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双花】张佳乐的幸运与不幸清单

油花豆腐脑:

*cp只有双花,如果觉得看到了别的cp一定是因为你有一双善于发现基情的眼睛


 


 


1.一个吻


 


外界总传孙哲平桃花运旺盛,你看,刚出道时有女粉丝当众示爱啊,出门买个西瓜被粉丝围观啊,退役时小姑娘在镜头里哭得声泪俱下啊,复出后被富二代包养啊。


 


就有人奇怪,明明韩文清也是一介硬汉,怎么不是被当成女主就是被当成罪犯呢。


 


这你就不懂了,按粉丝的话来说,落花狼藉在场上暴走卖血,那是一个字帅啊。第一狂剑士的称号,那是一个字牛啊。孙哲平在记者跟前眉头一皱,那是一个字狂啊。输了比赛安慰队友,那是男友力max,行走的荷尔蒙啊。


 


孙哲平看着一个杂牌报纸上豆腐块大的位置写着自己被义斩老板包养的八卦,用它擦了擦桌上的油渍。


 


桃花运?不存在的。他这么多年就吊死在张佳乐一棵树上,这树还干巴巴的,硌得人哪哪儿都疼。


 


说起来他和张佳乐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如魔似幻。他在网游里独来独往惯了,没有公会没有同伴,见高手杀高手,见虾米虐虾米,怎么被西部荒野的太阳一晒就脑子短路,从死人壕里扒拉出个队友?


 


张佳乐叼着吸管颠颠儿地说,被我英勇的身姿折服了呗。早忘了当年只剩一身血皮的自己看到狂剑士时的绝望。


 


俩人说组队也不含糊,他们在网游里都是呼风唤雨的一方大神,随便一要喝真招来了一群小弟,玩儿嘛,网友们才不管这是要干嘛,浩浩荡荡建个公会就图一乐,后来真有老板看中他们资助成立战队,整个过程行云流水。


 


孙哲平嫌弃百花缭乱这个名字娘,也嫌弃百花战队这个名字娘,更嫌弃繁花血景这个名字,不仅娘还中二。


 


他说,不是,张佳乐,你是花仙子吗,干嘛对花这么执着?


 


张佳乐特拽,我就属花的,不行?倒是你怎么不改名叫桃花滚滚。


 


他们本来在网游中就有些名气,第二赛季一亮相更是吸引了一些粉丝。有次打完比赛回昆明,刚下飞机就看到几个沉迷网络的小姑娘举着写有“落花狼藉”的横幅,尖叫着把泰迪熊塞到孙哲平怀里。


 


两人夏休期没有回家,整日挤在电脑前打配合,有时张佳乐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还坐在椅子上,口水流了孙哲平一肩膀。


 


你说咱能夺冠吗?第三赛季决赛前夕,张佳乐根本睡不着。


 


想那么多干嘛?睡。孙哲平手一抬手盖住张佳乐的眼睛。那时两人总是抱团练习,困了倒头就睡,也不分谁的房间谁的床,久了都不觉得一张单人床盛两一米八左右的男生有多挤。


 


可惜最后没能捧上冠军奖杯。劲头正盛的繁花血景被一杆却邪攻破。神秘人士叶修,那时还叫叶秋,破天荒在QQ上接受了个采访,说一套打法往几十遍上用烦不烦啊。


 


张佳乐在赛场里掐着手心,指甲陷在肉里刺得生疼,但抵不过输掉比赛的难受,孙哲平掰开他的手指说,干什么玩意儿,手不值钱啊。谁能想到那个让保护好手的人后来自己变成了个残废。


 


张佳乐一路忍着,镜头跟前忍着,粉丝跟前忍着,队友跟前忍着,终于回到俱乐部飞奔回去把自己扔床上。孙哲平与队员们相顾无言,词汇贫瘠的百花队长在每人肩膀上捣一下,没有什么安慰的话,简单布置了夏休期的任务和练习。


 


回到宿舍——混住久了都忘了是张佳乐还是孙哲平的,就看见那人没出息地把自己团成一大坨,他把人捞起来就看见一张脸皱的像风干了许久的橘子皮。


 


叶秋个不要脸的。张佳乐开口,声音颤巍巍的夹杂着浓重的鼻音。


 


下次打败就好。


 


竟然看不起繁花血景!


