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喻黄】十八岁的接吻鱼(上)

所以亲吻触发的前体条件是他们俩分别拿到了一只接吻鱼吗2333看到大眼送礼物的时候吓飞了

除了超龄一无所有:

*十八岁总是吵架的喻黄一吵架就会接吻的故事

嘴皮子都舔破了才写出个上
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不说废话……




 
 
01
 
第三赛季刚开始,黄少天和喻文州从青训营被拎到了正式队员的宿舍。都在蓝雨的大楼,一个A座一个C座,搬行李算不上麻烦,真正麻烦的是—— 
 
“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就住在一个房间。”方世镜严肃的看着下一秒就要撒泼打滚的黄少天,“反抗是没有用的,床已经搬过去了。” 
 
“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为什么别的职业选手都是一人一间偏偏我们两人一间啊别跟我说房间不够方队你不要骗我!还不如不搬在青训营里四个人一间呢!这样无聊的时候还可以打麻将!”黄少天雷声大雨点小,抹了把鳄鱼的眼泪就往方世镜队服上擦。 
 
魏琛离开之后,方世镜除了假装听不见外还真没有找到对付黄少天的有效途径,他不是那种下得去手拧小孩耳朵的人,硬着头皮和他解释:“这也是培养默契的一种手段,将来你们要成为蓝雨的双核,就要达成普通朋友以上的默契。” 
 
黄少天举起电子表凑到方世镜面前:“方队你睁开眼睛看看啊!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包办婚姻行不通的!” 
 
方世镜眉头紧蹙快步疾走,试图赶紧逃离黄少天的魔音贯耳。 
 
“那我先回去收拾我的东西了。”喻文州突然开口,在黄少天聒噪的声音中显宛如一股清流。 
 
方世镜朝喻文州慈祥中带着感激的一笑,终于找到理由教训黄少天:“你看看人家小喻!人家都不嫌弃你,知足吧!” 
 
黄少天回头瞥了喻文州一眼,小声切了一声,马屁精,孤立你,团队赛,不救你。 
 
方世镜恼了,拽着黄少天的后脖领往外拖:“不许瞎嘀咕!微草的小王昨天来打比赛给你和小喻带的礼物还在经理办公室,你自己去拿……” 
 
“王杰希?”黄少天和喻文州同时叫了一声,又因为这突然的默契有点别扭的互相瞟了一眼,目光相撞后不自然的一起把头拧开。 
 
黄少天快言快语:“是什么啊是什么?” 
 
方世镜看两个小男孩闹别扭不自觉笑了一笑:“好像说……叫接吻鱼。” 
 
02
 
黄少天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就大字型躺在床上玩手游,嘴里喊打喊杀也不闲着。 
 
喻文州把书按大小整齐的码在书架上,然后挽起袖子去给鱼换水。黄少天瞥见他白藕似的一截小臂,喻文州踏出屋门的那一刻他自己念叨,怎么这么白的…… 
 
“放在这里可以吗。”喻文州端着鱼缸放在了两个人共用的书桌上,“……少天。” 
 
黄少天听见这一声语气其实并不怎么亲切的呼唤如五雷轰顶,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穿上拖鞋蹲到桌子边托腮打量:“嗯这个位置不错不错,能照到阳光方便水草进行光合作用……话说为什么叫接吻鱼啊,真的会接吻吗……啊真的接吻了!” 
 
两条桃花色的小鱼,嘴对嘴,一下一下的触碰着,像是在接吻。 
 
“听说接吻鱼的接吻实际上是在互相争斗哦,所以雄性和雄性也会的。”喻文州也饶有兴趣的凑近了一点。 
 
靠的好近!黄少天在心里惊呼一声,不动声色的把脸移开了一点,为了掩饰,用力的尬聊起来:“我早就看出来王杰希那大小眼很阴险了!居然送我们这种东西是想让我们内讧吗!他不会得逞的!对吧……文……文州!” 
 
