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喻黄】表白交给国家队(上)

港真,黄少才是男友力真.Max

除了超龄一无所有:

我只是想写个小甜饼!写着写着写成大煎饼!

都怪瑞士旅游指南太好看了(´・ω・`)

因为拖了很久画风很诡异……算了反正是小甜饼谁会认真呢哈哈哈哈哈哈∠( ᐛ 」∠)_


01

第一届世邀赛,中国代表队,冠军。

胜利的念头来的缓慢,如惊雷般爆发的先是喝彩和掌声,队友的奋力呼喊次之,下一秒黄少天用力的撞进了喻文州的怀里。

喻文州同样用力的抱紧了黄少天,在心里想,是了,这才是胜利该有的感觉。

周围已经纠缠成一团的呼喊声铺天盖地而来,让喻文州想起十七岁那年的台风天,那时正值夏休期,训练营的整层楼只剩下他和黄少天,他们的关系平平,被名为剑与诅咒的战略强行捆绑在一起,黄少天那天一如既往的嫌弃喻文州制约了他的个人展示,喻文州懒得反驳,倒在被子里就沉沉的睡去,黄少天跑过来说你发烧了,喻文州也没力气理,耳边风雨欲来的呼啸声和电视里台风即将登陆的播报声纠缠成一团。

落在喻文州耳里,那声音好似穿光越尘而来,和今日今时的声音互为光影,不分你我。

十七岁的他昏昏沉沉睡了十分钟,被倾盆而至的暴雨声惊醒,窗子没关,他来不及关窗,烧的意识模糊,只记得要找黄少天,这时黄少天突然浑身湿透的闯进来,手里提着一袋药,在灌满屋子的风声雨声里冲他大喊,喻文州——不要怕——

然后牙关一咬一把关死了窗子。

整个房间里只剩下黄少天窸窸窣窣甩落头发上水珠的声音。

而今时今日,黄少天拒绝了他的紧拥,扶着他的肩膀和他面对面。

黄少天说:队长——!队长——!

喻文州说:少天——

黄少天说:队长——我爱你——!爱死你了——!听得到吗——!我超爱你的——!

整个世界就好像突然按了暂停键,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双臂重新画地为窗,周围人的呼喊被牢牢的隔绝在外部。

只剩下了他和黄少天。


02

叶修:“好大家安静,第一次世邀赛夺冠庆祝会早餐分会场兼黄少天批斗大会现在开始。”

掌声热烈,张佳乐带头叫好。

喻文州苦笑,胜利气势汹汹的和他们撞了个满怀,他们甚至都没来得及订个餐厅庆祝一下,苏黎世的店面关的早,一群二十岁上下的小伙子随便拎了几罐啤酒,去到领队的房间里边喝边闹,撒泼打滚者有之,装疯卖傻者亦有之。

以上两种人,皆以黄少天为其中翘楚。

于是黄少天今天早上顺其自然的没有起来,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一团,哼哼唧唧,既然都已经圆满夺冠了,喻文州也就随着他去了。

一来餐厅,昨晚深受黄少天荼毒垃圾话的人们便纷纷揭竿而起。

方锐摇晃着李轩的肩膀,大有一副你死我活的架势:“队长我爱你啊队长,树上的鬼剑士成双对,我和你一起打领队——是不是这么说的?我都听见了!”

喻文州看着叶修一脸无辜:“最后那句话没说过。”

叶修批评他:“有没有出息,才一次夺冠就表白上了,三连冠的时候要不要给你们摆张床?”

喻文州虚心接受:“是我想少了,三连冠的时候床垫要什么牌子我一定回去仔细想想。”

李轩被晃的半死不活,上来就问:“小卢都会打魏老队长了,你俩怎么才表白?”

这段时间来大家混得都很熟,形成了坚定的革命友谊,喻文州说话也不再过于顾虑:“我俩闹着玩呢。”

张佳乐有样学样:“闹着玩就乱表白?动真格的时候要不要给你俩准备张床?”

喻文州反问:“张佳乐前辈动真格的时候难道不用床?”