 


下次揍翻就好。


 


知不知道我们废了多大功夫!本来已经止住的泪腺这会又酸涩膨胀起来,像个堵不住的泉眼咕噜噜往外冒水,哭腔中带着咬牙切齿。


 


孙哲平叹了口气,面朝张佳乐搂过他的脖子把他带过来。就说让你别起这么娘的名字。下次,一定赢回来。


 


这名字——


 


反驳的话说了一半,孙哲平覆过来堵住了那两片不停歇的唇瓣,啃了一嘴鼻涕,还混着泪水的苦涩与咸腥。明明该是一个带着安抚与温存的吻,两个人却都来势汹汹,舌尖绞在一起更像是打架,最后分开时嘴里弥漫着一股血气。


 


孙哲平咂吧了一下嘴巴说,原来接吻这么恶心。


 


张佳乐挂在他身上,下巴抵着肩膀,半长的头发蹭着对方的颈窝,闭着眼气息不稳地说,嗯,下次一定赢回来。


 


后来两人分手张佳乐想,就是因为那个改变他们关系的吻太恶心了,之后的感情才会这么不顺利。


 


 


2.睡前故事


 


万年老二张佳乐回想了一下,自己其实也是得过一次第一的。


 


初中开运动会,个子还没长开的张佳乐跑4×100接力。他站在最后一棒的位置,眼睁睁看着自家队伍从第一掉到最后,交接棒时前一位队友对着他声嘶力竭地喊冲啊冲啊,他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卯足了劲儿往前跑,最后面目狰狞地第一个冲过终点线。


 


其实他本来不是有冲劲的人,学习上马马虎虎,生活中得过且过,老师踹一脚成绩单上的名字上移个几排,没人管了就放飞自我。


 


这人骨子里带着点散漫的浪漫,把自己的生活过得特有情调。还读高中时,他不愿意做老师口中不洗脸就学习的拼命三郎,坚持每天不紧不慢地打点好自己。后来沉迷网游,他也不忘往电脑跟前摆几盆仙人掌装点装点。


 


你看这样一个人,怎么对厮杀与冠军这么执着呢?


 


都是被孙哲平带坏的。叶修如是说。


 


那时的张佳乐虽然已经成为了职业选手,但还真没想过要在荣耀里闯出一片天地。打比赛有两个原因,次要的是不用上学了,主要原因是和孙哲平一起玩得开心。


 


第二赛季初来乍到,外界对张佳乐的打法给予好炫的评价,就是后面总跟个转折——但是没打中,而孙哲平不知天高地厚,什么斗神拳皇的全不放在眼里。来年再战又被一叶之秋花式吊打,他们在一次次退败中发现荣耀这两个字没有那么简单。


 


张佳乐嘴硬,说着下次一定要赢心里却没那么坚定。还要再来一次吗?


 


他不是个有斗志的人,只想轻轻松松过日子,累了会有退缩的念头。还在学校时,有一年老师为每个学生写评语,写给他的是,乖巧,但年纪轻轻缺乏拼搏的精神。当时的张佳乐对着这几个字怂了耸肩,漫不经心地想人生有多条路嘛,不是非要爱拼才会赢。


 


加入职业战队不满两年,冠军对他来说仅仅是一个对繁花血景的证明,还没上升到后来的人生追求。他在高强度的练习后躺在床上,愣愣地透过黑暗去看天花板,不可抑制地想起初中时的那场接力赛。


 


明明对跑步并没有多大热情,怎么那场比赛他怎么就那么拼命?


 


大概是因为背负了队友的期望吧。


 


张佳乐的后背贴着新晋男友的胸腔,在春城凉爽的气候里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自己现在是不是也背负着这个人的期望?深夜里抛出的答案没有人解答,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张佳乐都有些迷茫,自己是真的想拿冠军,还是只是拿着接力棒替什么人继续。


 


总的来说,刚陷入热恋期的两个人小日子过得还挺甜蜜。张佳乐入睡慢,尤其晚上训练完后兴奋的能下楼跑圈。本来挨着枕头就着的孙哲平为了哄人睡觉,翻着花样上演新时代睡前故事一百篇。


 


隔壁耳背大爷家的院子里种了棵枣树,我去摘其他人在底下接着。结果有一天大爷的儿子来串门,发现我们正隔着墙偷枣,提着扫把就往这边冲。


 


那你们不跑啊?


