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全职高手】【虚空中心】看,是谁在作死

李迅大大我的爱,小盖小盖超可爱!

书记官未来的消失:

伪·灵异脑洞,粮食向

冷,暗,雷【。


0

 

吴羽策睡到半夜,迷迷糊糊觉得特别热。

睁开沉重的双眼,勉强看到空调在正常运转,但他还是热得不行,口干舌燥。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十一点五十八分,根本躺下没多久。

他爬起来找水喝,摸索的过程中不小心碰倒了书桌上的什么东西,发出“碰”的一声。

“嗯……阿策你在找什么……卧槽你谁!”

李轩从沙哑到一下子拔高的声音把两个人都喊醒了,吴羽策拿着水杯转过来,李轩揉着太阳穴像撞鬼一样盯着他。

“睡糊涂了?你说我是谁?”

“……大概是做梦。”

李轩嘟囔了一句又躺下去。

吴羽策喝完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觉得体内好像要烧起来一样的热度似乎消退下去了。他把空调降低一度,重新把自己裹回薄被里。

时间指向十二点。

铛。铛。铛。古城里不知哪处的大钟被敲响。


1

 

吴羽策一开始觉得自己也睡糊涂了。

不然,为什么,自己他妈的会长出这么飘逸的……长发,还隐约泛着妖异的紫色。

虚空最冷静坚忍的副队长坐在床沿,用三十秒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用十秒确认了目前的状况,用二十秒迅速地跑进卫生间。

是的,比起追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的思考模式更倾向于“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

他在洗漱台的抽屉里拾取关键道具【剪刀x1】。

不是计较这刀下去还怎么见人的时候,他想。不管怎样都比现在好。

反正剪刀和红莲天舞一样,都是刀。

话不是这么说的啊吴副队。

操作精准的手握起鼠标以外的工具也一样稳定,正当吴羽策准备手起刀落告别真正意义上的烦恼丝的时候,洗手间的门被他的室友打开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李轩慌慌张张地退出去关上门,隐约还能听到外边传来“阿策你妹妹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我都不知道”的喊声和“不是吧那么早就出去了”的自言自语声。

吴羽策认真地考虑约法三章里要加上进洗手间前先敲门。

他叹了一口气,放下剪刀,开门走出去。

“李轩。”

被他喊到名字的人啪地一下站直了,背对着他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是的你好这里是李轩。吴羽策不在大概是出去买早饭了,你先在他床上随便坐一下我这比较乱……”

“我说,李轩。”吴羽策走过去把他脑袋掰过来,“我是吴羽策。”


2

 

盖才捷觉得自己的世界不太好了。

小小年纪就颇有大将之风的少年默背了三遍尚未还给语文老师的“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终于下定决心,离开房间走向食堂。

不管人生多么艰难,早饭总要按时吃的。

幸好战队照顾自己给了个单人间,至少不用被人听到刚起床时的那句粗口。

他一边苦中作乐,一边慢吞吞地推开食堂的玻璃门。

叮呤当啷。

入队时就挂在门上从没摘下过的风铃,在此刻听起来简直像丧钟。

坐在桌子前的几个人听到清脆的风铃声都下意识地看了过来,盖才捷整理好心情,保持正常的表情想和前辈们打个招呼。

结果刚抬起头^_^就不受控制地变成了o_O哦不是O_O。

“吴……副队……?”

年轻的驱魔师僵硬地吐出几个字,带着些微的不可置信。

“嗯,早上好。”

吴羽策作为惊愕的源头倒是淡定得很,他用一只手压着鬓边垂下来的碎发,另一只手拿勺子喝粥。

“你……的头发……”

“李轩不让剪,说有蹊跷。”

盖才捷一秒就把它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了。两个人在同一天遇到了无法解释的事,怎么着都不是巧合吧?

他还在犹豫怎么开口跟可靠的副队长讨论这个问题,李迅就先一步凑过来揽住他脖子:“发什么呆呢?这样的副队是挺好看的但是他本质还是男人啊——对了小盖你有没有女朋友?”