众人身体力行表演了捶桌笑表情的真人版。

喻文州不紧不慢的切着盘子里单面煎的煎蛋,心里估摸着这群人今天是不打算放过他了,于是继续说了下去:“我们说好工作时间不谈恋爱的,但是工作时间实在是太长,所以一抓住这种比较有纪念意义的时刻,少天就喜欢跟我表白。”

他想起来那天他跟黄少天开玩笑,他说少天你是真的话很多啊,要不是因为喜欢你,我可忍不了。

黄少天勾着自己的脖子,在自己耳边恶狠狠的说,喻文州,我要让你从今往后生命中每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都是我的魔音贯耳。

喻文州抬起头吻他的额头,有样学样,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而后偏头看他,我学你学的像不像。

黄少天靠了一声,眯起眼睛像一只要进攻的小豹子,他张牙舞爪的威胁喻文州,那我就和你说你不听也得听的——表白你听不听听不听听不听!

喻文州说,听。然后等不及黄少天回复,按着他的头吻了下去。

接下来的场面就不太适合大清早回想了,喻文州挑起一匙黄油均匀的抹在刚烤好的吐司上。

他的队友们才刚从喻文州不动声色抛出的重磅炸弹中被吓醒,意料之中的一片起哄的声音。

楚云秀先凑过来:“那你呢,我们八面威风雷打不动的喻大队长是怎么表白的啊。”

喻文州看她眼底的青黑色叹了口气:“昨晚又看剧了?这次温柔似水男二号怎么了,因为表白慢了被甩了?”

楚云秀爱看剧,专看青春偶像剧,名字剧情越狗血越看,而且看着看着就喜欢带入生活,看她每天对队友的态度,基本上能猜出来电视剧的走势。今天对黄少天多笑了两下,就是元气阳光男主角出场了,明天对喻文州爱答不理,就是温柔似水男二号变渣了,有一天她每每看到王杰希目光都悲痛难忍,叶修问苏沐橙怎么了,苏沐橙说女主角的爸爸去世了。

楚云秀听见喻文州的话一愣:“小伙子猜的挺准啊。”

苏沐橙在旁边捂着嘴笑:“云秀你别又让他把话题带跑了,喻队快说快说,你是怎么跟少天表白的。”

喻文州停下抹黄油的动作,偏着头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好像从一开始,每次都是黄少天先说,他负责回应来着。他虽然自认为不算少年老成步步为营,但也比黄少天要冷静稳重的多,他们交往这么久,很多时候也想过要挑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带有仪式感的宣告一下自己的爱意,但是工作又忙,他们感情又好,这件事倒是一直被搁置。

“好像……没太有过。”喻文州斟酌着开口,“我还在找一个比较正式的场合和适合的时机。”

楚云秀脸一下就黑了:“喻文州你这样很危险。”

“危险什么?”喻文州不明所以。

“你可能觉得你们的感情牢固到不需要说出口,但这并不代表黄少天也这么想啊!虽然黄少天这个人看上去是个没心没肺的死话痨,但万一——他有一颗纤细敏感的心呢!”楚云秀越说越激动,几乎要揭竿而起。

“云秀可喜欢男二号和女主角了呢。”苏沐橙在旁边给喻文州解释。

喻文州苦笑两声,估计现在跟楚云秀怎么解释黄少天有一颗纤细敏感的心的可能性和韩文清有一颗伤春悲秋的心的可能性差不多大她也听不进去。

王杰希抖了抖手中的报纸,朝这边看了一眼,问喻文州:“你觉得苏黎世怎么样?”

喻文州随口答道:“挺好的。”

王杰希站起身来,整了整自己的衣领,用手点了点报纸上的日期:“我看今天日子也很合适。”

“什么日子?”喻文州问。

“和黄少天表白的日子。”

03

喻文州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蓝雨虽然号称联盟关系最和谐的队伍,但做过最大胆的事也不过是副队长被树砸个半死之后集体嘲笑一下,从来没有敢一起玩队长副队长的。

但国家队显然无论从战力上来说还是从胆子上来说都是最强配置。以楚云秀为首的帮助喻文州完美表白大队迅速集结,丢下一句行动听指挥就集体撤退,留下他一个人在餐厅等黄少天。

喻文州其实是无所谓的,反正他今天的计划也是和黄少天四处转转放松一下,有人替他操心路线和行程他当然不会拒绝。

既然都说完美表白了,估计也不会太过打扰到他们,喻文州端起咖啡,努力的说服自己接受现实。

黄少天过了半个小时揉着头发睡眼惺忪的下来吃早饭,喻文州给他的红茶里加了一点奶,黄少天边往嘴里塞培根边嫌弃这里的红茶煮的太过寡淡,想喝港式奶茶。

喻文州手里翻着楚云秀发给他的攻略,估计这姑娘憋着要出去玩好几天了,一看就是经过详细规划的攻略,连甜品店里招牌的甜品都标在了上面。

大致在心里把行程过了一遍,喻文州还是比较满意的,于是收起手机又起身去给黄少天添了一盘子蔬菜沙拉:“吃完我们出去逛逛。”