 


其他几个在地上早溜走了,于是就集火我一个,瞬间红血啊。


 


你这队友不行,辣鸡。


 


是啊,所以我没和他们一起打荣耀。


 


那是他们操作不行。


 


对啊,做我搭档必须操作很行,你以为我搭档是谁?


 


呦,好厉害,谁啊。


 


说出来吓死你。


 


嘁。


 


张佳乐眼皮越来越黏,孙哲平便放低了声音,跟说梦话似的在他耳边哼哼。


 


我搭档是谁,张佳乐啊,百花式打法的创造者,你不会不认识吧。


 


房间里只剩下电扇旋转发出的咯吱吱,伴着张佳乐平稳的呼吸。


 


后来第九赛季霸图败于轮回,与冠军失之交臂,张佳乐的失眠加重了。


 


他默默在心里念睡前故事,一个韩文清有水喝,两个韩文清和张新杰抬水喝,三个韩文清张新杰林敬言没水喝,最后全部渴死财产归张佳乐。


 


麻蛋睡不着。他面部表情地坐起来,打开电脑刷卡进荣耀。


 


这个时间一般的职业选手都在休息,他随便看看好友列表清一色的灰色头像,就兴欣的夜猫子们还亮着灯。


 


他揉了把脸深吸一口气,在夜色中慢慢加入了混战大军。


 


 


3.百花牌蜂王浆


 


张佳乐在货架前站了足足有五分钟,并大有一种就这样站到地老天荒的趋势。林敬言一看,百花牌蜂王浆,顿时放缓了呼吸。


 


他有一丝恍惚,仿佛回到了曾经还在百花时和孙哲平并肩逛超市的日子。


 


这蜜蜂应该来找我们代言。孙哲平拿着罐子左右打量,包装上黄蜂的高清近照被他压在拇指底下,张佳乐把他的手推远,说,屁,这是蜂蜜,拿远点辣眼睛!


 


结账时购物车里还是多了两罐蜂王浆,一回到俱乐部张佳乐就把它们翻腾出来撕掉包装,又拿出张白纸对折剪成纸条,一张上用红笔画了朵超简笔小花,另一张用蓝笔。玻璃罐上贴了两张纸条,像是穿了件不合身的新衣。


 


啧。孙哲平拿过蓝笔,在红花旁写下,傻子张二花。曲面不好着力,线条歪歪扭扭像是出自小学生手笔。


 


幼稚!张佳乐也不示弱,提笔写下智障孙大花。把两罐子摆在一起欣赏了一下,然后像发现了什么一样惊奇地说,你看你看,自古红蓝出cp。


 


明明就是你自己选的颜色,能不能少在网上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两个人在一块嘴碎得不行。


 


头一星期张佳乐坚持每天早晨起来给他们一人冲一杯蜂蜜水,后来没多久就把它们抛在了脑后,倒是孙哲平看着被挤在桌角的罐子,时不时想起来擦擦上面的灰,擦完就又丢回角落了。


 


直到他们初次坦诚相见没有润滑剂,孙哲平才顶着急迫的欲望把它们扒拉出来江湖救急。


 


哎,老林,你爱喝蜂蜜不,买罐?张佳乐捧起一罐,过了这么多年怎么包装还这么恶俗,大黄蜂近照依旧被压在拇指底下。


 


蜂王浆?喝,爱喝。林敬言当他怀念百花了,那时张佳乐才加入霸图没多久,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前不久还和粉丝们彻底决裂,张佳乐管这叫射杀心中的杂念。


 


有什么好喝的?又黏又腻,恶心!张佳乐想到最后那两罐不管是用来吃还是用来不可描述,都没有用完,甚至都没见底儿,怒气冲冲地把手上那罐摔了回去。


 


玻璃包装可小心别砸烂,林敬言内心狂甩冷汗,又怕自己一开口刺激到了前辈。张佳乐注意到林敬言的小心,敛了情绪说,老林啊,以后少吃蜂蜜,这玩意儿坏脑。


 


这明明是蜂王浆啊。这句话最终没有被吐槽出来。林敬言点头附和,对,吃多了不好。


 


和那时一样,最后张佳乐的购物车里还是多了两罐百花牌蜂王浆。它们的下场没比两位祖先好多少,虽然没被用来不可描述,可这次放在角落落了灰也没人擦了。


 


 


4.我愿意


 


最先知道张佳乐和孙哲平在一起的人,不是战队队友,不是他们的家人,而是叶修。


 