“前辈,别——”

盖才捷罕见地露出了慌乱的表情,往后退了一步。

但是已经晚了。

他身后晃荡着的黑色尾巴,尖端还带着蓝色的、很漂亮的火光,就这么以优雅又有些局促的弧度,暴露在了大家面前。


3

 

李迅觉得今天真是充满惊喜……不对,惊吓的一天。

他和室友唐礼升醒来之后都在床头柜上发现了礼物。李迅的是一把匕首,唐礼升则是一个十字架。他们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自己角色的1:1仿真银武模型。

“做得真精致啊,模型界的良心。”

李迅把玩着鬼灯萤火不离身的匕首,感叹于它的制作精良,甚至连刀刃的血槽和手柄上的每一颗饰物都完美还原,简直可以称之为艺术品。

他带着对老板和赞助商的感激,怀着愉快的心情走进食堂。

然后就看见了李轩和【重音】吴羽策【重音】。

前一天下雨,食堂地板上立着“小心地滑”的牌子。

李迅小心地滑倒了。

屁股上传来的疼痛都阻止不了他露出震惊夹杂着痛苦的扭曲表情,尽管拿手指对着别人很不礼貌,他还是忍不住指着吴羽策的头发,磕磕绊绊地说:“副、副队长你……怎么……”

“不是我自愿放弃治疗的。”

吴羽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内心强大过头,不然为什么当事人会比其他人淡定那么多呢?

就是绑了高马尾还垂到腰,耳边的太短梳不进去老掉到粥里,太不方便了,啧。

“咳,李迅啊。”一旁的李轩终于开口了,“这事情有点诡异,你和礼升那儿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吧?”

“没有啊,我们俩一觉睡到天亮,醒来还是一条体健貌端的好汉……”

然后他们就一起看见了表情明显很不自然的盖才捷开门进了食堂,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尾巴,真可爱啊。

这是李迅的第一反应。

可能也是在座其他人的内心想法,只是他们没表现出来。

盖才捷难得有些手足无措,尾巴随着他握紧的拳头颤了一下,似乎还能听见尖端的蓝光发出隐约的电流声。

李迅看着自家副队长因为发型而显得更加干净利落的英气脸孔,还有自家一贯沉稳自持的新人身后并不碍眼的尾巴,有点想回去拿小本本和照相机。

付诸行动之前,李轩扯住了他的后领。

“战队危机,严肃点。”

“给虚空创收的好机会,队长。”李迅严肃地表示。

吴羽策淡淡地扔过来一句:“今天训练室新进了不错的显示器。”

李迅小心地滑了一下,这次盖才捷及时扶住了他,没倒。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快来商量一下怎么应对危机吧队长副队长!”


4

 

李轩叹了口气,开口说道:“阿策和小盖遇到的事,我初步判断是和咱们的账号有关。”

李迅举手:“队长已经有线索了吗?”

“算是吧,我挺确定。”

盖才捷想了一下说:“我觉得我的……尾巴,有点眼熟。”

他在手机上搜了几下,把一张青Ο驱魔师男主角的图片放到大家眼前。

“创建青之驱账号的那位前辈好像很喜欢这部动画的样子,所以在角色身上也捏了个类似的尾巴。”

“啊,我也有印象,青之驱身上是有这样的装饰。”李迅一拍手,“但是因为很容易就和战镰的颜色混在一起,看不太清楚,所以一下子没想起来。”

“而我的头发,我们初步研究下来,和鬼刻的很像。”吴羽策接着说。

没人有异议。

那种靠挑染绝对无法达到的紫色,简直像真的来自鬼刻一样。

“所以说……我和礼升今天早上在床头发现的银武模型……”

“银武模型?”

“对,一会儿可以带你们去看一下,实在太精致了。所以说那根本不是模型?”

“很有可能。”

大家陷入沉默。

过了一会儿,盖才捷若有所思地问道:“那队长呢?受到了账号的什么影响?”