黄少天往嘴里奋力的塞着牛角包,嘴还不闲着:“嗯嗯好啊,我还答应小卢给他买礼物呢,哎他们其他人呢,不会昨天晚上都被我放倒了没起来呢吧。”

“事实上,被放倒的和没起来的都只有你一个。”喻文州有点玩味的挑眉看他。

黄少天立刻心虚的低头吃饭:“啊哈哈早饭不错啊天气也不错,我们待会儿去哪儿啊队长你肯定都计划好了吧我就跟着你了反正队长你不会迷路。”

“好。”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笑笑。

04

他们两个人从酒店坐电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中央火车站,从中央火车站步行十分钟就是号称世界上最昂贵的大街的班霍夫大街。

苏黎世号称全世界最宜居的城市,全欧洲最富有的城市,人却不多,即使是这条和香榭丽舍大道和纽约第五大道齐名的著名街道,和其他两条游客众多奢靡喧闹的大道相比,也显得冷冷清清。

虽然街道两边都是世界最顶尖的时尚品牌,但店面都不大,除了别出心裁的装修和精心布置的橱窗外,就像是随意坐落在这里的任何一家本土小店一样,优雅中生出一种落拓来。

黄少天是不挑衣服的,给什么穿什么,穿的舒服就成。有一段时间还被经理嫌弃本来就一张娃娃脸,穿衣服品味还使劲往高中生靠。喻文州穿衣服比他讲究的多,黄少天毫不反思,反过来指责喻文州,明明就是电子竞技选手,穿衣服活生生穿出国际金融中心里小白领的感觉。经理后来忍无可忍,把黄少天扔给喻文州打扮,喻文州笑着说我看少天现在就很好,于是黄少天高中生的风格愈发变本加厉,去年冬天居然和卢瀚文买了同款不同码的棒球服。

黄少天看着琳琅满目的牌子,自己丝毫没有要买的欲望,扯着喻文州的袖口一会儿队长你穿那件衬衫会好看,一会儿队长那件风衣适合你咦现在不才八月份怎么就有秋装了没关系没关系,队长你穿这条裤子一定显腿长!瞬间赶超老王!

喻文州被他拉着细细对大半条街的橱窗进行了上身效果点评,黄少天被联盟的姑娘们戏称为联盟第一喻吹兼联盟第一毒唯,看喻文州的时候自带八百层粉丝滤镜,自然是看喻文州穿什么都好看,展示花式夸人三百式,时不时还嘲讽一下队友王某酸一下队友周某以烘托喻文州的光辉伟大。

喻文州听他夸自己夸的本人都觉得好笑,赶紧叫他打住:“好了好了,当喻吹这么多年,咱们能不能换换角度夸。”

黄少天不以毒唯为耻反以为荣:“你说怎么夸,我立刻张口给你来一段。”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得意的表情不自觉的想逗他:“比如夸夸我的男朋友。”

黄少天果然被迎面而来的直球砸的瞠目结舌,张了张嘴故作不屑的扭过头去:“自己的男朋友自己夸啊,你夸你男朋友我夸我男朋友,大家分工明确一点。”

怎么能这么可爱的。

喻文州一边看着他有点红的耳垂,一边应着好好好。

这时候手机在兜里震动了一下,喻文州拿出来,发现是楚云秀的短信。

“目的地Catier,目标npc君莫笑,霸道总裁式的刷卡买下黄少天流露出好感的戒指偷偷收好,作为下一个任务的道具。”

原来不止是路线规划啊。喻文州被缜密的计划小小的震撼了一下,同时心里升腾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啊,是老叶!”这边刚看完短信,那边黄少天就发现了传说中的npc。

“哟,逛着呢。”叶修叼着根烟站在Catier门口。

“你一个人在这干嘛呢?苏妹子没跟你一起?哦她肯定被云秀拽走了留下你一个空巢老人,怎么样啊要不要我们发挥风格陪你逛一逛啊。”

“哎呀,黄少天你还是太年轻。”叶修伸出手撩了一把头发。

“等你到我这个年纪。”叶修把手掌伸开,手指根根直立,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夹着烟。