夏休期两人依旧没有回家,游戏里外都腻在一起,开着大小号在网游里虐菜闲逛就是他们的“蜜月旅行”。


 


百花式打法太过张扬,他们的马甲形同虚设,经常引来一众粉丝的围观,这也方便了某些善于隐藏的心脏职业选手暗中偷袭。是的,说的就是叶修。


 


苏沐橙第四赛季就要出道,叶修当然要抓紧时间给妹妹开小灶。他躲在人群中猥琐偷袭了张佳乐,一个牧师号活活被百花谷追杀了三轮。


 


哎哎,前面的手下败将。换个马甲的偷袭者到主动来到了他们身边。要不要去竞技场来一场啊?


 


竞技场里叶修没有急着开打,而是神神在在地和他们谈起了条件。


 


这个人要不要脸?他来找我们pk还跟我们谈条件?张佳乐手指简直都要戳到显示屏里,孙哲平则在一旁拽道,管什么条件赢了就行。


 


两场下来双花一胜一败,此时他们还不知道面前这两个人未来将会抢走他们“最佳搭档”的头衔并将它霸占到底。虽然苏沐橙不是个荣耀新手,但在职业选手面前经验还是不足,叶修便是打着职业陪练的算盘在网游里四处挑衅职业选手。


 


这样呗,张佳乐你跟我单挑,要是我赢了以后每晚你们都来和沐雨橙风战5场怎么样,一人5场啊。


 


滚吧!!!张佳乐再傻也看出了叶修的目的,隔着耳机破口大骂,可惜也就叶秋你太过分,叶秋你不要脸,卧槽叶秋你还敢不敢再无耻一点几句轮番上阵,全都被人家一句手下败将堵了回来。


 


张佳乐很是感慨幸好孙哲平也是个不会吵架的主,两人从来都是动手不动口,从来都是自己输,你看打都打不过了,要是再吵不过他得多憋屈啊。


 


叶修痛心疾首地表示,你们的繁花血景要想提升当然要找高手,我们家妹子练手也要找高手,这是互利合作实现双赢你懂不懂。


 


张佳乐哑口无言,看了一眼孙哲平,唾弃自己怎么觉得这老狐狸说的有点道理。


 


孙哲平一句话搞定,每晚8点,打几盘我们说了算。


 


张佳乐不是个话很多的人,可是一碰上叶修嘴就闲不下来,偏偏他垃圾话功力又不如人家,经常自己骂骂咧咧说一堆最后被对方几个字惹到爆炸。好在繁花血景与苏沐橙都在这“特训”下有所提高,随着增加的还有张佳乐与孙哲平的甜蜜程度。


 


大孙!


 


大孙!!


 


大孙!!!!!


 


战斗中他们都不用交流什么,有时张佳乐才开口孙哲平就已经行动了起来。叶修在网线那头吐槽,孙哲平你是受张佳乐的感叹号控制的吗。


 


他们聚在一起也不总是pk,偶尔让角色站在一起开语音聊两句,每当这时候张佳乐就很不老实,有时膝盖蹭蹭孙哲平的小腿,或者甩掉拖鞋光着脚踩在孙哲平脚背上,连带着游戏中的百花缭乱也小动作极多,总是绕着落花狼藉打转,这动一动那撩一下,完全停不下来。


 


叶修忍不了了,我说你们感情也太好了,连角色对视都像是……


 


他还没有寻思好措辞,苏沐橙那边乐呵呵地换了个粉色气泡用大字号接了下去,


 


眉目传情。


 


必须的,我和你这种单身狗不同。张佳乐甚是得意,觉得自己总算压了叶秋一头,完全没有已经变相出柜的自觉。


 


孙哲平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乐颠颠儿的小男友,见对方终于在叶修和苏沐橙的沉默中反应过来,一脸怎么办我把天捅破了我不是故意的的表情转向自己,清了清嗓子,很是霸道总裁地说,


 


我愿意。


 


张佳乐右手探过去用食指和中指勾住孙哲平的左手,内心有些小雀跃又罕见地有些难为情,胸口处憋了一堆的话,到嘴边也只是叫了句大孙,孙哲平没有说话,反手挠了挠他的手心。


 


再回头时,竞技场对面已经没人了,只有叶修小窗发来的留言,我这瓦数有点高,下次pk记得戴墨镜。


 


