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修伞]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有一腿

少天老师三百个唾沫星子23332333

浪漫致辞:

来自 @adrieen 点的由于本人太懒导致拖了三个月的大学师生梗 


弯叶教授X爱撩直秋


总感觉有点跑偏




---------------------------------------------------------------------------




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叶修遇到一个同专业的老师问他,你们苏沐秋被处分了,你知道吗?


处分传遍整个校园,哪里能不知道。昨天苏沐秋还在他那里诉苦,这学期奖学金泡汤了。


他们学校的学生公寓和教学楼距离比较远,不少人会选择代步工具。有几个国外的交换生开摩托,大家每天就看着他们呼啸而过,有一天把路上的小姑娘给撞了。


交换生的身份比较敏感,学校处理方式有点欠妥当,刚好那个小姑娘是苏沐秋班上的, 苏沐秋带着人找上那群交换生,据理力争,把事情结果给拧了过来,逼着交换生去给小姑娘道歉。


他这样其他人都觉得做得对,唯独几个交换生不乐意了,隔天在苏沐秋上课的教室附近蹲点。苏沐秋虽然平时很好说话还有点烂好人,却也不是吃素的,双方一言不合打了起来,被集体记过。


苏沐秋顶着脸上的一个淤青找叶修,被叶修拎去医务室贴创口贴。对于那笔没见过的奖学金,叶修也表示了深切的慰问,并慷慨的邀请苏沐秋接下来一段时间跟自己一起吃饭,省一笔生活费。


大学里的老师普遍上完课就拍拍屁股走人,只有像叶修这样能力强学识广性格又吃得开的,才能在学生堆里混,逢年过节还有非群发问候和鲜花小礼物。他早年教学成绩漂亮,捧了几年铁饭碗懒了起来,分出大半时间搞研究写论文,一学期只带几节选修课。


苏沐秋刚进学校的时候,和叶修没什么交集。


开学时间是九月份,恰好遇上台风天。苏沐秋有一辆红色变频自行车,骑上特别拉风,他从开学就带着到处跑,结果台风一刮下起了大雨,他才发现伞一撑开就会被吹变形。


那天叶修准备从食堂溜达回教师公寓,看到变天了想收个衣服,没来得及迈开腿雨就噼里啪啦地下,他只好胳膊下夹着课本躲雨。没多久,下了课的学生涌了过来,当中有个特别猛的,浑身湿漉着骑车飞过来。叶修看他滑过一个下坡,一转车头直接奔着他在的方向来,车停在檐下,他甩甩头发和脸上的水珠,雨太大,糊得人视线都不清不楚,天晓得他那段路怎么骑过来的。那身衣服吸了太多水,紧紧地贴在身上,勾勒出少年人还没完全长开的轮廓,他原地踏步了几下,把鞋子里进的水抖出去,然后拧了拧身上的衣服,还真给他拧出一把水。


叶修看他心比脸还大,就这么湿哒哒的准备进食堂吃午饭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就把人拦下了:“同学,你这样不能进食堂。”


“啊?”苏沐秋懵了一下,没想到还有这种规定,于是站在原地,又拧了一会儿衣服。


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就小了下来,叶修撑开伞,对他道:“走吧,去我那,近。”


“我还没吃饭呢。”


“跟我一起吃,老师请客。”


苏沐秋第一次见到这么乐于助人的老师,推着车跟去了。教师公寓比他住的要宽敞很多,而且二十四小时有热水,他在那洗了个澡,换了叶修给的衣服,笑着地说了句“谢谢老师”。


事实上他们认识的第一天,也是后来长久相处中为数不多比较和平的一天,叶修叫了个香锅两个人分,等到下午雨彻底停了,苏沐秋才骑车回了自己的宿舍楼。


距离产生美,这话说的是真的。第二个学期苏沐秋选了这位叶老师的课,跟他近距离接触了一下,两个人从“老师好”的相敬如宾模式迅速转变为相爱相杀,见面就掐,从课上的论点掐到课下的食堂小菜,偏偏他们经常喜欢混在一块儿,像难舍难分又恨不得一刀切半的连体婴儿。


时间一长连隔壁的隔壁专业都知道,那个怎么怎么厉害的叶修老师和一个学生关系特别好。


叶修的性取向在同行里不是秘密,加上苏沐秋有一张能迷倒万千少女,可能还有少男的脸,大家都开始担心叶修会伸出他的魔爪,开会的时候连冯校长都旁敲侧击了一下。


叶修觉得自己很冤,他和苏沐秋并没有师生以上的不正当关系,连师生关系都是不怎么正式的。有一次韩文清到他那拷贝课件,难得欲言又止。叶修因为见得多了,习以为常地道:“有屁快放。”


他的开场白果然是“你和那个苏沐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修没跟他废话,直接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喂,怎么了?”电话那头很嘈杂。


“苏沐秋同学,缺爱吗,给你介绍个女朋友。”


“不用。”


“男朋友呢?”