喻文州突然叹了口气,场面一时有点冷。 
 
“我知道少天不想和我一起住,不用勉强自己迎合我,我们就……彼此自然一点吧。”喻文州的声音不冷不热,旁人说他温和,此时落在黄少天的耳朵里,就成了一种傲慢。 
 
黄少天向来心直口快,他迅速的从桌边站起来,敌意十足的瞪着喻文州。 
 
“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喻文州也不恼,把自己卷起的袖口一点一点的放下来,“我只是希望我们的相处能愉快一点。” 
 
他这种不紧不慢的态度每次都能一秒激怒黄少天,黄少天激动地往前走了一步,手跟着一挥,鱼缸在水平作用力和重力的作用下连一个弧线都没来得及画出,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声,水花四溅。 
 
刚才还在接吻的两条鱼在湿淋淋地板和玻璃碎片上无力的拍打着尾巴。 
 
两个人手忙脚乱的找新水杯,接水,收拾玻璃碎片,拖地。两条本来就很小很脆弱的接吻鱼,在小小的水杯里游了两下,终于还是翻了肚皮。 
 
黄少天想着毕竟是王杰希送给他们两个的礼物,自己的那条自己害死了没什么怨言,喻文州那条算是被自己连累的,想来开始要发火的是自己,现在道歉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他一反常态的吞吞吐吐的开口:“那个,对不起啊,老王送给你的……我赔!我重新给你买……” 
 
喻文州抬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我刚才说了吧,用不着这么客气。” 
 
“客气的是——”黄少天又有种要揍他的冲动,可惜这次冲动很快的转变为了现实。 
 
小孩子打架的时候啊,血气上涌,几乎是无意识的拳头就招呼了上去。 
 
黄少天和喻文州眼下的情景就是如此,他们的血气上涌,身体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各自向前迈了小半步,然后—— 
 
嘴唇贴在了一起,像是两条接吻鱼。 
 
03
 
黄少天,男,一个月前刚过了自己的十八岁生日,迄今没有过恋爱经验,完好的保留着初牵,初吻,初夜,初恋。 
 
他在今天失去了自己的初吻,但仅仅是失去了自己的初吻。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卧槽和好软两个词交替在脑内刷屏,眼睛都忘了闭,看见喻文州一小片白皙的侧脸和整齐的鬓角。 
 
他不受控制的微微张开嘴,对面的喻文州也是一样,像两只吸盘一样紧紧吸在一起。 
 
黄少天的怒火像一棵脆弱的向日葵一样被这个不受控制的吻迎头浇的丢盔弃甲,风雨飘摇中垂下了刚才还威风凛凛的花盘。 
 
几乎是在他的怒火熄灭的一瞬间,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终于可以自己掌控,赶紧把头往后一缩,嘴唇分开的时候发出一声轻轻的啵,黄少天感觉自己整个脸都烫到爆炸,看见喻文州头微微前倾,似乎是还要吻,赶紧伸手捂住喻文州的嘴,恼羞成怒。 
 
“你干嘛?!”他终于想起来大声地质问。 
 
“是你主动……”喻文州表面一派平静,耳朵却红像要滴血,衬着白皙的皮肤十分明显。 
 
黄少天来不及嘲笑他,听到是你两个字,不管不顾的拎起拳头就要揍喻文州。 
 
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揍他两个字的时候,他的身体就自行的动了起来,不过送上去的不是拳头,而是嘴唇。 
 
喻文州没说错,这次是真真正正的他自己送上去的,喻文州还双唇紧闭着,他自己张开嘴,像一块铁一样,直奔着喻文州的嘴唇这块吸铁石吸了上去。 
 
喻文州往左转脸,他跟着往左亲,喻文州往右转脸,他跟着往右亲。 
 
黄少天岂止是恼羞成怒,他简直要恼怒成狂了,宁愿喻文州现在一个六星光牢定住自己,可他越激动,自己的嘴唇就越用力,刚才喻文州的嘴唇还是紧闭着,现在下唇就已经被自己含在嘴里狠狠地吸着。 
 
喻文州抬起了手。 
 
对!黄少天在心里大叫,揍我! 
 
喻文州的手轻轻的托住了黄少天的侧脸,下一秒,一个又湿又软的东西轻轻的触碰了黄少天的上唇,停留了几秒后,又慢慢托住了下唇。 
 
喻文州的舌尖顺着黄少天的唇形一滑,黄少天就像是解锁了新模式的机器一样,整个人,变得矛盾又奇怪,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又软又烫,像是一汪滚烫的铁水,但他又清楚地感受到有些地方在变硬,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让他想逃,可他的手紧紧抓住了喻文州白衬衫的领子。 
 
心和领子一起,被自己捏的皱成一团。 
 
喻文州率先放开了他,黄少天还在原地半眯着眼睛,直到喻文州轻咳了一生,他才反应过来,满脸通红的向后跳了一大步,尴尬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挠挠头发又拽拽衣角,最后一把捂住自己发烫的脸。 
 
“那个……”喻文州一边抚平自己的衣领,一边打破沉默,“是不受控制的对吧。” 
 
“是啊是啊是啊可不是吗你真……真聪明啊哈哈哈!” 
 