我愿意,孙哲平复出后选择义斩而没有回归百花,面对记者的询问他依旧掷地有声地扔下这三个字。


 


捧着手机关注发布会的张佳乐看到这里狠狠按了锁屏键。


 


一黑屏手机上就倒影出一张脸,仰拍的角度显得鼻孔特别大,偶像包袱沉重的张佳乐赶紧把手机拿开,翻身下床打开电脑。


 


前不久他的好友列表里刚加了一个新的好友,再睡一夏。


 


他现在没有孙哲平的手机、QQ,唯一的联系就是荣耀,两人似乎倒退回了还是网友的日子。他来来回回输入了半天,从最开始的你愿意个屁,到后来的比赛加油,最后什么都没有发出去。


 


 


5.荣耀&冠军


 


兴欣拿到第十赛季总冠军时张佳乐心里前所未有的平静。


 


也许是因为霸图先一步退出了夺冠舞台,也许是因为自己曾与这个冠军队伍失之交臂。


 


这么想拿冠军,真不是为了老孙?知道张佳乐去了霸图后叶修问他,这是叶修第二次问这个问题。


 


哪能。张佳乐坐在霸图后院感受与云贵高原完全不同的紫外线,以前可能是,以后不会了。


 


刚到青岛时张佳乐很不适应。深居内陆,他见过的最大的“海”就是几个淡水湖,到了青岛总觉得空气中带着股海水的咸腥。


 


转会的新闻一出四面八方都涌来了叫骂和质疑。他在一堆各式各样的消息中挑着回复,还很是逃避的卸载了一段时间微博。


 


黄少天最先发来贺电。他和张佳乐挺熟,两人同样与微草“有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们以前没少组队在网游中欺负中草堂。


 


了不起了不起,我们张佳乐也长大了。


 


我靠黄少天那是你对前辈说话的语气?


 


两人很没有营养的煲了一通电话粥,晚上开房pk,然后各自换小号去十区抢boss。


 


十区本来应该很普通,和三四五六七区没什么区别,可惜来了尊大神君莫笑,到处都是血雨腥风。


 


哥这有老孙联系方式,作为交换放我们过去。君莫笑前面站着浅花迷人,叶修一边开小窗和张佳乐私聊一边安排包子和唐柔从背后偷袭。


 


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张佳乐不信,也没放松对背后的警惕,


 


本来正常抢怪加讨伐君莫笑这一晚上就该过去了,可是正巧霸图就碰着了百花,转会的张佳乐就遇着了转会的于峰,两人还歪打正着打出一发繁花血景。


 


张佳乐做了一阵子的缩头乌龟,根本不知道微博和论坛上是怎样的血雨腥风,百花粉丝们哭天抢地,恨不能呕出一片真心换得偶像回头,之前有多痴狂现在就有多恨,第一枪打出去后面的攻击就变得顺理成章。


 


远不如职业选手精准的攻击打在浅花迷人身上,他突然想起很多年前,也是这样一场混战,他在那里捡到了一个搭档,只不过这次可能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谈运气了。手指离开键盘,张佳乐靠在椅背上舒了口气,然后天上就落下一道身影。


 


一般主角都会有个大招,像什么天锁斩月螺旋丸,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来一个。


 


你今年初中二年级吧?


 


张佳乐看着眼前狂野粗暴的狂剑士,一时间觉得时间逆流。


 


名字里一定要带花,要霸气要响亮。


 


带了花还能霸气?


 


四赛季时孙哲平发现自己左手出了问题,从最开始的偶尔失控到后来的钻心疼痛,他在隐瞒不报和如实摊牌中选择了后者,并先一步给自己判了个死刑。


 


以后打不成荣耀也说不定。


 


放你妈的屁!张佳乐暴跳如雷,把孙哲平摊在桌上的诊断书一把扫下去,在深夜里定了机票。这里的小医院能检查出个什么,明天去北京。


 


那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争吵,最后孙哲平独自一人踏上了去帝都的飞机,张佳乐留下来管理战队。


 


张佳乐向来笑脸迎人,与队员关系颇为融洽,这天却拉着脸,一众队员也没见过副队这幅模样,一向欢乐的训练室一时间竟只有鼠标键盘的声音。


 


本以为孙哲平只是去做个检查,没想到一连呆了两个星期。他回来那天天有点阴,张佳乐把人堵在门口,屋里屋外两人对视了半天。


 