李轩笑了笑,挽起了左手臂的袖子。

“很有标志性的图案吧。就因为这个我才确定这事儿和账号有关。”

怎么会不认识呢。

每次比赛获胜,逢山鬼泣都会高高举起他的左臂,那上面繁复又不失霸气的淡蓝色花纹现在就刻在李轩身上。

那几乎是虚空荣耀的象征。任何一个战队选手和他们的粉丝,都再熟悉不过了。


5

 

确认了事情和荣耀角色有关,大家反而放下心来,毕竟是自己最熟悉的领域。

最担心的还是至今尚未露面的剩下两名战队成员,因为那两位的角色名字听起来就会很悲惨。

说来也巧,这时食堂的门又一次被打开了。

李迅第一个喊起来:“靠,你还真成了半透明!”

透明度被调成50%的杨昊轩明显整个人都处在惊吓中,游魂似地飘进来,看到一群人围在这简直像见到了亲人。

“哎等等,你先别哭。”李轩很想给他春风般的温暖,但是事态紧急也没法多安慰了。

“兆蓝呢?没和你一起?”

空气里响起一个郁闷的声音。

“我在这呢。” 

 

6

 

幸好全透明只是把人的透明度变了变,没把葛兆蓝同志的存在彻底抹消,至少还能怕到他的背以示安慰。

李轩给新进来的两个人大致讲了一下情况,让他们先别急,大家一起找找解决办法。盖才捷很贴心地为两位前辈端来了早饭。

……看着一个半透明的人叼着实体的肉包子真诡异啊。

……看着完整的鸡蛋在空中一点一点消失掉真诡异啊。

人生如此艰难,幸好没人拆穿。

吃完了可能是生命里最无法忘却的一顿早餐,李轩首先去了趟经理办公室。

不是顾忌经理的心脏(zàng)是否健康的时候了。今天原本战队安排了一场关于盖才捷的专访,但是现在这个样子,怎样都不可能见记者。

听到噩耗的经理瞪大了眼睛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但做到这个位置好歹也有着沉着冷静的素养。他打电话给记者找借口推掉了采访,又吩咐李轩今天尽量不要让外貌有异常的队员们走出房门。

“你永远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双八卦的眼睛。”经理沉痛地说。

李轩真想告诉他吃早饭的时候估计食堂大妈们都看到了,不过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他选择沉默,毕竟这也算是他作为队长考虑不周。

“唉,至于解决的办法……”

“我想既然和账号卡有关,那么还是得靠荣耀来解决,干着急也不是办法。”李轩看了一眼撩起的袖子下裸露出来的纹身,“一会儿先上游戏看看角色有没有异常吧。”

 

7

 

李轩没急着上游戏,而是把队员们集合到自己房间里开会。

“首先我们得了解清楚是不是只有虚空遇到了这样的事。”他说,“有没有什么可靠的人选推荐?能够顺利问清楚又可以保守秘密的。”

大家纷纷掏出手机隐身上QQ,点开同期生的群。

吴羽策看着列表里的海无量和一枪穿云,坚定地摇了摇头。剩下的几个人他其实不太熟,不作考虑。

李迅很高兴地点开了海无量的聊天框。他的性格虽然能和每个人都搭上话,但果然还是方锐大大最适合聊天啦。

鬼灯萤火:【@海无量 方锐大大快出来☆】

吴羽策刚想把手机放回兜里,一看到群里来自他身边李迅的消息,立马愣住了。

“你找他?!顺利问清楚?保守秘密?”

李迅有点委屈:“方锐大大人可好了,一定是你打开他的方式不对。”

吴羽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掉进了平行世界。

“如果你找方锐,我们可能马上就会收到来自荣耀教科书的亲切问候了。”最后他只能如此提醒李迅其中的利害关系。

海无量:【?找我什么事?】

鬼刻:【没事,李迅脸滑了。】

海无量:【……玩我呢?】

鬼刻:【改天再玩你,88。】

其他人默默为睿智地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副队长点赞。

 

8

 

剩下的人纷纷表示和自己熟的选手里没什么靠谱的,最后李轩把目光放到了自己的手机上。

那个名为黄金一代的,高端洋气上档次,神秘莫测不世出的选手群。

虽然第四赛季的选手个个成了大神,但是在这种(别家战队)遭遇危机的时候,相熟又真正可靠的人大概也就那么一两个。

逢山鬼泣:【@石不转 @生灵灭 在吗】

一旁的盖才捷忍不住表示疑问:“为什么不找喻文州前辈?我觉得他应该会有想法吧?”