“你……亲过来的时候在想什么?”喻文州问。 
 
“啊?”黄少天一脸懵逼,这是什么展开,这是什么含情脉脉的对话,我们刚才不是还要揍得对方满地找牙吗,画风转换的太快了吧。但是嘴快过现在已经高温作业运行缓慢的脑子,开口就害羞但诚实的回答。 
 
“在想你的嘴唇挺挺挺……咳……挺软的。” 
 
“不,少天,我想问的不是……” 
 
“有……有股茶香味吧是什么茶啊苦苦苦……苦里带着点甜还挺好的嗯挺好的。” 
 
“不,少天你理解错了……” 
 
“技术挺好的挺好的……舌……头……很很很灵活哈哈哈……” 
 
“好了少天!”喻文州突然提高声音制止了他。 
 
黄少天又气又委屈,不是你让我说的吗,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刚放回到喻文州身上想开口抱怨,到嘴边的话就噎住了。 
 
喻文州低头扶额,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耳朵尖红的跟嘉世的旗一样。 
 
那可是荣辱不惊从容不迫魏老大崩于前而色不变黄少天兴于前后左右而目不瞬的喻文州啊!在训练营里因为这种超乎年龄的沉稳性格,黄少天总想去戳他两下吓他一声,看他惊慌失措或者尴尬羞愧的样子,但是最后往往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是自己吃亏。 
 
那个喻文州居然害羞成这个样子,黄少天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小小的愧疚感,觉得自己仿佛轻薄了一个良家妇女。 
 
他嗫嚅着开口:“喻文州,对不起,我……” 
 
喻文州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自己又深呼吸了一口气,才恢复平静的开口:“我是说,你在亲上来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想打架的冲动?” 
 
黄少天想了想,点头:“是这样没错。” 
 
喻文州把目光放回桌子上已经翻肚皮的两条鱼:“不觉得我们的情况就和接吻鱼一样吗,用接吻来进行争斗。” 
 
黄少天立刻鼓掌:“没错啊就是这样啊!喻文州你可以啊!太聪明了吧!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啊。” 
 
喻文州摇摇头:“这个我也没有办法,但既然是王杰希送的,问问他或许有破解的办法。” 
 
彼时他们和王杰希还没有交换电话号码,黄少天给方世镜打电话让他问林杰王杰希的电话号码,方世镜不明就里,只当黄少天又在瞎闹,随手在QQ上给林杰去了条消息就算完成任务,又以此为交换条件让黄少天和喻文州下午就来跟队训练。 
 
黄少天撂下电话向喻文州传达了方世镜的旨意,顺口就问喻文州要不要一起去职业选手的食堂吃饭,喻文州点头答应下来。 
 
两个人单独吃饭,说起来这算第一次。 
 
刚入训练营的时候,喻文州的才华还没有外露,黄少天却已经被视为蓝雨的明日之星,别说跟同龄的小孩子了,跟队长魏琛都是没大没小说话肆无忌惮的。黄少天心直口快,自信满满,又被队长捧在手心上疼爱,有的时候自己说出话来得罪人都不知道。 
 
跟后来成为职业选手后一样,喜欢他的人有一百个理由喜欢他,讨厌他的人就有一百个理由讨厌他,黄少天心里清楚得很,但却不甚在意,这里向来靠实力说话,别人喜欢不喜欢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够强,他就可以按自己喜欢的方式说话。 
 
他身边永远有一群前呼后拥的朋友。 
 
黄少天其实挺早就注意喻文州的了。每次低空飘过考核,魏琛都对着他的名字啧啧两声,黄少天好奇心重,也忍不住吃饭训练的时候偷瞄两眼这个传说中的少年。 
 
白白净净,面容清秀,举手投足都表现出良好的教养。 
 
魏琛的随性和洒脱是职业圈出了名的,蓝雨的风格自然也收到他的影响,虽然不能说每个人都这样,但大环境是这样的。这样一个看起来成绩优秀的乖乖仔,从外貌上就有点格格不入。 
 
可就这样一个乖仔,在一起看比赛录像的时候,总是毫不犹豫的指出黄少天的错误,态度不卑不亢,就好像他才是蓝雨的未来之星似的。 
 
说的还都很有道理!黄少天气! 
 
十四五岁的黄少天熊且贫,偷偷生气怎么算完,他还要找机会撩拨他。当着他的面喊他手残喊他吊车尾,打出精彩的连击也要回头挑衅的看喻文州一眼。 
 
可喻文州不理他,就好像黄少天才是个吊车尾的一样。 
 
黄少天气! 
 