张佳乐有时想,自己可能比想象中还要了解孙哲平,只看看对方眉眼的弧度都能知道事情是个什么样子。


 


他们没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更权威的帝都诊断书张佳乐也没看,只是经常下意识地站在孙哲平左边想帮它担点什么。


 


第五赛季冬季孙哲平的手开始恶化,张佳乐每晚睡觉时把那只手捂在肚皮上,常常在深夜感觉到血液不循环的左手即使在被窝里也十分冰冷。


 


季后赛前孙哲平提出暂时退役养伤,张佳乐心中有种诡异的石头落地的感觉,好像悬在脑袋上摇摇欲坠的斧头终于劈下来了。那个赛季他开始像陀螺一样转,一个人担起原来两个人的重担,每月再抽空去北京跟孙哲平的治疗进程。


 


外人都觉得张佳乐太辛苦,其实他自己心里知道,那段日子对他来说时虽然艰难但是挺充实,他一边准备着比赛一边等着孙哲平回归,心下竟比之前平静。


 


人人都觉得百花不行了,核心组合残缺是致命重创,张佳乐却不管不顾地拖着百花打进了决赛。他捧上了人生中第二枚亚军奖杯,镜头对准他的脸时他没有像第一次一样不甘不愿,而是对着电视机前的孙哲平做口型说我们等你。


 


那时他一厢情愿地相信孙哲平能再次回到百花,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用重剑劈开,自己就可以做那个乐颠颠儿的张佳乐。


 


他没有回俱乐部,当晚连夜飞去北京,挂着黑眼圈和孙哲平说,怎么样,没有一个人偷偷拿冠军,我很够意思吧。


 


那时他已经连着一个月每晚睡不足4个小时,身体与精神紧绷到断裂的边缘却浑然不知。


 


孙哲平说,你知道我的手根本再也支撑不住职业比赛。


 


张佳乐回答,我一个人带着队伍得了第二,等你回来,就算划水我们也能拿冠军。


 


被病痛与疲累折磨的两个人感觉不到自己的话带着多么毒的刺,眼都不眨地深深扎进对方的血肉里。一个打破了另一个的希望,一个重伤了另一个的自尊。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一字一句说,孙哲平我不想和你吵,你也别发火,情绪对养伤有很大的影响。


 


孙哲品没张佳乐能说就沉默不语,难道他不想手好起来吗,难道他不想再回到赛场吗,可他也不想用虚假的未来麻痹自己。


 


张佳乐一觉睡到了下午三点,醒来时孙哲平已经不见了。


 


北京这么大,中国这么大,孙大爷不想让人找着,就是有本事销声匿迹。


 


第五赛季像是百花的回光返照,没了狂剑士的百花在第六赛季节节退败,张佳乐觉得自己被劈成了两半,一半痛斥自己太没用,一半告诉自己无所谓了,人都不在了这么拼命干什么。


 


职业选手的初心?这什么问题,当然是拿冠军啊。叶修叼着烟隔着屏幕问。怎么了,后辈很迷茫这时候想找前辈讨经验了?


 


张佳乐想,自己当职业选手是因为和孙哲平一起玩荣耀开心。


 


张佳乐啊,你老实说,你到底想不想拿冠军。


 


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想拿冠军,还是只是拿着接力棒替什么人继续。


 


他没吭声,叶修继续加药,真不是为了孙哲平?


 


抱着这个问题张佳乐带着百花走过第七赛季,然后突然就宣布退役。


 


这是想明白了?人生导师叶修继续关心。


 


啊。该挥别过去了。


 


 


兴欣拿到第十赛季总冠军时张佳乐心里前所未有的平静。


 


张佳乐道完恭喜,叶修很是嚣张地问,怎么样,当时没有跟了哥后悔了吧。


 


你妹!下次冠军是我们的。


 


哟,这次为谁拿冠军?叶修毫不留情地翻出他以前的黑历史。


 


早就没谁了,一直都是张佳乐想拿冠军。张佳乐早过了这种中二发言的年纪,却还是郑重地把这句话发了出去。


 


还是想念以前那个与世无争的张佳乐啊,抢冠军什么的果然都是被孙哲平带坏的。叶修如是说。


 


 


6.花店&孙哲平


 


张佳乐和张新杰去苏黎世的前夕林敬言回霸图给他们打气。


 


临行前一天张佳乐的行李还没有收拾好,林敬言颇为熟练地走进他的房间帮他叠衣服。


 


张佳乐的房间乱的很,零食衣服本子乱扔。林敬言捡起角落里的杂志,书页间飘飘悠悠落下一张草稿纸。


 


打败叶秋,拿几个奖杯,等以后退役了一起开家花店吧?