李迅觉得自家新人在某方面的敏感度仍旧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他循循善诱:“喻前辈是很可靠没错,但是万一聊天记录被他身边某个不太可靠的人看到了呢?”

“可是现在夏休期还没结束,我记得蓝雨惯例没那么早恢复训练?”盖才捷继续问道。

李迅很严肃:“蓝雨是还没集合,但是我们不能保证喻前辈身边没人。”

盖才捷恍然大悟,觉得自己学到了新姿势。

 

9

 

两个人的头像都是灰的,张新杰很快回复了他,肖时钦则似乎真的不在。李轩打开了张新杰的私聊窗口。

逢山鬼泣:【你们都回去啦?没打扰?】

石不转:【刚归队,还没正式开始训练,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

石不转:【有事?】

逢山鬼泣:【也没啥,就来关心一下你们队的近况】

石不转:【我们挺好的。】

逢山鬼泣:【一切如常?】

石不转:【一如既往。】

石不转:【真的没事吗?】

逢山鬼泣:【真没事,无聊了随便找人聊聊天】

石不转:【我建议你可以找你的队友,可以增进感情,加强团队凝聚力。】

逢山鬼泣:【OK,谢了!那先回见】

石不转:【回见。】

李轩放下手机耸耸肩:“不用继续问了,看来霸图没啥事儿。”

空气里幽幽地飘出葛兆蓝的声音:“队长,你就这么相信一个玩战术的?”

“张新杰不说谎,有一说一,这是他的原则问题。”李轩继续翻着手机,“而且如果霸图有事,张佳乐前辈不会有心情那么惬意地在微博上发自拍。”

虚空这一回,大概真是幸运掉出字母表,比E还E。

 

10

 

张佳乐的微博倒是给众人提供了判断其他战队状况的好思路,于是大家分头行动把所有关注刷了一遍。

没集合的几个战队成员各自过着正常的生活,吐槽发段子45°仰望天空美食报社什么的兼而有之。

已经集合的看起来也没什么异常,轮回依然有人偷拍队长的侧脸,高英杰每天起床之后都给自己说加油,戴妍琦三年如一日地刷着大家都看不懂的东西,邹远天天都在报告宿舍楼下新种的那片花的长势。

一支一支战队排除过去,虚空战队的队员们终于确信,只有自家遇到了无法解释的事情。

李轩叹了口气,打开电脑,刷卡登陆荣耀。

载入界面上的逢山鬼泣还是同往常一样,手持四轮天舞摆着造型,手臂上和李轩一模一样的纹身也依旧好好刻在那儿。

也是,不过是个按程序运行的像素图,日复一日地根据主人的指令完成每个动作,能有什么变化。

队员们排着队轮流把自己的账号卡刷了一遍,运行稳定,操作上手,毫无异常。

 

11

 

遇到灵异事件应该求助于谁,在黄金一代选手的脑海里,大概都会出现一个名字。

拜某位能把一说成十的话唠大神所赐,李轩总是觉得王杰希是有什么特异功能的。就算没有,多少也对鬼神之事有所了解。

不然怎么对得起黄少天那么积极地为他的事迹添油加醋、帮他扩展业务呢。

他点开了王不留行的私聊窗口,幸运的是那位忙碌的队长居然在线。

逢山鬼泣:【前辈现在有空吗?】

王不留行:【怎么了?】

逢山鬼泣:【其实是我们这边遇到了一点……奇怪的事……】

王杰希在职业圈是出了名的可靠,之前李轩犹豫过要不要来打扰他,不过相比起来还是跟同期选手更熟。不过现在是要寻求解决方法而不是试探,所以他一五一十就把情况和对方说了。