气也没有办法,只能越气越勇,更加频繁的怼喻文州,然后被无视或者完美回怼,就更加的气。 
 
后来他们的矛盾越来越明显,有和黄少天关系好的跑过来问他是不是不喜欢喻文州,不喜欢的话以后大家一起吃一起玩一起团战就都不带喻文州了。 
 
黄少天怒道关你屁事!你知道他多聪明嘛!团战不带他你掩护我啊! 
 
被骂的少年有点小小的不服,嘀咕了一句黄少你是暗恋中的小学男同学吗。被黄少天追着满训练室的打,路过喻文州,喻文州专注的练习,目不斜视。 
 
黄少天气! 
 
喻文州打败魏琛那一天,魏琛叼着烟离开,黄少天跟着冲出去,没过一会儿回来,眼圈是红的,整个训练室都静悄悄的,目光一半落在黄少天身上,一半落在喻文州身上,仿佛在等什么大事情发生。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如果赢的人不是喻文州的话,黄少天一定会破口大骂,把所有理由都推给运气和状态,换魏琛的一点点振作,但是,如果输的人不是魏琛的话,他其实想振臂高呼,他一直悄悄看着喻文州,知道他的厉害,知道他的隐忍,想为他长舒一口气。 
 
为什么呢,明明这么让人生气,还打击到了魏老大,可是为什么以为他没办法继续职业生涯的时候会为他难过呢,为什么没办法刻意的去伤害他呢。 
 
后来战队宣布以后的核心战术会围绕着他们两个人展开,黄少天第一反应是慌,他知道喻文州不喜欢自己。 
 
大家夸他好脾气,但黄少天知道那只是出于教养和礼貌,在方世镜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以后要多多培养默契的时候,黄少天几乎要抓狂,他早早就领教过喻文州的软硬不吃,最好的讨好的方法恐怕就是绕着他走,别再火上浇油。 
 
然后方世镜就告诉他,你们俩要住在一间屋子里。 
 
喻文州果然还是那副死样子,不冷不热,黄少天觉得就算和他住在一起的是个录音机或者鹦鹉什么的,他都会是这副客客气气和平交谈的态度。 
 
黄少天气! 
 
现在黄少天不敢气了,他于心有愧的给喻文州拿了筷子和勺子,乖乖的坐下,还把自己的菜推给喻文州尝:“多吃一点啊,给你尝尝我的蟹黄豆腐,强烈推荐。你看你怎么这么白的,你听说过脸白的男人肾亏吗……” 
 
被轻薄了的喻文州反而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少天很关心我的肾嘛。” 
 
黄少天心想你叫的倒是越来越顺口了,眼睛一瞪想反唇相讥,发现喻文州这么调侃自己,自己反而不气了。 
 
“你这样说话就很好。”黄少天咬着筷子心虚的瞟他一眼,“你那样客客气气的说话多别扭,听得我心烦,啊我也不是说你烦,我只是说你现在比以前要好……” 
 
“毕竟现在少天已经是我的初吻对象了啊。”喻文州笑着低头给黄少天夹了一筷子芥蓝。 
 
黄少天一口水呛住:“咳咳咳!那个!对不起啦我都说过对不起你就不要在意了,你是初吻我也是啊我们两个就算扯平了什么都没发生好不好!” 
 
喻文州伸向蟹黄豆腐的筷子停了一停,收了回去:“开玩笑的,没想吓你,对不起。” 
 
完了完了,又是这副客客气气的态度了。 
 
黄少天不敢气了,但他莫名的很难过。 
 
03
 
虽然说是为了培养默契,但是这效果也太立竿见影了吧!方世镜腹诽道。 
 
两个人下午一起来了训练室,方世镜给他们安排了训练任务,给了喻文州仿照索克萨尔的配置做的一张术士的账号卡,让他们开始打配合。 
 
配合的效果还算可以,但是细节上有很致命的失误,一看就是配合不够熟练导致的,方世镜没打算因为这点失误揪着小孩不放,他们俩倒是先争吵了起来。 
 
黄少天看上去大大咧咧,喻文州看上去和和气气,可是一到荣耀的事情上,都很较真,这是好事,但是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有矛盾沟通着沟通着就容易动怒。 
 
方世镜听着越来越大的争执声,刚要前去说和说和,就看见—— 
 
喻文州和黄少天亲在了一起?! 
 
