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瓶邪】【生贺】生日礼物

2333小哥你个败家的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迟来的生贺 老吴生日快乐


#甜甜甜 老张点天灯花式秀恩爱


#瓶邪ONLY 任何其他CP都是错觉只有瓶邪




01


黎簇有一个小烦恼,这个烦恼从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就一直在他的大脑里盘旋,以至于他很长一段时间吃不好睡不好连告别两个月之久的青春痘都再次回到了他年轻英俊的脸上。


自称京城一少的黎簇有些小情绪。


 


其实这事要真说起来也不算大,不过就是他当年跟着打工、抛头颅洒热血的那尊小佛爷要过生日了,他琢磨着得送一下生日礼物表表忠心。当年在沙海被吴邪往死里坑了一笔之后,作为一个小年轻黎簇还是非常有脾气的和吴邪闹了一通,虽然在吴邪那帮牛逼大佬的帮助下,吴邪的损失基本上可以说是约等于无,而且本质上来讲的确是吴邪欠他的,可他对于吴邪还是有一种本能的敬畏之心。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好像狼崽子长大了还是会怕退役的狼王一样。


 


特别是在张起灵知道这些事之后,他每次看到张起灵都被他男神深邃的杀必死的目光吓的绕道走。


得罪郭靖不可怕,毕竟他虽然厉害可是人老实;但是如果得罪了黄蓉,那就基本降龙十八掌伺候了。


虽然吴邪一再强调他们这群人思想龌龊玷污了他们纯洁的兄弟情义,但是黎簇坚信如果这都算是兄弟,那情人节那天朋友圈晒出来虐狗的都是兄妹情深。


 


鉴于一个人的智商终究有限,他又不是吴邪那种聪明的绝过顶的,黎簇最终还是决定发挥群众的力量。于是他干净利落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以单身二十年的手速噼里啪啦打了一通发送至盆友圈,顺带还屏蔽了吴邪。


 


【生死攸关!!吴老大过生日了小伙伴们都送什么?希望能够看到一些我出的起钱的礼物(微笑)】


【王后雄的接班人】:看我名字你自己体会一下。


【青椒炒肉丝】:我送我便宜徒儿一些实用的,比如一个有度数的墨镜。


【京城一枝花】:楼上先别急着送东西,先还我房租(微笑)。


【丰满帅】:给他做个大盘鸡吧。


【王后雄的接班人】回复【丰满帅】:我的天我还只是个孩子,看不懂你在说什么。


【俄罗斯的方块】:不求他喜欢,只求买最贵。


 


黎簇看着下面越来越不着调最后甚至连冈本都出来的评论,默默的删了朋友圈。


呵呵别搞笑了,送吴邪冈本,那估计降龙十八掌是要挨个一百来套了。


 


02


吴邪最近很懵逼,他本来以为自己抛开那一千来年的记忆不说,本身也是一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即便在金盆洗手的今天,他对自己的设定依然是“虽然我已不在江湖,但江湖还是在我的掌控之中。”结果最近江湖,嗯,有点闹腾。


 


先是他好基友胖子最近这几天脑子犯病了一样,一直在鸡圈外面扯着嗓子嚎“哎呦,这鸡看来是快在这几天生蛋了。嘿,这日子赶得巧啊,你说是不是天真?”


 


巧?巧什么巧?母鸡这几天下蛋怎么了?现在鸡界也分黄道吉日生小鸡子容易养活?


吴邪用他那个坑过汪家蒙过张家强行弥补武力值的大脑使劲琢磨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道“哦是挺巧,正好咱们家最近没什么鸡蛋存货了,这母鸡还挺有灵性。”


“艹,母鸡是有灵性。”胖子怒其不争的冲他撇了撇嘴“你是一点都没。”


“胖子你最近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吴邪也不生气,反而非常担忧的看着王胖子丰满的倩影“我给你讲你这个年纪也是有可能得老年痴呆的。”


 


“嘿,你这小子真是好心给我他娘的当驴肝肺……你……”


“胖子。”张起灵从吴邪身后的门走了过来,淡淡的说道“该收咸菜了。”


或许是因为张起灵走路步伐轻的没个声响,猛地一看还以为从哪冒出来的鬼,又或许是张起灵这个连石头剪刀布都要赢的形象太过于高大,以至于连胖子这个大老爷们都不自觉的乖乖听话,老老实实的息了声去收咸菜。


只是他一边走一边还骂骂咧咧的嘟囔着什么,吴邪耳朵没有鼻子好使只是听到他骂了句娘就再没有下文。张起灵倒是一字不落的全都听到了,只是出于各种不能说的原因他没有搭话,秉承着他一贯少说话的多做事的秉性,沉默的宛如吴邪给他起的外号。


 


“小哥你还挺护着我。”吴邪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调笑道“你看你一来胖子都不敢骂我了。”


“你年纪小,应该让着你。”


作为一个快奔四的男人吴邪表示被人说“小”的内心有些复杂,毕竟如果不是他下定决定不祸害人家姑娘,他儿子现在都可以和苏万一起沉迷于五三无法自拔了“这不行,按你这理论我以后就得让着黎簇和苏万了,他们俩熊孩子一让还不得上天。”


 


——虽然他们肯定熊不过我


吴邪默默咽下后半句话。


 


“你年纪大,应该听你的。”张起灵一边抓着鸡饲料往院子里撒,一边回答的从善如流。


对于这种明目张胆的双标,吴邪表示——


“很好小哥够兄弟!”


