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喻黄】十八岁的接吻鱼(下)

震惊!兴欣气功师海无量少年时代出走蓝雨的原因竟然是……

除了超龄一无所有:

*十八岁总是吵架的喻黄一吵架就会接吻的故事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写到最后才发现!我在写段子!!!


务必先看上




05


 


喻文州是个聪明的孩子。


 


从小他就被人这么评价。聪明有很多种,有一种知道自己应该要什么,也有一种是知道自己要什么。


 


很多人认为他是前一种,包括后来成名以后,不乏别有用心的人在论坛在杂志评论他长袖善舞,工于心计,笑里藏刀,以最小的损失达到利益最大化。


 


可喻文州是后一种,后一种人很极端,他们想要的东西被别人认为是对的,就是深谋远虑胸怀大志,他们想要的东西被别人认为是错的,就是执念,是痴心妄想。


 


很多人觉得喻文州应该喜欢一本诗集,一份安稳闲适的工作,一个温柔懂事的伴侣。


 


可喻文州喜欢的是荣耀,是通向王座路上光怪陆离的厮杀,是暗夜里一个静默而狠厉的诅咒,是艳阳下一柄染血的利刃,是黄少天。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


 


魏琛离开后不久,方世镜把他叫到一边去谈话,不遮不掩的谈了以后他的发展和定位,又苦恼的跟他说文州你懂事些,少天随性惯了,以后你要多提点提点他。


 


喻文州说好。


 


对于黄少天的感情,他自己也不甚明了。喻文州隐隐感觉他们的骨子里是一种人,执拗而孤勇,认准了一样东西就不回头,自信到骄傲却不自负。只不过黄少天心直口快,任性跳脱,而喻文州谦和谨慎,话留三分,旁人看来是完全相反的性格。


 


他很关注黄少天,这没什么稀奇。黄少天是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别说是青训营,就是队长和副队长,也要对黄少天的一举一动格外注意,可黄少天关注喻文州,这就很稀奇了。


 


喻文州的洞察力天生就高,再加上黄少天在意人的方式实在是太明显,他很快就发现黄少天对自己的态度很特别,他会故意在众人面前喊他手残吊车尾,但却从没有人敢跟着起哄,喻文州撞见过一次黄少天私下里生气的跟关系好的男孩子说你有什么资格说喻文州,我看你还不如他呢,他的心下就多少了然。


 


黄少天会上一秒还因为自己当面指出他的错误而满脸的不服气,下一秒就因为心里觉得喻文州不能成为职业选手而明显的难过起来。会因为魏琛离开自己偷偷地趴在训练室哭,看到他走过来就假装没事的玩手机,喻文州知道黄少天是不想让自己自责。


 


喻文州很清楚黄少天的小缺点,幼稚,自负,口无遮拦,也不掩饰对黄少天这些缺点的不喜欢。


 


可是他喜欢黄少天。


 


黄少天被他撞见偷偷哭的那个晚上,喻文州做了个梦,那年他十七岁,情窦初开,荷尔蒙旺盛,又比较早熟,看过的小说里面难免有男欢女爱的描写,训练营时期也被男孩子们拉着欣赏了影视作品,带头的当然是黄少天,在前面一声哇一声哦的。


 


他梦见黄少天红着眼圈被自己压在身下,自己一遍一遍的俯下身亲吻他,贴近他,贴的很近很近,像是生来就该一体。


 


他去冲冷水澡,擦头发的时候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很明白,黄少天作为一个外表上生理上完全没有吸引力的男孩子闯进了他的梦境,是为什么。


 


他喜欢黄少天。他不怕等待,也善于捕捉时机,如今前途未卜,他不能贸然行动,但迟早有一天,正如他在荣耀里崭露头角一样,他会得到黄少天。


 


但让他生气的是,黄少天完全没有自觉。他会突然的勾住自己的肩膀,喻文州冷冷看他一眼,他就撇撇嘴继续去勾住别人的肩膀,看录像的时候他会把脸贴的很近,吐息落在喻文州的脖颈上,喻文州继续冷冷看他,黄少天就头一歪倒在郑轩的肩膀上。


 


黄少天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危险。


 