“你有病啊。”啪叽挂了。


叶修朝韩文清摊手,表示鉴定完毕,直男一枚。


韩文清走了。


之后叶修重新拨了过去。


“又怎么了?”


“你买个小笼包跑去马里亚纳海沟啦?”


“我堵车了!”苏沐秋气急败坏。


“你那是自行车。”


“我坐的滴滴。”


可惜韩文清没能听见这几句。


苏沐秋的确是个大写的直男,会特别照顾娇滴滴可爱的小姑娘,被叶修戏称为妇女之友。但是这个直男很有老妈子的潜质,用他的方式对叶修嘘寒问暖,祖国园丁叶老师可耻地心动了。


叶修作息混乱,是典型的“玩儿命”搞学术,常常通宵到天亮。有一次苏沐秋去敲他门还以为他在睡梦中翘辫子,宿管大伯眼皮都没掀一下,告诉他这是常有的事,然后借给他一把钥匙。他把叶修从被窝里扒出来开每个礼拜的教师大会,叶修整个人从一百八十度被掰成九十度的时候脑袋还是晕的,看看苏沐秋,搂住了继续回归一百八,躺平。


多亏苏沐秋坚持不懈,他才能赶上那次会议,连领导们都很惊讶他居然没缺席就是了。


后来苏沐秋定时定点给他打电话催他睡觉,基本从九点催到十一点,叶修泡了杯浓茶敷衍他睡了睡了马上马上,一挂断继续码论文。


下一刻门被敲响的时候叶修的心脏病差点给吓出来。


开门一看果然是苏沐秋,他真是服了。


“我靠,你都没有门禁的吗?”


苏沐秋才不管他,帮他把茶给倒掉,灯全部熄了,嘴里蹦出俩字:“上床。”


叶修开始耍无赖:“太黑了,看不见。”


下一刻苏沐秋就开了手电,两张被照得惨白的脸弗一打照面,彼此都后退了一步。


叶修重新把灯打开,用商量的语气问道:“让我刷个牙?”


做老师做到他这个份上,真是说出去都丢孔子他老人家的脸。


苏沐秋是个坚持不懈的人,凡事一定要做到最后,叶修闭眼一分钟以后发现他还没走,忍不住道:“你准备看我到天亮啊,我去告你性骚扰。”


“你试试。”苏沐秋一副刀枪不入的样子。


磨破嘴都不会有人信,叶修才比较像干这种事的人。


又闭着眼睛过了一分钟,叶修还是没睡意:“我说苏沐秋,你管得也太宽了。”


苏沐秋有理有据地说道:“长期熬夜容易猝死,你要是不想这么多年工作做了没命拿退休工资你就继续熬……”


“别说了我困了明天见。”叶修猛地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就会说这种破坏气氛的话,他们直男太讨厌了。


过了一会儿,叶修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有人发现居然能在吃早饭的时候碰到叶修,他长年的黑眼圈消了,也没有顶着一头鸡窝踩着拖鞋就出门。


大家纷纷猜测叶修谈恋爱了,很快就有人把视线转到了苏沐秋身上。


苏沐秋还是每天该干嘛干嘛,直到在一堂讲座之后去问教授问题,那个教授是个年过四十的阿姨,一脸慈祥地问苏沐秋:“孩子,有女朋友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教授的眼神大有深意,打了个激灵,回了一句“不急”。


教授出了教学楼,撞上一个同事就说:“哎哎,苏沐秋的事八成是真的,一般谈恋爱说不急的都是有心上人了……”


一传十十传百。


到了楚云秀那里,是“叶修对苏沐秋告白了”。


等从戴妍琦嘴里说出去,就变成了“叶修和苏沐秋在一起了”。


黄少天听说的版本是:叶修和苏沐秋在一起了,苏沐秋亲口承认了。


例行开大会的时候,冯校长痛心疾首地说道:“叶老师,你的行为已经影响了我们学校的形象。”这多亏是时代发展,大家的观念都转变了,要是放在十年前,老师和学生搞暧昧都不行。闹到上面去,那个老师的饭碗就保不住了。


叶修连连点头:“是是……嗯,说我?”