张起灵喂鸡的手顿了一下,然后轻声叹了口气。


 


“吴邪,你想要什么……”


“吴邪。”


 


或许是不满自己说话被打断,张起灵微微蹙着眉毛循着声音望过去。只见解雨臣半倚在门框上,或许是因为雨村刚刚下过雨,他身上的粉红衬衫也染上上了点湿气,颜色比平常更加鲜艳了点,那姿态那气质那叫一个少年风流一点都不像一个奔四的大爷。


 


“小花,你怎么来了?”吴邪有些莫名的挠了挠头发,难得迷糊的样子倒有点可爱“你们现在组团犯病?”


“就你这脑子我当时怎么会觉得你聪明?”解雨臣迈开长腿,单手插着兜向前走了几步“你马上过生日了你不知道?我过来是带你去北京选生日礼物的,顺便提前给你说个生日快乐。”


 


吴邪这才恍然大悟,难怪最近一群人组团招惹他,搞了半天是给他这个深藏功与名的前倒斗界传奇庆祝生日的。不过也是奇了怪了,那么多人,怎么就只有小花一个把事情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呢?庆祝生日又不是什么了不得机密,一个二个干嘛嘴巴严的像打情报站一样?


吴邪想着想着就觉得身边有点冷,他看了张起灵一眼,没想到张起灵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冷着张俊脸甚至还有些不满的啧了一声。


 


哎呦我的乖乖。


这个超凡脱俗的闷油瓶也会有小情绪?


吴邪表示自己有点怕。


 


“愣什么愣啊,想好要什么了么?”


“我记得之前秀秀给我说什么给你掏钱的人不一定是在乎你,但是不给你掏钱的人是一定不在乎你。”吴邪回答的特别干脆,脸上一派正色“我觉得按照我们俩的交情,礼物一定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那好办。”解雨臣笑了下,不以为然的说道“能拿钱买到的礼物都不是问题。”


 


吴邪看着解雨臣那个骚包的就差把“爷穷的就剩下钱了”用A4纸打印下来贴在脸上的样子,就有一种扇他一巴掌的冲动。


装什么逼,谁没有钱过啊。


 


——我还有张起灵这个隐形财产嘛,我可以把他卖给富婆啊。


 


03


吴邪想过一百种进去新月饭店的情形,无论是牛逼哄哄的宛如张大佛爷上来连点三盏天灯;还是如同当年一样热热闹闹的强行去抢拍卖品,和保安大队打的不可开交;甚至连被汪家搞到一毛钱都没有然后被扔出来的情形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有一天成为被点天灯的那个人。


 


什么叫被点天灯呢?


就是解雨臣为了给他买生日礼物点了盏天灯。


这没什么,毕竟解雨臣自己立了个“钱不是问题”的FLAG,不坑他一笔他都不好意说自己是吴邪。但重点是,那个本该和他们一起来的张起灵却坐到了对面,和解雨臣对着点了盏天灯。


 


这下连一直坐着玩手机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的解雨臣都有点傻眼。


 


“乖乖,天真你了不起啊,两个有脸有钱有势的男人为你斗灯啊。”胖子咽了口唾沫,眼睛看着那两盏亮着幽幽火光的灯有些发直“要不你给这两位大爷说说,咱们不点了,咱把这点天灯的钱省下来挥霍挥霍。”


“哎,都怪我都怪我。”吴邪捧着自己的脸,摆出一副忧愁状“是我太红颜祸水。”


 


“你可别,我可不想被人怀疑审美。我就是懒得给你挑礼物,不就是个天灯么,那值几个钱?哪有我的时间宝贵?”


“行行行,知道你有钱了下一题。”


“不过哑巴张竟然给你点了天灯,看来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解雨臣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饶有兴味的说“我之前就在想张家这个家族到底有多少可用资源,现在看来倒是我低估他们了。这么多年了没见他们怎么干挣钱的买卖,竟然还有钱点天灯。你说我把你卖给他们怎么样?他们族长肯定愿意。”


“停停停,你别编排我和小哥纯洁的友谊。我和你说,我是你发小你这么说我是不会生气,但是小哥那只是看着脾气好懒得理你,你说他一个拧的粽子脖子数量比我爷爷胡子都多的人真要生气起来谁拦得住?”


