谢谢,一切都不会如你所愿的。”

张新杰:“喻文州,你是否愿……”

黄少天:“他愿意!”

张新杰:“……黄少天……”

黄少天:“我也愿意!”

张新杰:“黄少天,这是很正式的仪式,你不能这么随性。”

黄少天:“哎呀我们都不在乎,你就随便配合一下楚云秀的少女心大家都赶着回去睡觉呢,特别是你,我这是为你着想啊!”

张新杰:“……以霸图队长韩文清的名义祝福你们的恋情,一如既往。”

黄少天:“张新杰你故意的吧!老韩祝福过的恋情一听就充斥着金钱交易和暴力啊!”

张新杰:“停!喻文州,我还没说你可以亲吻你的恋人,一切按规矩来。”

喻文州:“好,你快说。”

张新杰:“喻文州,现在你可以亲……不亲了,我要回去睡觉了,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吧。”

黄少天:“张新杰你报复心理也太强了吧!”

10

他们在8号下午抵达首都机场,喻文州和黄少天跟他们道别,他们两个直接从机场转直飞G市的飞机。

黄少天转身要走的时候苏沐橙突然叫住了他。

“后天是你的生日吧,喏,我们大家一起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今年别再烦我们了哈!”说着递上一个红色的盒子,上面扎着黑色的缎带,一看就是苏沐橙的手笔。

“谁烦你们了你说清楚说清楚说清楚!”黄少天一边念叨着一边接过来晃了晃,听起来像是明信片。

“不许拆!过生日那天再拆!”苏沐橙警告他。

“这么麻烦……”黄少天嘀咕。

8号晚上他们回到G市的时候蓝雨一大家子人已经在机场等着了,卢瀚文带头飞扑上来,接着郑轩宋晓李远徐景熙过来一队人抱成一团。

他们一起回了蓝雨,留在蓝雨的工作人员每个人跟摸招财猫一样过来拍拍摸摸喻文州和黄少天。

9号喻文州和黄少天迷迷糊糊抱在一起倒了一天的时差,其他人摩拳擦掌的冲进商场采购黄少天的生日会要用的装饰和食物。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是10号的凌晨两点,突然很清醒,打开手机看见天南海北的各种祝福短信,想起来苏沐橙给他的号称国家队大家一起准备的礼物还没拆,轻手轻脚借着手机的光起身翻出盒子来打开。

里面是一沓照片。

他和喻文州牵手走在班霍夫大街上的,有他在Springli柜台前选巧克力喻文州站在后面笑着看的,有他在喂天鹅喻文州偷拍他的……

“骗谁要人帮忙才能表白啊心太脏了吧,每一张照片脸上都写着大大的我爱你吧他们都瞎吗……”黄少天小声嘟囔了一句。

盒子最底下还藏着一张纸条,看字体应该是苏沐橙或者楚云秀。

“给剑圣黄少天大大:

6号晚上的庆功宴喻队带你先回房间了,听王队说10号是你的生日,我们觉得大家凑在一起很难得,但主要还是因为每年被你刷屏要礼物太烦了,所以商量着集体给你准备一份大礼,想了很久你喜欢什么,觉得你除了喜欢荣耀,就是喜欢喻文州,于是决定帮你们把珍贵的瞬间记录下来。

祝你们早日退役结婚,不要出来祸害人了,生日快乐。

来自世界最强国家战队”

“神经病啊!有这样祝福人家的吗!”黄少天怒骂道。

“少天……”喻文州揉揉眼睛。

“啊抱歉队长把你吵醒了!”

“没事,在看什么?”

“他们给我的生日礼物,一盒子咱们俩的照片。”

“你看起来好像很喜欢。”喻文州笑笑。

“马马虎虎吧。”黄少天哼了一声,“勉强算是今年收到的第二好的礼物吧。”

“那第一好的是什么?”喻文州眯着眼睛一脸的明知故问。

黄少天迅速掀开喻文州的被子钻到里面紧紧抱住喻文州:“你猜。”



叶修:你在看什么?

苏沐橙:云秀给我发的。

叶修:又是没品位的雷剧呗。

苏沐橙:云秀说她放弃看青春偶像剧了,还说里面的套路都是骗人的。

叶修:那她给你发的是什么。

苏沐橙:我看看哦……喻黄一百个甜蜜瞬间采访篇、作战篇、广告篇……

叶修:她的品味真是越来越差了。

评论
热度 ( 1531 )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