让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面对自己各方面的心仪对象装朋友本来就很难,黄少天不知死活的撩拨也就算了,方世镜还要火上浇油,王杰希还要火里添柴。


 


把黄少天压在阳台门上吻他的时候,喻文州很清楚,这和那个奇怪的诅咒没有关系,他吻黄少天,根本不是出于斗争的心理,他的确气黄少天撩拨完了就要跑去和郑轩一起睡,但更强烈的心情是嫉妒,嫉妒他和别人无话不说,把自己当洪水猛兽,他吻他,只是因为想吻他,想拥有他,像梦里那样。


 


可黄少天还是毫无自觉,第二天他们的安排是上午先去青训营的训练室做基础练习,下午再去职业选手训练营去做实战练习,黄少天讨好一般早上早早地去食堂买了早饭递给他,还要和他道歉:“那个,昨天晚上不起哈。”


 


“没什么。”喻文州不冷不热的说,顺手倒了杯牛奶给黄少天,“应该是我道歉。”


 


黄少天张了张嘴,有点不高兴的皱起眉头:“你……你不太了解状况,反正就是我对不起你!你就接受我的道歉就好了!你快接受我才能心安理得的面对你!”


 


喻文州心里的愧疚感和怒火一起升腾起来,抬起头给了黄少天一个礼貌的微笑:“不了解状况的,一直只有少天你一个人。”


 


“你!”黄少天拍案而起,指着他气得说不出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然后撑着桌子把上半身探过来吻了喻文州。


 


他的牙膏是薄荷味的。喻文州想。


 


他们静静地吻在一起,清晨的风卷着树木的辛香越窗而来,叉烧包和奶黄包紧紧地一个挨一个,像是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嘴唇一样,云吞的碗被猛然起身的黄少天碰了一下,绿色的葱花和黄色的蛋花微微打着转。


 


少天根本不知道他的罚酒对我来说有多么美好,即使知道是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诅咒也很美好。喻文州又想,怒火被柠檬水一样的酸涩感浇灭了下去。


 


黄少天轻轻地离开喻文州的嘴唇,眨了眨眼睛看他:“是不是不生气了?”


 


喻文州点点头:“不生气了。”


 


黄少天看起来有点慌张的坐回原位把粘在一起的奶黄包分开,眼神死死盯住奶黄包,连点余光都不想分给喻文州:“其……其实这样也挺不错的哈哈哈,至少能分开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生气了,要不然你这个人做什么事都是一副不冷不热的表情,都分不清你是不是在生气,我还要猜……你还特别难猜。”


 


原来你把这种接吻当测试,可是我每次都是很认真的在吻你。喻文州有点不满的想,但他还是礼貌的帮黄少天夹了一个叉烧包:“还是快点破解比较好吧,待会儿我再去问问方队林杰前辈有没有回消息。”


 


“啊……嗯。”黄少天有点尴尬的笑了两声,“你平常看着不紧不慢的,这件事上怎么比我还着急……放心啦我就跟他们说我们是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没有人会当真的。”


 


我会当真。喻文州喝了口牛奶,随手拿了本杂志看,目光躲开一直偷瞟他的黄少天:“怎么能不着急,谁都希望自己的吻能向喜欢的人传达爱意,而不是被人当做玩笑吧。”


 


“嗯……对对对,你说得对。”黄少天应了一声就开始往自己的嘴里塞包子,大有一副不把自己噎死不罢休的气势。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吃了一顿沉默的早餐,喻文州先吃完,黄少天还把自己的嘴里塞的满满的像仓鼠一样,嚼的却很慢,两眼放空,像一只害了相思病而食欲不振的仓鼠。


 


喻文州收拾了一下塑料袋和快餐盒,跟黄少天说自己先去找方队问问王杰希的联系方式的事情,待会儿再和他去青训营训练。黄少天还是一副脑子转不过来的表情,目光呆滞的答了声哦。


 


方世镜发现林杰昨晚果然给他回了消息,把王杰希的电话号码抄给了喻文州,喻文州道了声谢,转身就要走,被方世镜喊住。


 


“你和少天,是我想的那样吗?”方世镜斟酌着词句开口,他对队员的事情向来不过多干涉,只是询问。


 


喻文州认真的想了一会儿:“现在还不是,但是早晚有一天会是。”


 


方世镜又问:“早晚是多早多晚?”