“就知道名誉都是过眼云烟。”叶修伸出手掌在黄少天眼前晃了晃,“什么五圣啊。”

五根手指晃:“四大战术大师啊。”

五根手指继续晃:“联盟双苏啊。”

然后正色道:“只有戒指,可以陪你一辈子。”

喻文州:“……”

黄少天:“……你别是个傻子吧?且不说你为什么会知道联盟双苏这种同人界的称号,后面的四和二根本和五没关系吧,你拿五根手指头晃什么晃啊,显摆你五个冠军戒指吗?而且你大拇指那个明显不合适带不上为什么非要带啊?故意气我们的吗!为什么要气我们我和队长也有啊去气张佳乐啊!”

叶修欣慰的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这么快就发现了,你果然在羡慕哥的五个冠军戒指。”

黄少天:“谁羡慕?你这样比着五晃来晃去谁发现不了?!”

叶修:“哎呀没关系,五个冠军戒指的确很让人羡慕嘛,羡慕没关系,哥教你,天赋不够,拿钱来凑,你让文州进去再给你买仨。”

喻文州尽量配合出演:“去吧少天……”

话没说完黄少天就原地爆炸了:“什么叫天赋不够?你说谁天赋不够?再说我凭什么买三个!呸呸呸!我明年就再拿俩!后年再拿俩!比你还多一个!回酒店就和你pk!有种别跑!”

说完怒气冲冲的拉着喻文州就走了。

喻文州哭笑不得,这是哪门子的npc,这分明是专门拉仇恨来的。

黄少天还愤愤不平,握起拳头挥了挥:“队长你说他过不过分!带一手戒指也不嫌沉!还买仨?这不是分明咒咱们再也拿不了冠军吗?我偏要拿给他看看!等着下赛季看本剑圣拳打霸图敬老院!脚踩兴欣幼儿园。”

喻文州也伸出一只拳头和黄少天的碰了碰:“嗯,拳打霸图敬老院,脚踩兴欣幼儿园。”

说完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黄少天笑着笑着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拽住喻文州的手,他们两个刚得到的冠军戒指还都没舍得摘,一个在食指,一个在中指,在八月初的阳光下泛着淡淡的银光。

“像不像情侣对戒!”黄少天惊喜的叫起来,“哈哈哈哈这可比老叶一个人带五个有品位有格调多了!”

“第二对情侣对戒。”喻文州纠正他,把自己戒指慢慢的摘下来套在了黄少天无名指上,然后又把黄少天的摘下来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喜欢吗?”

黄少天举起手掌衬着苏黎世油画般的蓝天和雪山山脉,很重的点了点头:“特别喜欢!”

喻文州拉下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掌心里:“那我们下个赛季,一起再赢一对儿。”

黄少天握着喻文州的手紧了紧,笑的有几分赛场上傲视一切的神采飞扬:“那还用说?一定会的!”

05

“目的地Sprungli二楼tea room,目标npc风城烟雨,沐雨橙风,把上一个任务点得到的戒指偷偷塞到巧克力慕斯里端给黄少天吃。”

喻文州有点不好意思的偷偷给楚云秀回:“买戒指的计划失败了。”

楚云秀秒回:“目的地不变,我们有plan b。”

Sprungli是苏黎世最有名的巧克力店,原料全部都是原产地的新鲜食材,每一颗巧克力都是纯手工制作。黄少天从小就是在路边贴着花花绿绿电影海报的小摊子上吃钵仔糕和双皮奶长大的,十几岁进了蓝雨训练营,一群小伙子厮混在一起,从此和甜品店这种东西彻底绝缘。

所以看到Sprungli 打着暖橙的灯光的橱窗里陈列的格子的纯色的打着蝴蝶结的烫着金边的包装盒,和装在盒子里圆的方的扁的嵌着果仁的画着心的做成花的巧克力的时候,黄少天明显的眼前一亮,然后回头不好意思的问喻文州:“这种店咱们两个大老爷们进真的好吗?”

“爱吃巧克力不分男女吧。”喻文州牵起黄少天的手,“再说瀚文不是要礼物吗,给他买点手工巧克力他一定喜欢。”

进店之后看着柜子里陈列的各色各样的巧克力和巧克力类甜品,黄少天又被震撼了:“不是在骗我吧,巧克力可以有这么多种颜色?还可以做成这种形状?”