王杰希发过来一串省略号。

逢山鬼泣:【真的我没开玩笑!前辈不信我可以拍小盖的照片给你看?】

王不留行:【……不用了。我想先问一下,为什么会想到来找我?】

逢山鬼泣:【呃……因为总感觉前辈,对这方面的事有所研究……】

王杰希真想开个科普小讲堂告诉大家,看相和解决灵异事件不是一回事,和算命、看风水、取名、测字、算姻缘也不是一回事。

他决定找黄少天好好谈谈人生。

不过既然后辈都找上门来了,也不好随便打发人家。于是他试着在书桌上的一堆兴趣相关书籍里翻找有没有相关的线索,无意间瞥到了日历。

8月20号,农历7月14。

真像是一个会发生些什么的日子啊。

 

12

 

七月十四,鬼门大开。

民间传说中,这一天阴阳两界的联系会被打通,无主的亡灵涌入人间。

作为新时代信仰圈圈主义的青年人,应该反对迷信,相信科学,崇尚实践,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荣耀中去。

虚空战队,虽然从战队名到角色无一不透露着“快来啊我这超容易闹鬼”的信息,但是队员们本着不信邪、不怕死的精神,安然无事地过了那么多年。

但是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们不信。

王不留行:【你们这是……撞上好日子了啊。】

逢山鬼泣:【前辈是……什么意思?】

王不留行:【虽然我也不确定,但是古人把今天定做特殊的日子还是有理由的。再加上你们虚空所处的地理位置也比较特别,可能还有别的因素吧,总之叠加起来能够产生什么效果真的很难说。】

逢山鬼泣:【……】

王不留行:【简单来说,就是你们在鬼节这天,撞鬼了。】

撞鬼都能把自己撞成账号卡,还真是与时俱进走在潮流的前沿啊。

王不留行:【不过有种说法,鬼的本质实际上是一种特殊的磁场,所以绝对没有什么固定的形态。只要有桥梁存在,那么它们根据心念变成角色的样子,其实也说得通。】

在场的除了李轩还在认真和王杰希聊天之外,其他人早就陷入了高端洋气不明觉厉的状态。

不愧是被称为魔术师的男人。

其实王杰希也已经陷入(觉得自己)特别高端洋气不明觉厉的状态了,他很想劝李轩去买点彩票,毕竟这么多因素叠起来产生这样的结果,几辈子都遇不到一次。

逢山鬼泣:【所以说,关键就是连接我们和他们的桥梁是吗?】

王不留行:【按理说是没错,不过我也没遇到过,所以你们最好不要贸然行动。】

这时候站在一边的吴羽策突然插话:“我倒觉得没什么,有办法都可以试试看。”

“哇靠副队长,出事了你负责?”

“全透明半透明,刚刚是谁对副队爆粗了?”

“你听错了队长,我们哪有说话。”

“是啊,你们没说话,空气在说话。”

“……别闹了。”吴羽策突然伸手在空气里一拍,葛兆蓝猝不及防地坐倒在李轩的床上,一片明显的凹陷。

“我的意思是,我感觉不到他们有恶意,只是单纯依附在我们身上而已。”吴羽策皱皱眉头,有些事他隐约有感觉,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甚至觉得,要不是影响到了日常生活,就算不解决这事,他们也不会对我们造成任何伤害。”

李轩结束了对话,把手机往床上一扔,站起身来:“那是。王杰希前辈说会伤人的都是没有归宿的孤魂野鬼,我们的账号卡怎么可能没有归宿呢。”

“哎哟,队长你砸到我了!”