“哦,行,纯洁的友谊,你真聪明这都被你看出来了。”解雨臣以棒读的语气说道,那眼神简直就是把“你是傻逼么?”写脸上。


吴邪觉得自己智商受到了侮辱“我和你讲,你可以侮辱我的人品,但你不能侮辱我的智商。”


 


拍卖的物件是一个血玉珠链,看上去红彤彤的像是石榴籽一样特别好看。血玉这东西的形成很邪乎,是要在一个人快死的时候把白玉石塞进他的喉咙里,等着那个人反复咳血直到血丝浸入白玉把玉染成红色。但同时因为玉石吸收了活人的生气,开光辟邪之后非但不会招脏东西反而还又延年益寿的效果。吴邪琢磨着自己现在也没缺什么东西,就是身体没有之前好,他还想好好享受生活呢可不想英年早逝,于是就让解雨臣把这东西拍下来。但是能进新月饭店的,怎么说都是道上有点脸面的人物,人一有钱就容易怕死,盯上这血玉的也不是他一个人。这不,就是说个话的功夫,血玉的拍卖价就被拍到了三千万。然而这两位点天灯的大爷一个我自巍然不动的玩着手机,一个“超脱于世俗之外”的盯着天花板发呆,没有一个有撤灯的念头。


 


倒是吴邪和胖子眼见着拍卖价一个劲的向上升,有些坐不住。怎么说都是一起同生共死的兄弟,过个生日心意到了玩一玩就行,哪能真的烧个几千万送生日礼物啊。


 


“大花,胖爷知道你有钱,但你有钱也不能这么烧啊是不是?那解家那么大一家子不都得你养活啊。”


“别叫我大花。”解雨臣终于把眼睛从手机上移开,冲着张起灵抬了抬下巴“我不撤,要撤让他撤。”


“得了吧,小哥那人连玩石头剪刀布都要赢哪会撤灯啊。”吴邪拍了拍解雨臣的肩膀,意味深长道“我知道你对我一往情深,你看你给我花这么多钱我怕我只能以身相许了。”


 


“你可别给自己加戏了。你刚刚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解雨臣看着吴邪和胖子,眼神特别认真诚恳,像是在说一个亘古不变的定理“但你不能侮辱我的钱。”


 


“……”


“你他娘的就活该破产。”


 


那血玉的价格越来越离谱,吴邪生无可恋的想着大不了等到血玉到手再把钱还给他们俩——就是估计把他卖了都不够。他算是看明白了,下面竞价的那群人有一半都是看热闹的,估摸着难得一见解九爷和哑巴张斗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这两个倒斗界吴彦祖在争女人比阔绰,竟然也跟着瞎报价,一次一百万的涨,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也就在这时,下面不知道哪个人认出了吴邪,末了还特别大声的喊了一句“那不是吴小佛爷么?”


“诶,是小佛爷。”
“解九爷的灯是给小佛爷点的?”


“那哑巴张是在和解九爷抢小佛爷?”


 


然后小花立马撤了灯。


他理了理自己的领带,再次郑重的解释道“你可以侮辱我的钱,但你不能侮辱我的审美。”


 


吴邪觉得他和解雨臣的友谊怕是走到了尽头。


 


04


那之后吴邪胖子解雨臣三脸懵逼的看着张起灵一路天灯从头点到,掰着手指头算算竟是点了六盏,比当年的大佛爷都多了整整一倍。


那之后道上到处都流传着哑巴张为了吴小佛爷点了六盏天灯的事,气的张家那帮人每次见他都忍不住磨牙。


 


只是当事人却好像根本没把这当一回事,安安静静的付了钱安安静静的拿了东西然后又安安静静的把东西送给吴邪。


真·安静的美男子。


 


“小哥,要不我帮你把这卖了?差价我尽量补给你。”吴邪看着张起灵面露难色,默默的咽了口唾沫“虽然我觉得你把我卖了也补补不齐。”


“你之前说的话我都记得。”张起灵前言不搭后语的开口道“我给你掏钱,也在乎你。”


 


吴邪有些懵。


张起灵也不急,只是又开口补了一句“比解雨臣在乎。”


 


“我觉得你可以说明白一点。”吴邪沉默了一会,似笑非笑的说道“你是不是想让我以身相许?”


 


他看着张起灵不说话也不点头,眸色很深,神色却很淡。沉稳的不得了,端的是一个“我自不动如山”的神仙样,只是耳根子却似乎有点红。


他笑了笑,心说这个老小子什么时候才能坦诚一点不要脸一点,他都装了这么久了他容易么?


 


他当然知道张起灵喜欢他,他又不傻。


但是没道理十年前他追着张起灵把祖国大好风光都跑了个完,十年后还得由着他来。


 


只是张起灵大概不知道,他的一句“我在乎你”比那六盏天灯有价值的多。


那是他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05


很久之后吴邪才知道,在解雨臣之前没人对他说明生日的事,那是因为张起灵下了通知,说是第一个说生日快乐送礼物的人一定要是他。结果他防住了胖子防住了黑瞎子防住了黎簇苏万,硬是防不住不按套路来的解雨臣,被抢先了说“生日快乐”不说,连点天灯的创意都被抢了。


 


对此解雨臣回答的非常理直气壮“哦,娘家人向来看女婿不爽你不知道?”

抢了吴邪生日当天零点祝福的霍秀秀对此表示双手赞同。


评论
热度 ( 1373 )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