萸生

美智子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我知道我会回坑的,大概是很久以后吧。


九年了,秦时明月把我从博爱变成了练唯。
我觉得卡姐的寒梦韩梦真的是有生之年了,明年就是第十年了。


怎么说呢,今天翻到这首歌突然哭了。

评论 ( 15 )
热度 ( 1 )

© 萸生 | Powered by LOFTER