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霜降/晓薛】从头相遇.二

#粉随正主,继承川太的更新速度

01.
我这种只会死读书的人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明白薛洋作为一个半成品凶尸为什么提前有了自主意识这种鬼修世纪难题。

简单地说,负负得正。
我爹在这十年漫长的模仿游戏中零零碎碎地收集了一些晓道长的魂魄碎片,可是不太稳固,于是他抽了自己的七魄之一伏矢来温养残魂。伏矢是七魄之首,主意识,剩六魄的死人和制凶尸的秘法兼容性很高,更何况薛洋本人亦是鬼修奇才。

“所以说你除了不用吃不用睡以及身体柔韧性下降以外和活人也没什么区别?”降灾替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现在还能正面刚夷陵老祖。”薛洋补充。
对呀,凶尸与鬼修可不是相辅相成嘛。难怪我当年参与炼化宋岚的时候他战斗力不升反降。

“你刚得了夷陵老祖有个屁用,含光君一剑捅过来照样挂。哦不对我忘了你已经挂了”,我冷笑一声,薛洋非得彰显自己特殊性不肯按部就班地变凶尸,白白浪费我这么多灵器和符纸,“你之前要是好好待在那里不动现在可远不止这点能耐。”

薛洋耸了耸肩,我总感觉他从鬼门关走回来的这一趟仿佛突然开了窍,脾气好得令人侧目,对于不重要的东西也不会恶意地浪费时间。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这句话是我打算问薛洋的,但现在却被降灾拿来问我,好像我才是那个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的人一样。

“当然是先回金家一趟。阿凌好歹也唤我一声姐姐,金光瑶这一去估计没打算回来,我不留点东西金阐那一支以后要翻天了。”

“然后你会回来吗?”降灾盯着我的眼睛不依不饶地追问。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我的情郎,或者我回金家是为了会情郎。

虽然也差不多。

我要去找恨生。



02.
“虽然打断你们很不好意思,”薛洋像个彬彬有礼的书生那样说了一句客套话,顺带意味深长地瞥了我一眼,“可我认为现在应该先想办法帮我把左臂装上去。”

我和降灾对视了一眼,试图抢在彼此之前开口:“你去捡。”

“都去都去”,薛洋笑眯眯地咬了一口糖葫芦,“顺便去把霜华找回来。”

降灾不自在地眨了一下眼睛,随即反应过来,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大跨步走出了院子。

我惊讶地看着薛洋,后者依然一副笑眯眯的无害模样。
“你知道了?”委婉的提问不太适合我这种直球型选手。

薛洋又耸了耸肩:“最美不过夕阳红。”



03.
最后我们还是意思意思给薛洋安了一条义肢。

“经费有限。”我拿出薛洋教训我的口吻回敬他。
“好歹左手小指是完整的。”降灾补充。
薛洋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破竹笛把玩,闻言重重敲了敲降灾的脑袋。
“再吵我就把禁言符贴剑上。”

降灾正准备再皮一波的时候薛洋忽然换上了一副正事脸——以前被聂家那个黑脸找上的专用表情——我们如临大敌地以为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发生,结果他突然笑起来了。
老年人卖萌真是可耻,但是我居然觉得还有点小帅。

“有老朋友来了。”薛洋好像心情很好。
“你还有朋友?”我和降灾异口同声地问
道。
薛洋慢条斯理地咬完了最后一颗山楂,舔了舔嘴边的糖渍,把棍子随手往后一扔,这才降尊纡贵地斜乜过来。
顺着他眼尾扫过的方向,我看见道路尽头静静地立着一个黑衣道人。未曾束发,眉目疏朗。

哦,宋岚。

……宋岚?!






























评论
热度 ( 19 )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