 


喻文州笑了笑,神色坚定而温柔:“蓝雨早晚会夺冠那个早晚。”


 


方世镜也点点头笑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各种方面都是。”


 


喻文州又一次点头致谢后就离开了职业选手的训练室,在路上试着给王杰希拨了过去,那边却一直是忙音,想起来以前黄少天添油加醋的说过微草规矩多得很,训练期间是不允许带手机的,只好作罢。


 


蓝雨的青训营训练室倒是规矩少得很,也热闹的很。喻文州推门进去的时候黄少天正勒住郑轩的脖子威胁他:“你问不问问不问问不问!”


 


郑轩欲哭无泪:“问问问……”


 


刚来的方锐积极地举手提问:“黄少和文州不是舍友吗,为什么不自己问?”


 


旁边的男生小声的笑道:“黄少的谈情说爱水平还停留在小学五年级,除了欺负人家不会用别的方式表现自己呗。”


 


黄少天立刻转火勒住那个男生的脖子:“就你话多!就你话多!决定了!你去问!”


 


喻文州皱了皱眉头,轻轻地走到郑轩身边:“少天又在闹什么?”


 


郑轩打着哈欠,没精打采的样子:“哎……黄少今天早上一来就跟着了魔一样,揪着人一个一个问喻文州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喻文州喜欢谁是不是喜欢你……你没被问吗……文州?!”


 


郑轩这种吃饭都懒洋洋的人突然惊呼大家自然是被吓了一跳,黄少天更是浑身一抖,立刻放开了勒着的人,尴尬的干咳了两声,试图装没事儿人:“别闹了别闹了,快点练习啊,刚才都练的心不在焉的想什么呢真是……”


 


喻文州用不大不小恰好能让每个人听见的声音回答:“是啊。”


 


黄少天一愣:“啊?”


 


喻文州自顾自的坐到自己的电脑前:“我有喜欢的人了。”


 


黄少天追过去拉了个椅子滑到喻文州的眼前,恨不得用自己的脸遮住喻文州全部的视线:“你……你居然背叛组织,太过分了!你快点交代到底喜欢谁!你不说今天我们就不让你练习了!”


 


喻文州果然大大方方的放开鼠标看着黄少天:“少天不知道我喜欢谁吗。”


 


黄少天被他盯得有点怂,回头看了看后面一群看热闹的人,似乎觉得面子不能丢,笑嘻嘻的问:“我哪知道你喜欢谁啊,你再这样吞吞吐吐的,我就要生气了,都是好哥们,藏着掖着还怕人抢啊……”


 


说着大家都笑了起来,喻文州也跟着低头无奈的笑了笑,然后突然抬头,伸手抓住黄少天的转椅的椅背,往自己这边猛地一拉,和他鼻尖抵着鼻尖:“我怕,你生气吧。”


 


黄少天不知是气得还是吓得,满脸通红:“你!你以为我不敢吗!”


 


喻文州继续笑着:“你不生气,我要生气了。”


 


黄少天张嘴要反驳,喻文州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顺着他微微张开的嘴就吻了下去。这个吻有点带着怒意,喻文州用舌头抵着黄少天的上颚,用力的吮吸着他嘴里的空气,他的鼻尖碰到黄少天因为有点窒息而憋得又红又烫的脸颊,直到感觉黄少天用手稍用力的推开他的肩膀才放开。


 


黄少天大口的喘着气,眼睛已经微微发红。


 


喻文州整了整自己的衣服,面无表情:“不好意思,没控制住情绪。”


 


黄少天是真的生气了,他猛地站起来,一脚把自己的椅子踢开,站在还坐着的喻文州面前揪起他的领子,大吼:“你生气?!你喜欢别人你有什么脸生气!你气消了我气没消!我管你喜欢谁!关我什么事!”