 


花仙子,敢问你能记住几种花的品种?


 


我记不住你不能帮着记吗!


 


某个午后,张佳乐与孙哲平躺在阳台上晒太阳时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看不出来你还真挺喜欢花。林敬言捡起画着花店构造的草稿纸递给张佳乐。


 


他对着纸有些愣神,半晌才说,没有,画着玩的。


 


飞机上张佳乐问叶修,教科书你觉得咱能赢吗?


 


叶修回头对喻文州说,哎国家队队长咱能赢吗?


 


喻文州笑眯眯地戳前面的人,杰西你觉得呢?


 


王杰希微合着眼闭目养神,从正面看上去好像一只眼睛闭了一只眼睛没闭。


 


黄少天嘴皮子一翻首先抢答,比赛还没开始呢想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快快快给大家讲一下我们队长连夜想出的战术安排,不唬你们绝对厉害一般人根本想不到。


 


他一开口众人全都散开了,只有张佳乐依旧紧张兮兮地问,会不会得第二?


 


张佳乐虽然不信邪,也没觉得总拿第二是如网上所说的幸运E体质,可事关国际赛事他还是不敢不重视,出发前专门找了个据说很靠谱的大师求了一签。


 


黄少天听说后大笑,你还不如找王大眼儿,他看相也看得可准。


 


大师给了他一个小布袋,说把自己珍视的东西列个清单放进去,守护神会保佑霉运退散。听听这都是什么歪理,张佳乐对着布袋很是纠结。


 


国家队一路横冲直撞闯进了决赛,如第三赛季决赛前夜,张佳乐又失眠了。


 


他从包里翻了半天只翻出张皱巴巴的草稿纸,有一面还画了东西。他把纸铺平,笔尖顿了半天也没有下笔。


 


写下来实在太过羞耻,他看了看临床睡得正死的黄少天,心想能拿冠军就行,丢人就丢人吧。


 


第二天的比赛国家队真的拿到了冠军,张佳乐在一片鲜艳的红色和欢呼中回不过神。


 


叶修推他上台,说,怎么了,被荣耀女神的拥抱抱傻了?哦忘了你是第一次,没经验是正常的,多来几次就习惯了。


 


张佳乐说你妹。


 


好好一个奖杯被当成擦眼泪鼻涕的纸巾轮着在人脸上蹭,张佳乐捧上人生第一枚冠军奖杯时,蓄在眼眶里的泪瞬间就决堤了。他透过模糊的视线仿佛在观众席看到了孙哲平的身影,一如多年前对着镜头一般对着空气做口型,我等你。


 


绷了许久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一群大小伙子又哭又笑地回到宾馆,一夜间仿佛所有人的智商都有所退化,有人开始为奖杯放在谁的房间而争执,张佳乐在人群中表示,你们随便抢,奖杯去哪我去哪。


 


出了电梯他看到倚在墙上的孙哲平。他为自己完全没有惊讶而感到神奇,在一众队友相继回房之后把奖杯递给他。


 


感受一下?世界冠军奖杯。


 


孙哲平说不了,我还是感受一下世界冠军吧。


 


这是一个久违的拥抱,张佳乐的头闷在孙哲平的肩上,两人隔着坚硬的奖杯和几年的时光依旧像从前一样。


 


孙哲平从张佳乐的颈间掏出个囊袋,用眼神询问。张佳乐有些不好意思,把接到邀请函到昨晚比赛前的心路历程三言两语讲了出来,然后慢慢掏出里面的纸张。


 


正面是一幅潦草的铅笔画,依稀能看出来是一幅花店的设计图,背面是一张清单——


 


张佳乐的幸运清单


1.一个吻


2.睡前故事


3.百花牌蜂王浆


4.我愿意


5.荣耀和冠军


6.花店


看到最后一条孙哲平挑了挑眉。


 


他们像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开着暴走的狂剑士问奄奄一息的弹药专家:


 


嘿,你这个人看起来不错,退役了要不要和我一起开间花店?


7.孙哲平


  


Fin


  


*迟到了悄悄祝大孙生日快乐 


 

评论 ( 2 )
热度 ( 370 )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