你们沟通的也过于好了吧!这岂止是化解矛盾啊,这连你们的友情都被化解掉了回炉重造了吧?!重造成亲情也好啊,这是重造成爱情了?! 
 
他赶紧上前制止:“先停下!这是训练室!” 
 
黄少天瞥了他一眼,嘴上的动作却不停,喻文州伸出手来朝他摆了摆。 
 
让我不要打扰的意思? 
 
方世镜仿佛看见了一道横亘在面前的代沟,如同天堑。 
 
过了一会儿他们两个终于分开,面色潮红,气喘吁吁,他沉默的盯着他们两个人,黄少天终于看见他凝重的眼神,带着哀求的口气开口:“方队我知道这很可怕你就当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行吗这事儿解释起来太复杂了说了你也肯定不信……” 
 
方世镜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你们为战队牺牲了很多,每个人都有独特的培养感情的方法我就不多过问了,只不过……注意安全!” 
 
喻文州同样凝重的看着方世镜,郑重的答应:“好的。” 
 
黄少天恼了:“喻文州你胡乱答应什么!”说着张牙舞爪的扑过来—— 
 
狠狠地亲了喻文州。 
 
他们已经没有问题了,看来我也是时候离开了呢。方世镜想。 
 
蓝雨的未来,是充满了激情和爱的呢。 
 
04
 
黄少天和喻文州同寝的第一个晚上,就失眠了。 
 
平常的怒火还是可以压制的,但在荣耀的问题上矛盾不能坐视不理,他们两个说着说着就情绪激动。 
 
就又亲了三四次。 
 
好在他们似乎是找到了控制的方法,怒火平息的越来越快,亲的时间越来越短。 
 
他们的宿舍有个小阳台,黄少天辗转反侧想说话,又不好意思打扰喻文州休息,就偷偷跑到阳台给郑轩打电话。 
 
郑轩打着哈欠接起电话,问他又有什么吩咐。 
 
黄少天嚎叫着说郑轩你都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我现在心脏狂跳,大脑发昏,浑身难受,就想说话。 
 
郑轩说文州不是和你一个屋吗你找他啊,他一看就很知心大哥,还有你这个表现,估计是对谁一见钟情了。 
 
黄少天说钟情个屁,蓝雨里面一个姑娘都没有,门口的流浪狗都是公的!我这不是怕打扰他睡觉吗…… 
 
郑轩说看不出来你这么贴心,你可能是对文州一见钟情了。 
 
黄少天懒得骂他,继续干嚎,阿轩啊要不我去和你一起睡吧,咱俩挤挤! 
 
郑轩沉默了几秒,也不知道又走神到了什么地方去,过了一会儿悠悠的开口,压力山大啊…… 
 
然后把电话挂了。 
 
黄少天靠了一声,只能郁卒的回屋睡觉,他把阳台门关上,转身就看见喻文州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 
 
他吓了一跳,想着可能是自己说话声音太大还是把人家吵醒了,开口道歉:“对不……” 
 
喻文州往前走了几步,捉住他的手腕,把他整个人按在阳台的门上,吻了下来。 
 
这次的吻来的迅速而激烈,喻文州几乎是强硬用舌头撬开了黄少天的嘴,用他的舌尖去寻找黄少天的舌尖。 
 
黄少天本能的闭上了眼睛,用唇吮吸住了喻文州的舌尖,喻文州的舌尖轻轻的与他的相抵,一前一后的像是在跳舞。喻文州的舌尖滑过他的唇一次,他整个人就像触电似的抖一次。 
 
他也不知道吻了多久,吻到他的腿都有些发软了,喻文州才放开他。 
 
“不就是吵到你了,至于这么生气吗……”黄少天小声嘀咕,嘴唇还微微的发麻。 
 
喻文州仿佛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一样,小声说了句抱歉,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翻身背对着黄少天。 
 
黄少天去用冷水洗了把脸,暗骂喻文州起床气严重,也回到了床上。 
 
听说接吻耗费体力,原来是真的,黄少天觉得有点乏,很快的进入了梦乡。即使在梦乡里,他还是躺在床上,喻文州捉住他的双手,张开嘴,探出一小截舌尖,吻了下来。 
 
黄少天从梦里惊醒,浑身冷汗,只有一处特别烫。 
 
他只好骂骂咧咧的再去用冷水洗脸冷静冷静,走到喻文州床前,看到他安静而平和的睡脸。 
 
都怪你!黄少天气! 
 
然后轻轻的吻了喻文州的嘴角。 


tbc

评论
热度 ( 1196 )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