 


周围的队员还沉浸在那个突如其来的吻里没反应过来,还是方锐机灵,小声呼喊了一声,不好,快拉住黄少,这才有两三个人走上去,还没碰到,就一口气悬在了嗓子眼里。


 


黄少天揪着喻文州的领子往上提,像一个潜水员一样深吸一口气吻了上去。


 


他学着喻文州的样子,伸出舌尖向喻文州的口中探去,被喻文州抓住了空档,喻文州的舌尖瞬间长驱直入来到黄少天的舌根,用力的往上顶,黄少天立刻难以行动。


 


喻文州伸出手捏住黄少天的肩膀突然站了起来,黄少天被突然的高度变化晃了个措手不及,被喻文州吻得微微后倾,上下位置立刻交换。喻文州趁黄少天重心不稳,手上一个用力就把黄少天按倒在了桌子上。


 


这个姿势对黄少天太不利了,几乎就是由着喻文州的舌头像鱼一样在他的唇他的舌他的口腔内壁摆尾画圈,他觉得身体的每个部位都被撩拨的又痒又麻,尤其是胸口,可是又挠不到,难受的想哭。


 


可黄少天哪是为了一点劣势就轻言放弃的人,他趁着喻文州稍稍分开一点换气的时间,手上一个用力捏着喻文州的锁骨上方把他的肩膀用力往外一掰,一推,顺着喻文州倒退几步的力气站了起来,他还不满意,他捧着喻文州的脸,一口吸住喻文州的下唇,两颗小虎牙在唇上轻轻的摩挲着。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鬼机灵,肯定盘算着把自己也压在身下,干脆双手紧紧地环住的黄少天的腰,维持现在的姿势,让两个人都动弹不得,黄少天小虎牙的尖磨得他心口酥痒,像是一根草在心口搔来搔去。


 


终于还是黄少天松了口,被喻文州箍在怀里动弹不得,眼里水汽氤氲还要气势汹汹的瞪着喻文州:“你耍赖!一直这样磨着什么时候才能决出胜负。”


 


喻文州眯了眯眼睛,同样眼角发红眼底湿润:“耐心是实力的一部分,你要是怕了,可以现在认输。”


 


黄少天冷笑一声:“我认输?我没耐心?笑话!”


 


勾着喻文州的脖子,就又吻了上去。


 


方锐:“不行,我得抓紧时间换个战队。”


 


郑轩:“……为什么啊?被他们吓到了吗……别害怕,我们平常不这样。”


 


方锐:“不是……我看着他们居然觉得很好很羡慕,不赶紧跑,铁定要弯。”


 


06


 


最后还是喻文州顾全大局:“到此为止吧,再继续争斗下去,基础练习就做不完了。”


 


黄少天挑挑眉:“算你输。”


 


喻文州:“平局。”


 


黄少天:“算我险胜。”


 


喻文州:“平局。”


 


黄少天:“嘁,小气小气小气,平局就平局,你快放手。”


 


喻文州:“你先放。”


 


黄少天:“胜负就是我让步我不放你先你先你先。”


 


喻文州:“三二一一起放。”


 


郑轩:“蓝雨的未来……真的没问题吗。”


 


两个人一起弯着腰去了洗手间,训练室里一片目瞪狗呆。一个男孩子捅了捅跟黄少天关系比较好的郑轩:“怎么办?”


 


郑轩一脸压力山大:“祝福呗。”


 


训练室里又响起来一片窃窃私语。我早就觉得黄少暗恋那小子。是啊是啊,只许他自己说人家,咱们偷着笑一笑黄少也要发火。每次看比赛都凑到他身边去。自己说一句还偷偷瞥人家一眼。啧啧啧。


 


黄少天和喻文州彼此脸色都有点不善的推门进来。


 


沉默寡言黄少天和冷若冰霜喻文州。


 


训练室立刻又恢复了安静。


 


中午黄少天和喻文州又相对无言,有点扭扭捏捏的你给我夹一筷子秋葵我给你夹一筷子花椒的吃完了午饭,方锐在一边啧啧称奇:“早上小学生,上午中二病,中午新婚夫夫,晚上他俩领个小孩出来我都不带惊讶的。”


 


下午又换方世镜啧啧称奇:“这个配合突飞猛进啊,你们俩一晚上加一上午这是用了什么方法突然开了窍了?”