“嗨好巧啊。”苏沐橙在陈列着摆成彩虹色的马卡龙柜台前朝他们招手。

黄少天如遇大赦,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苏沐橙身边:“天哪苏妹子还好你在,快告诉我这么多巧克力都能吃吗?还有这个马卡龙,微草绿哎太可怕了,吃了会不会被老王操纵啊,怎么挑啊……”

苏沐橙懒得听他说话,对着喻文州向楼上指了指:“云秀在楼上喝茶,你先去找她吧,我们选好了上去找你。”

喻文州点点头上了楼,楚云秀正优雅的切一块摆盘精致的巧克力慕斯,看见喻文州来就抬头瞥他一眼。

喻文州耸耸肩坐在楚云秀对面:“楚队,出师不利啊。”

楚云秀翻了个白眼:“算了算了也不怪你,会派叶修去劝黄少天买戒指是我脑有坑。”

喻文州拿了个新杯子给自己添了杯红茶:“那咱们的plan b是什么啊。”

楚云秀用意味深长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你好像挺乐在其中嘛。”

喻文州云淡风轻的笑笑:“你们组团欺负人,我就只能苦中作乐了。”

楚云秀摆摆手:“算了我赶紧跟你讲plan b,特简单。现在沐橙正在带着黄少天选巧克力,沐橙会故意只选一块最有名的松露,黄少天放到嘴里以后,我们两个会问你想不想吃,你说想,我们两个会说哎呀只剩一块了再去买吧,然后你就霸道总裁的说不用,直接冲着黄少天亲下去,懂了吗?”

“……想法很美好,但是楚队,你和少天也对战了这么多场了,他的意外性你应该有所了解吧。”喻文州摇了摇头。

楚云秀还没来得及答话,苏沐橙和黄少天就端着一盒花花绿绿的巧克力走上来。

按照楚云秀的计划,他们分别尝了几个味道,分享了一下感受。

“这个好像有玫瑰的味道哎。”黄少天嘴里含着巧克力含糊不清的说。

“啊!”苏沐橙打开战局,浮夸的叫了起来,“这个应该是当季限定的玫瑰松露,超好吃,我和云秀刚刚也尝了。”

楚云秀配合攻击:“还有吗,快给喻队一个尝尝。”说着在桌子底下轻轻踹了踹喻文州,“喻队想不想吃。”

喻文州前来控场:“好不容易来一次,当然想吃。”

苏沐橙打出决胜一发攻击:“呀!可是这个味道只买了一……”

黄少天突然站起来:“我去再买!”然后迅速的下楼离开。

剩下楚云秀和苏沐橙面面相觑。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给了楚云秀一个无奈的眼神,也起身下楼:“少天英语不好,我下去看看他。”

黄少天正在各种颜色的松露柜台前连说带比划:“This!No no no not white……哎呀怎么说……Left!My left not your left……Yes yes yes!要这么多——”

服务员是一个和蔼的阿姨,看着黄少天手忙脚乱的样子不自觉的憋着笑,耐心的帮他称好一盒,转过身去仔细扎好明亮的橙色蝴蝶结。

黄少天还在弯着腰凑在松露的柜台前看一个个圆滚滚的松露,灯光把他的发梢和鼻尖也染上橙色的暖光。

看起来像甜品一样。

黄少天接过小盒子的时候喻文州故意走到后面突然开口:“怎么买这么多。”

黄少天浑身一哆嗦,差点没把盒子扔出去:“啊呀队长你吓我一跳。”

“忘记跟阿姨说不要扎蝴蝶结了,但是我也不会说啊,她扎的这么好看我还要给她拆开。”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拆开了缎带打开盒子,里面是满满一盒。

“买这么多干什么?”喻文州印象里黄少天没有这么喜欢糖果巧克力之流的。

“你好不容易说你想吃什么嘛。平常出去聚餐你也是大家点什么你就吃什么,今天好不容易有想吃的东西,你就是吃星星吃月亮我也要给你一个升龙斩给你斩下来啊,吃个巧克力我还不是轻松搞定。”

黄少天拿出一个递到喻文州嘴边,喻文州连着指尖一起含到嘴里,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黄少天指尖的巧克力粉。

“果然好甜啊。”喻文州含着巧克力和黄少天的指尖含糊不清的说。




下戳我的lof自己看吧_(´ཀ`」 ∠)_手机不会放超链接



评论
热度 ( 1205 )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