黄少天用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姿势跟他说悄悄话:“我说老叶,你们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太劲爆了。谁先告的白,你们……”


叶修还是在状况外:“我跟谁在一起了?”


这下连平时不爱说话的几个老师都听不下去了,异口同声道:“苏沐秋啊。”


……


叶修很冤。


苏沐秋今天上午没课,跑去校外买酸辣粉丝汤了,原因无他,最好吃的那家不送外卖。


他敲叶修门的时候手里还拿了一支花,叶修的心脏悄么声地多蹦了两下,装作随口一问:“买花干什么?”


苏沐秋一低头,像是才想起来似的:“店里搞活动,老板娘送的。”


叶修扭头看了看日历,总算知道为什么送了,再仔细一看,是朵康乃馨。


那点耻于见人的心猿意马被压死在了对母亲的感恩里。


“哎对了,刚刚我在楼下碰见韩老师了,他今天怎么了,我欠过他钱?”回想韩文清那个表情他就觉得心里发憷。


“还有王老师,他两边眼睛都快瞪得一样大了。不过居然没有平时那样帅,好奇怪。”


那是因为他们在把你当新闻。叶修无奈之余生出一种为师为长的感慨。


“昨天我上黄老师的课,他好像每分钟有三百个唾沫星子准备朝我喷过来但是都咽了回去。你们教师食堂要不要检查一下,免得集体食物中毒了。”


叶修放下了筷子,沉痛道:“因为你,老师我的名誉受到了损害。”


“咳咳……”苏沐秋被他的说法雷到内伤,呛住了。


“所有人都以为我们在一起了,据说你作为当事人还亲口承认。解释解释,不说清楚不许吃饭。”


苏沐秋哈哈大笑:“他们想什么呢?肯定是误会啊。”


叶修道:“问题是我也误会了。”


“什么意思?”苏沐秋迎着他的目光,慢慢停止了咀嚼,僵住了。


叶修像爱抚园里的花朵那样摸了摸他的头,“温柔”地说道:“我是会对你有非分之想的那种人,为了你岌岌可危的贞操着想你不能跟我走太近。”


苏沐秋先抓住了关键词:“谁就岌岌可危了?”


叶修把老脸豁出去了,道:“有我虎视眈眈啊。”


……


苏沐秋后知后觉地发现,他被调戏了。


“可是我也没做什么啊?”


叶修给他逗笑了:“你就差什么都做了,我女朋友都没你管的宽。”


苏沐秋睁大眼:“你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暂时还没有,你有兴趣的话可以争取一下,帮你开后门。”


苏沐秋问道:“你喜欢我啊?”


叶修痛心疾首,跟这孩子说话怎么这么费劲。


“是啊,喜欢得不能更喜欢了。”


他的语气就好像吃酸辣粉丝汤的时候会说的话:好吃的不能再好吃了。


苏沐秋感到很奇怪:“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跟你说干什么。”叶修点了根烟,假装自己不紧张。


“我可以嘲笑你一下。”


“……太没人情味了。”


正当叶修打算扯点什么把话题掀过去的时候,脸上突然多了一个辣油做的唇印。


他在十秒内飞快地眨了二十来下眼睛。


“你什么情况?”


苏沐秋一脸的理所当然:“我在争取啊。”


叶修又飞快地眨了几下眼睛,试图跟他摆事实讲道理:“你明白我的喜欢跟一般的喜欢有什么不一样吗?”


苏沐秋一向脑洞大过天,猜测道:“你是想说你家里是道上混的还是你有个价值上亿的公司要继承?”


……什么乱七八糟的。


叶修叹了口气,把一头头发全部揉乱,才颓丧地说道:“我是同性恋。”


“我知道啊。”


叶修气得拍桌子:“你又不是同性恋,瞎凑什么热闹。图好玩,毕业论文不想过了?”


手拍得好疼,叶修呲了个牙。


苏沐秋脸有点红,莫名腼腆了起来:“我不是同性恋,但是……我可以喜欢你啊。”


Fin.

评论
热度 ( 57 )
  1. 萸生浪漫致辞 转载了此文字
    少天老师三百个唾沫星子23332333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