 


俩小孩没一个理他的,跟较劲似的不说话。方世镜想了想昨天的惊魂……惊情一幕,趁休息的时候过去拍拍两个人的肩膀:“怎么了?吵架了?不要因为感情影响训练啊,不过你看你们俩吵架配合的还这么好,不吵架岂不是更好吗。”


 


黄少天:“报告方队,没吵架,打架了,以后不会这么好了,喻文州背叛组织了。”


 


喻文州:“报告方队,我没有,是少天太没有自知之明了,还诬陷我。”


 


黄少天:“你说谁诬陷?!”


 


喻文州:“你还说我背叛呢。”


 


俩人揪着对方的领子又亲了上去,动作整齐划一,非常有默契。方世镜夸也不是骂也不是,哭笑不得的给经理发短信:为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我提议训练室挂一块牌子,上书:禁止接吻。


 


07


 


方世镜为了奖励两个小孩配合突飞猛进,带他们去门口的小饭馆吃饭,一边盛汤一边语重心长的灌心灵鸡汤,太美的感情因为太年轻,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黄少天咬着凤爪搭腔,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他心里每一寸都属于另一个人,喻文州夹一筷子糯米鸡,他不爱我,牵手的时候太冷清,拥抱的时候不够靠近。


 


黄少天瞪他:“还不够靠近?你差点把我肺勒出来!”


 


方世镜赶紧按住他们俩:“不要让初恋的吻里留下凤爪和糯米鸡的味道!”


 


吃完饭回宿舍一关门,黄少天就往床上窜,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喻文州去拉他:“少天,我们不能这样闹别扭,我们得好好谈谈。”


 


黄少天露半个头眨巴着眼睛看他:“你不生气了?”


 


喻文州一愣:“我没生气,我以为你生气了。”


 


黄少天:“咱们俩亲完去卫生间……你明明露出了很尴尬的表情,冷若冰霜!不就是看见我被你亲了之后起反应了吗!怪我吗怪我吗!谁叫你亲的那么有技术含量!”


 


喻文州:“明明是你先看我起了反应,然后突然沉默寡言……我以为你发现了,讨厌我了。”


 


黄少天一头雾水:“发现什么?”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回答,手机就在口袋里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北京的号码……王杰希。”


 


黄少天一把捞过来:“我来接我来接!喂王杰希,我不就是放了你鸽子吗,你至于拿这种方法来报复我吗你这样也太阴险了吧,快说诅咒怎么解除怎么解除,不然我天天往你们微草寄秋葵!让你们变成微秋葵!”


 


王杰希:“……你会不会好好说话。”


 


黄少天:“你少装了!自从我和喻文州把你寄过来的两条鱼不小心养死了以后,我们两个就像鱼一样一想打架就……就……就嘴对嘴!”


 


王杰希:“哦……那可能是被附身了吧,只要把它们安葬了就好了。”


 


黄少天:“葬了啊,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我们俩一起把两条鱼埋在蓝雨东墙跟第六棵树下面了。”


 


王杰希:“那就可以了,诅咒应该自动消失了。”


 


黄少天一愣,面色通红的就要往阳台走,被喻文州拉住,只好嗫嚅着问:“那……那我为什么还控制不住的想亲喻文州?”


 


王杰希在那头更疑惑了:“你为什么想亲喻文州,问我干吗,不应该问问你自己吗?”


 


黄少天被戳中软肋,左手拿着手机右手使劲甩,想把喻文州甩开:“你起开起开起开,我要单独跟王杰希说话,你不许听。”


 


喻文州皱了皱眉,抓的更紧了:“有什么话我不能听?”


 


黄少天面红耳赤,开始胡言乱语:“闺蜜私房话母女悄悄话夫妻小情话——反正就是不许听!”


 


喻文州一把拍掉黄少天左手的手机,用自己的双手握住黄少天的双手,张开嘴又开始激烈迅速的吻黄少天,吸的他的嘴唇微微发红,这次黄少天没有反抗,由着他吻,喻文州好像也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吻了几下之后就停下来。


 


黄少天眉头紧锁,眼圈发红,拼命地眨眼睛,扭着头就是不看喻文州,像是在忍着不掉眼泪,又像是在忍着怒意不发作,看上去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喻文州有点担心,小心翼翼的叫他:“少天?”


 


黄少天眼珠转来转去不看他:“你为什么亲我?”