“……抱歉。”

 

13

 

说到能在操纵者和角色间起到桥梁作用的事物,不外乎账号卡,电脑之类。最多再加上个全息投影。

最后那个操作比较困难,所以众人打算从前面两种找起线索。

毫无头绪的研究是一件劳心劳力的事,要做好充分准(前)备(戏)。

“李迅啊,拜托你去给饮水机换个水?我们出不了宿舍门啊,辛苦。”

“李迅,我想起来我的西方树叶好像喝完了,你能不能去超市帮我买两瓶——干嘛那种眼神,西方树叶可好喝了你们不要歧视它,我一天不喝脑子就会锈掉!”

“李迅你要去超市?正好给我带个剃须刀呗,现在用的那个坏掉了。”

“你们真没良心!就这么虐待我吗!”李迅眼泪汪汪地看向据说是良心的可爱新人:“小盖你不会也……”

“我好像没什么要带的。”盖才捷看着李迅充满期盼的眼神,想了想说:“不过超市对面杂货店的阿姨上次问我要签名照说她女儿很喜欢我,我说好下次给她带过去的。麻烦你了。”

谁说只有玩战术的心才脏!

一群好队友!你,值得拥有!

“李迅。”

一个冷静的声音打断了他们,李迅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救世主。

“副队长你终于看不下去要阻止他们了吗?”

吴羽策的脸看起来简直比平时多了好些人文关怀。

“早去早回。”他掷地有声地说。

李迅有点想趁着转会窗还没关,快点把自己洗洗打包,兴许还能卖个好价钱。

 

14

 

李迅回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他今天有点幸运E,大概是因为围观了某不能说名字大神的微博主页的缘故。

超市里的西方树叶正好卖光了——他一点也不想追究为什么那种东西也会卖光——总之他又顶着太阳跑了两条街去了另一个超市,总算买到了该死的西方树叶。

然后去杂货店送照片的时候,被那个阿姨扯住聊了好久的天。

卧槽为什么小盖招小姑娘喜欢,我就只能和阿姨聊天?!

幸好优质男人李迅大大平安无事地回来了,推开李轩的房门,一进去就看那群人围着件东西在沉思。

“你们在……等等你们想对它做什么?”

被围在中间的正是鬼灯萤火的匕首。

李迅很紧张地跑过去拿起那把精美无比的银武:“要趁我不在拿它开刀吗?”

“经过大家的努力分析,我们一致认为,这把匕首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李轩一脸严肃,看不出任何开玩笑的模样。

“至于为什么……你回头看。”

李轩的床上,杨昊轩正好好地坐在那。

透明度从50%调回了100%。

“……他好了?”

“我们前面互相传阅了你和礼升的道具,还摸了小盖的尾巴……不,重点是,我拿这把匕首,随手在我的账号卡上比划了一下。”杨昊轩做了个手刀的姿势,“卡上好像有一道光闪过,其他人都没朝我这看所以没注意。然后我就恢复了。”

按这个节奏,难道我才是拯救世界的男主角?李迅忍不住想。

“这是你进来之前几分钟的事,我们还来不及试第二次呢。”李轩站起来让李迅把东西摆到桌子上,往空气里捞了一把:“快给兆蓝试试,我们觉得由它的主人来使用可能更稳妥一点。兆蓝这半天过得可缺爱了。”

“哦……”

李迅有点犹豫,接过身边漂浮着的账号卡,拿匕首的尖端在上方小心翼翼地划了一下。

随着他的动作,一道柔和的白光瞬间在光滑的卡面上凝聚,升起来在空气中弥散开。光芒的轨迹之下,逐渐浮现出了葛兆蓝的轮廓。

他看起来真的快要哭了,这回是感动的。

“李迅,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他抓着李迅的手,声音有点发颤。

“干得好,李迅!”

虚空的队长朝他打了个响指,手臂上花纹的颜色似乎也随着喜悦的声音加深了些。

“接下来的舞台就交给你了,让我们看看真正的一击必杀吧!”

 

15

 

本着爱护新人的态度,盖才捷被排在下一个接受治疗。

李迅明显对他身后的那条尾巴依依不舍:“小盖啊,你就那么不喜欢它……我听说有女粉丝在办什么RY10的展会,有好多人都打扮成你这样呢!”