 


喻文州张口就答:“因为我生气了……”


 


黄少天瞪他一眼,大喊:“骗人!”说完自己到桌边拉了张凳子背对着喻文州坐着,看起来是在赌气。


 


喻文州继续面不改色的狡辩:“你凭什么说我骗人?”


 


黄少天你你我我的支吾了好久,最后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一指地上的手机:“你问王杰希!”


 


喻文州捡起手机拨了回去。


 


王杰希听上去很疲惫:“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想亲喻文州。”


 


喻文州愣了几秒,然后才开口:“是我,喻文州。”


 


王杰希语气轻松了点:“啊,是你。”


 


喻文州说话直切主题:“情况少天都跟你说了,所以那个诅咒我们该怎么破除?”


 


王杰希:“我也跟黄少天说了,诅咒在你们昨晚把鱼埋了之后就破除了。”


 


喻文州:“……”


 


王杰希:“喂?还在吗?”


 


喻文州:“那为什么我还不受控制的想亲少天?”


 


王杰希怒了:“他想亲你你想亲他这不是正好吗,都来问我干什么?因为你们天赐良缘,今夜花好月圆,适宜速速送入洞房,满意了吗?”


 


喻文州:“……满意了。”


 


王杰希:“神经病。”愤怒的挂掉了电话。


 


喻文州看着背对着他耳朵尖通红的黄少天,开口的声音轻柔而沉稳,像是一把白月光:“少天,你为什么要亲我。”


 


黄少天托着腮,声音低沉里有点沙哑,像是一把朱砂:“你……你是说哪一次,今天上午我亲你,是因为你先亲我啊,下午我亲你,是因为要报上午的仇啊,昨晚我偷偷亲你,是因为……因为……”


 


喻文州故意拖长语调:“你昨晚偷亲我啊——”


 


黄少天回头,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是啊是啊是偷亲你了你打我啊!还不是因为你把我按在阳台门上一顿猛亲!你自己技术好就不知道自觉一点不要出来乱亲人啊!话说回来都是你的错!是你诅咒解除后先亲我的我才以为没解除嘛!要不是你先亲我我怎么会做奇怪的梦我不做奇怪的梦也不会偷偷亲你不偷偷亲你……你还是会亲我嘛还是你的错啊!”


 


喻文州一步一步走近他:“我没有错,也没有乱亲,我只是亲了我喜欢的人。”


 


黄少天:“你亲了你喜欢的人了不起啊!我还亲了我喜欢的人——呃……啊?”


 


喻文州走到他身前弯腰和和坐着的黄少天目光平齐,四目相对,看起来庄重又温柔:“虽然我不打算这么早就说的,但择日不如撞日——少天,我喜欢你啊。”


 


黄少天哼了一声,脸上的不服气跟训练营和喻文州较劲的他别无二致:“你喜欢我你了不起啊!我告诉你,我也喜欢你,虽然我发现的比较晚刚刚才发现,但绝对是我开始的比较早!”


 


喻文州笑着吻了他,两个人一起笑起来,笑的没法继续吻下去:“平局吧。”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08


 


“你昨晚的梦,是这样的吗?”喻文州把黄少天压在身下问。


 


黄少天想了想:“你的袖子要挽起来一截,露出一截小臂。然后亲我,伸舌头那种。”


 


喻文州照做了,吻完问他:“然后呢?”


 


黄少天有点遗憾:“然后的就没有梦到了。”


 


喻文州笑了笑,眼角里藏着点小狡黠:“我梦到了,我做给你看。”


 


09


 


刘小别看着蓝雨训练室挂的牌子:“不,许,接,吻。为什么挂这种牌子啊?谁会在训练室接吻啊?”


 


卢瀚文也困惑的歪了歪头:“好像很久以前就有了——黄少黄少!小别前辈问为什么我们训练室要挂不能接吻的牌子啊?”


 


黄少天愤怒的隔着两排电脑咆哮:“滚回去问王杰希!!!”


 


卢瀚文有点尴尬,连忙解释:“小别前辈你别往心里去,黄少他今天心情不好——队长队长,小别前辈问为什么我们训练室要挂不能接吻的牌子啊?”


 


喻文州端着杯子冲刘小别笑了笑:“乖,回家问你爸爸。”


 


刘小别:“???”


 


 


fin

评论
热度 ( 1360 )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