盖才捷露出了明显受惊的表情。他觉得自己今天太不淡定,一定辜负了前辈的期待。

“好吧,太可惜了。”

李迅啧啧嘴,手起刀过。

盖才捷尾巴尖端上蓝色的火焰突然跃起,跳动了一下,如同蜡烛燃尽前最后发出最亮的那道光芒。

“太可惜了,早知道应该留下纪念的。”

李迅看着完全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身后一丝一毫尾巴的影子都看不见了的盖才捷,连连摇头。

李轩有点想拆了李迅房间里的路由器,谁知道他每天晚上泡在某个神秘的群里都在干些什么。

下一个是唐礼升。刀尖划过账号卡上方,这回不是光从卡里冒出来,而是那枚十字架上的宝石上浮现出变换的色泽,然后它像是归巢的鸟儿一般掠回了账号卡上。

原本摆着十字架的床头柜上空无一物。

唐礼升也松了口气,脸上有遗憾的表情。

“哎,还想再多看看它呢。再好的模型也做不出那样啊。”

“夜长梦多,趁着没出问题还是早点解决吧。”李轩转过头,“阿策,该你了。”

“嗯。”吴羽策没多话,直接摸出账号卡交给李迅。

李迅明显对业务已经非常熟练了。他接过卡,潇洒而安稳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吴羽策看着自己的长发从末端开始,慢慢变成白色的光点,萤火虫似的飞舞在眼前。

“有点神奇。”他评价道。

等到及腰的长发完全消失,上面的紫色也彻底褪去的时候,吴羽策觉得自己似乎看见一个长发的女子在空中浮现出淡淡的影子。她还凑过来碰了碰自己的额头,随后迅速消失了。

“鬼刻吗?”

他对着空气询问,没有人知道他是否收到了回答。

 

16

 

“队长,该你啦。”

“嗯。”

李轩也暗自松了口气,他也没想到能够这么简单解决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正如吴羽策所说,在他们身上的那些东西,一点恶意都没有。

来去都是如此安静。

他把写着逢山鬼泣名字的卡片放到李迅手上。

陪了他六年,共赴荣耀的巅峰与失败的深渊,说到底也不过是张小小的卡片。

无论是以前的学费卡还是现在存着他所有积蓄的银行卡,都没有这张账号卡这么重。

李迅的刀正好落在逢山鬼泣字样的正上方。

李轩手臂上的纹身和鬼阵一样,深蓝的纹路渐渐浮到空中,有些微凉意。

等到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于无形的之后,李轩放下袖子,微微叹了口气。

“怎么了队长?有什么不对劲吗?”

李迅比其他人还要紧张,毕竟他是主刀医师。

“不,没什么,我只是大概知道了为什么在我们身上会发生这样的事。”

李轩摆摆手,抚过账号卡毫发无损的表面。

“借着今天这个可以让两个空间发生一点交集的时间,他们只是想来和我们一块儿庆祝,荣耀的十周年。”

他们带着所有前辈的梦想、热血与未竟的遗憾,终于和新一代的操纵者们一起,到达了这个象征传承与未来的、值得纪念的年份。

只是很可惜,这样的方式还是会带来困扰啊。

下次在赛场上,用胜利来庆祝吧。我们一起。

 

 

 

尾声

 

李迅最后一个划过自己账号卡的时候,他也看到了。

那个小小的刺客,露出和镜子里的自己相似的笑容,朝自己扬了扬手里的匕首。

“一击必杀!”

他似乎听到鬼灯萤火这么说。

 

-Fin-

 

 

说好的点题:

 

第二天训练时,李迅看着吴羽策恢复正常的头发,低下头喃喃自语了一句。

“鬼刻不是妹子吗,为什么只有头发变长了,给差评。”

带着耳机说话声音有点响呢,拯救世界的男主角李迅大大。

 

 


评论
热度 ( 236 )
  1. 萸生书记官未来的消失 转载了此文字
    李迅大大我的爱,小盖小盖超可爱!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